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4章 南宫啸没了,杀鸡儆猴!_云绾宁墨晔
海棠文学 > 云绾宁墨晔 > 第2514章 南宫啸没了,杀鸡儆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14章 南宫啸没了,杀鸡儆猴!

  “出什么事了?”

  云绾宁皱眉站起身来。

  “南宫啸……死了。”

  远山语气凝重。

  “什么?!”

  云绾宁眼神一紧,“南宫啸也死了?!”

  今儿个是阎王殿那边有什么“活动”不成?

  怎么还“买一送一”呢?

  谭钟死了,南宫啸居然也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

  云绾宁不敢置信。

  谭钟便也罢了,是因为墨翰羽失手将他推下去,所以才会摔死。可南宫啸不是惜命的很么,怎么今儿个也死了?

  这个消息,也太突然了些!

  如烟也一脸惊愕的看向远山,“远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子,南宫啸是咬舌自尽。”

  远山道。

  “咬舌自尽?!”

  云绾宁更是不敢置信!

  “这怎么可能?!”

  她瞪大双眼,“确定是咬舌自尽?不是他杀?为什么会咬舌自尽?看管他的人怎么说?”

  远山这才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

  “主子,听说……是因为南宫月。”

  南宫啸与南宫月兄妹二人的恋情,虽被世俗的规矩束缚着,让两人不敢名正言顺的出现在人前。平日里瞧着,南宫啸对南宫月也不过如此。

  他们之间的感情,想必也不算深厚。

  可在南宫月没了之前,不仅仅食不果腹,甚至还生了一种怪病。

  “如玉说,几个月前南宫月得了一种怪病!不但头发掉光了,就连皮肤也大片大片的脱落,宛如蛇皮似的。”

  想到那个场景,就连云绾宁都忍不住眉头紧皱,恶心的打了个冷战!

  “东郡的大夫都治不好,后来渐渐地南宫月便被人遗忘了,然后活生生被饿死了。”

  南宫月被饿死一事云绾宁知道。

  但她生了怪病的事,云绾宁却还闻所未闻。

  “南宫啸得知这个消息后,便郁郁寡欢许久。后来不知怎的……昨儿夜里便开始出现反常,怎么都不愿进食了。”

  起初看守他的人只以为,南宫啸是没什么食欲。

  因此,也并未往心里去。

  谁知今儿一早开始,南宫啸仍是不愿意用任何东西。

  就连水,他也不愿意喝一口。

  他如今被关在太子府的地牢中,不过是个阶下囚罢了,又不是太子府的座上宾。

  因此,他自个儿不愿意进食,看守的侍卫也并未强迫他吃东西。

  “半个时辰前,南宫啸的精神就有些不大对劲了。”

  远山继续说道,“他先是与赵回锋说起在东郡的事。”

  南宫啸与赵回锋“回忆往昔”,谈论起在东郡那段“快乐”的时光。

  “然后他沉默了好一会子,自个儿蜷缩在角落中,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侍卫只以为他在发呆,便没有往心里去,可直到方才给他投食的时候……”

  远山顿了顿,“侍卫才闻到一股子血腥味。”

  侍卫打开牢门一看,才发现南宫啸已经没了呼吸。

  不知死了多久,但地面上的血迹都开始干涸了。

  而南宫啸的尸体,也已经变得硬邦邦的了。

  “因此,属下才赶紧来回禀给主子。”

  云绾宁与如烟对视一眼,不禁唏嘘感叹,“虽不完全确定,南宫啸是因为南宫月而死。可他对南宫月,瞧着也有几分情意。”

  “主母,或许……”

  如烟眼神微微一颤,“您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南宫月的灵魂,昨儿夜里来找他了?”

  云绾宁顿时无语住了,“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奴婢也只是猜测而已!不然你想啊,南宫啸这样一个惜命的人,为何会突然就想不开,要咬舌自尽呢?”

  听如烟这么一说,云绾宁也仔细回想了一下。

  是了。

  为了活命,南宫啸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他怎么可能突然就想不开呢?

  要说南宫月,在他心里的确占有几分位置。

  可若真要因为南宫月而咬舌自尽……

  云绾宁怎么想,这事儿都不太可能!

  南宫啸此人,可不是那般“情深义重”之人啊!

  否则,只怕当初得知南宫月的死因后,他只怕就已经咬舌自尽了。

  又岂会等到今日?

  想到这里,云绾宁收回目光,“可若真是南宫月来找他了,为何南宫月死了那么久,灵魂都不见来找他,却昨晚就突然来了?”

  “主母,您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因为东郡距离北郡太远了?”

  这时,只听远山突然说道,“有可能南宫月迷路了?”

  云绾宁:“……”

  她没忍住,笑出了声,“灵魂还能迷路呢?”

  再说了,南宫月不是嫁到南郡多年?

  东郡与南郡之间的路程,她怎会不熟悉?

  怎么还会迷路呢?

  “那有可能是因为东郡距离南郡太远!所以,所以才会这个时候才找到南宫啸!”

  远山又道。

  云绾宁:“……若真是鬼魂,不是会夜行千里?不是会闪现?”

  看着主仆二人宛如小孩子似的,居然还在谈论这样的怪诞事,而且还谈得一本正经……

  如烟不禁摇头轻笑。

  今儿谭钟死了,南宫啸也死了。

  谭家笼罩在一片乌云惨淡之中,东郡那边若是得知南宫啸的死因,好歹也会有人悲伤。可云绾宁和远山,却乐得合不拢嘴。

  可见,谭钟和南宫啸是真的讨人厌啊!

  “主母,那南宫啸的事儿?”

  如烟迟疑着问道。

  墨晔眼下还在处理谭家和翰王府的“恩怨”,因此一时间也顾不上南宫啸的死。

  南宫啸死在太子府的地牢中,若到时候东郡那边当真要追究,只怕太子府也会被卷入其中啊……

  如烟的担忧,云绾宁不是没想到。

  “将尸体送回东郡便是。”

  她还不想让南宫啸死在太子府呢,晦气!

  不过留着他的尸体又有何用?

  要么扔在乱葬岗去,要么送回东郡。

  尽管她更中意前者。

  但如今的东郡,早已不比从前。

  若南宫云日当真拎不清形势,还要与南郡作对的话……南宫啸的尸体,就是对他最好的警告!

  若他还不知收敛,他便是下一个“南宫啸”!

  如烟明白,自家主母这是要“杀鸡儆猴”,便领命而去。

  “主母,若东郡那边当真要追究的话……”

  远山皱了皱眉。

  “追究?追究最好!本宫还怕他们不追究呢!”

  一旦他们追究,云绾宁也才能名正言顺的与东郡算一算“旧账”啊!

  她冷冷的笑了起来。

  谁知这一次南宫啸的死,东郡那边非但没有追究,甚至很快,另外一个喜讯就传进了云绾宁耳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