第1775章 南疆殿尊!蛊王护体!_云绾宁墨晔
海棠文学 > 云绾宁墨晔 > 第1775章 南疆殿尊!蛊王护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75章 南疆殿尊!蛊王护体!

  云绾宁怎么也没想到,百里长约除了是北郡太子之外,居然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而且这一层身份,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

  甚至……宋子鱼都不知道吧?!

  见她面色惊愕,百里长约忙道,“我知道你很惊讶,但是你也不必怀疑,我与南疆并非一路人。我还是百里长约,你还是可以信我。”

  玄山先生闭着眼睛翘着二郎腿躺在一旁,瞧着像是对他们的话题不感兴趣。

  可那双耳朵高高竖起,分明是听得津津有味!

  “你明知我们一直在追查蓝望天,在调查南疆之事,你为何不早早告诉我们?”

  云绾宁倒不是不相信百里长约。

  就算她自己的眼光出了问题,“看错”了百里长约。

  墨晔和宋子鱼的眼光,却不容怀疑!

  他们都认定了百里长约这个好兄弟,便说明他并无二心。

  “还有,如今的南疆族长不就是蓝望天么?又怎么会……”

  云绾宁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百里长约挠了挠头,“南疆前任族长,的确叫蓝望天!他是一位真正德高望重之人!南疆之所以排外,也是因为当年遭受过灭族之痛。”

  “因此,才会禁止外人踏入南疆的土地。”

  云绾宁没有再打断他,只听他继续往下说。

  “当初我挑战蓝望天,若是我赢了他,就要让位于我。若是我输了,从此不再踏入南疆一步!”

  百里长约本是为了分出胜负,才会故意这么打赌。

  十几岁的他,的确是年少轻狂。

  蓝望天一直不愿应战,直到后来被百里长约再三逼迫,被迫还手!

  不过,他还是输了!

  “所以按照我们的约定,他把族长之位让给了我。”

  云绾宁:“……我怎么听着,你这不像是与人打赌,倒像是强盗下山打劫?!”

  “你别打岔!”

  百里长约斜了她一眼吗,“怎的都是两个孩子的老母亲了,还这般咋咋呼呼的?”

  “百里长约!你找打啊!”

  云绾宁一拳挥了过去。

  其实,百里长约是因为知道她为圆宝的事提心吊胆,这才故意激的云绾宁给了他一拳,让她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别以为你方才救了圆宝,我就不敢揍你!”

  云绾宁挥着拳头威胁他。

  见她心情轻松不少,百里长约松了一口气,“我本以为,那会子蓝望天会对我怀恨在心。”

  “所以在研习噬心蛊遭受反噬后,他会出手救我,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事儿。”

  他说起正事,云绾宁便耐着性子继续听。

  “后有一次,有人进犯南疆,是我保住了南疆。然后便没了待在南疆的心思,将族长之位还给了蓝望天。”

  百里长约生性自由,不喜欢被人约束。

  因此,才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北郡做他的太子爷,反倒是四下游历。

  在南疆待不住,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蓝望天心存感激,便尊我为南疆族长之上的殿尊。还将代表南疆族长身份的令牌交于本王,连同那一只南疆蛊王。”

  听到这里,云绾宁眼神微微一闪。

  难怪当初蓝望天的人出现在京城,试图对圆宝和她不利时,百里长约现身会自称“本殿”!

  而那“老巫婆”,见到百里长约也被吓得脸色大变,还询问百里长约体内蛊王是否苏醒一事……

  今日黑鸦也交代过了,蓝望天身边还有数位长老。

  那老巫婆与黑鸦,都是其中之一!

  也难怪他们会认得百里长约,且对他体内有蛊王一事如此清楚!

  难怪,百里长约体内会有蛊王存在!

  “毛毛虽已附体圆宝,可我与它之间仍有感应。”

  百里长约脸色微沉,“这一次圆宝会出事,也是毛毛昨晚半夜提醒了我。我得知后三魂七魄都被吓没了!连夜赶着来了云雾山。”

  要说为何当初圆宝研习噬心蛊的时候,毛毛没有告诉他……

  还不是因为毛毛一直陷入沉睡,最近才苏醒过来吗?

  “好在一切都及时阻止了。如若不然,此次后果不堪设想!”

  他说的这一切,落在旁人耳中,只怕以为他是在编故事。

  但云绾宁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南疆,蛊王等,都是真实存在的!

  “那,圆宝今后可还有事?!”

  眼下云绾宁最担心的是儿子的安危!

  “说不准。”

  百里长约摇了摇头,“我之所以这些年都没事,是因为我没有研习成功。而圆宝已经成功了!今日救了他一回,保不齐日后还会遭到反噬!”

  他眼神严肃的可怕!

  云绾宁一颗心,始终无法放回肚子里。

  她若早知那噬心蛊如此可怕……

  一切都晚了!

  毕竟圆宝研习噬心蛊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

  直到他成功了,今日才告诉她!

  云绾宁只觉得自己是一位失败至极的母亲。整日里只顾着忙碌他人之事,反倒是没了从前在清影院时,对儿子的关心和爱护!

  想到这里,她恨不得时间可以重来……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玄山先生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不碍事!别担心!”

  “那噬心蛊固然可怕,但是圆宝体内还有蛊王呢。”

  他坐起来,很认真地宽慰云绾宁,“若噬心蛊当真会要圆宝宝的性命,你觉得蛊王会同意?”

  “况且,这一次想必也是蛊王保护了圆宝宝,所以方才长约能轻易化解此事。”

  虽然放了圆宝很多血,但只是流出了一条小小的蛊虫,圆宝就转危为安了。

  足以证明,是毛毛在暗中保护圆宝啊!

  “是了!先生说的是。”

  百里长约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方才我便感应到了,毛毛已经又一次陷入沉睡了。想必是这一次替圆宝抵挡了噬心蛊的反噬,所以才会又一次陷入沉睡!”

  否则,毛毛刚刚苏醒没两日,又岂会这么快又一次陷入沉睡?!

  云绾宁勉强松了一口气,“希望如此吧!若噬心蛊还会反噬,我愿意替圆宝承受一切!”

  她看了一眼茅草屋,将眼中的泪水逼了回去。

  她无声叹息。

  许是想起方才百里长约的话,她忍不住又问,“对了,那如今的南疆族长,到底是真正的蓝望天,还是……有人冒充?”

  “你与南疆可还有联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