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 三选一_末日乐园
海棠文学 > 末日乐园 > 369 三选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369 三选一

  ……尽管名字里带着“卡通”二字,然而林三酒一连走了几分钟,也没有见到过半抹亮色。

  从门口往里走,她穿过了一片手工做成的小型树林,顺着脚下模仿成土路的塑胶小道向前走,透过一张张仿佛被水泡过似的树叶,林三酒终于瞧见了米奇老鼠的家——那是一个造型夸张、由层层叠叠几个彩色大圆球组成的屋子。

  只不过,不管是粉红、橘黄,还是碧蓝鲜绿……所有这些原本应该明亮畅快的颜色,都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滤镜似的,一下子失去了大半明度,只有灰灰的、褪色了似的一片调子。

  走在前方为林三酒带路的米奇老鼠,两只圆圆的大耳朵在空中一晃一晃,还轻声哼起了小曲儿。

  算起来,她也有四年多没见过“米老鼠”这样的卡通形象了,但眼前的这只米奇老鼠,却一点儿也无法叫她联想起那个失落在高温里的家乡。

  由于走在它身后,林三酒正好正好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它。

  这一只身材高大的米老鼠,也如她印象中一样穿了一件红色背带裤,只不过深深的暗红看起来更像是血凝固干涸后的颜色。裤子后面剪了一个小孔,正好让它的尾巴探了出来——长长的、暗肉色的尾巴上,光秃秃地一根毛也没长,被皱巴巴的肉皮包裹着;确实和地沟里那种老鼠的尾巴一模一样。

  林三酒将目光从它尾巴上挪开,自己也有点儿想不起来卡通片里的米老鼠到底应该是什么样了。

  从树林中走出来以后没多久,一人一鼠就已经靠近了那一栋由四五个半圆球组成的房子——这栋房子虽然占地广阔,但窗门紧闭,颜色干枯,若不是林三酒被特地领了过来,她几乎会以为这是一个废弃的建筑物。

  正当她打量房子的时候,米奇老鼠忽然一个拧身,朝她眨了一下眼,笑着露出了一排牙;像人类一样的深红色牙龈,在布满短短黑毛的嘴巴下面,怎么看怎么不自然。

  “尊敬的客人,你闻见了吗?”它的情绪总是这么高涨、语气也总是毫无理由地高兴,真叫人心烦极了。

  林三酒刚想问一句“闻见什么”,紧接着随着“砰”的一声,突然从房子圆圆的一侧墙上探出来一个庞大的阴影——她本来就浑身紧绷,立时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半步,她才看清原来那又是一对圆老鼠耳朵,以及一张一模一样的笑脸。

  ……只不过这一只老鼠的耳朵,用一条洗白褪色了的粉红色破布条,绑出了一个蝴蝶结。

  “你……是米妮?”林三酒想了想,才记起了米奇老鼠女朋友的名字。

  米妮刚才显然是推开了一扇铺满灰尘的窗子,才探出身来的;它也是一口长方形的牙和眨眼的方式,甚至连声音都和米奇一模一样——只不过就像是一个男人有意捏着嗓子说话似的,它的音调被生生拔尖了不少。

  “欢迎你,客人,”米妮也兴高采烈地笑了,“我为了欢迎你,特地烤了好几个我拿手的派,你快进来尝尝吧!”

  它的话音一落,林三酒鼻子一动,忽然明白刚才米老鼠所指的是什么了。

  一股非常难以形容的复杂气味,此时正顺着被推开的窗户缝隙飘了出来——猛一闻之下有点刺鼻,可要说它难闻吧,里面似乎还带了浓浓的甜味;但是没等人品出个味道来,强烈的、生肉似的腥味已经不知何时侵入了鼻腔,带着一股胃液也从胃里猛地反了上来。

  林三酒立时闭住了呼吸,差一点发出一声干呕。

  不带一丝甜味的话大概还好点儿,掺了水果甜香之后,反而熏得人连脑子都疼了。

  仿佛丝毫也没看出来她的不情愿,米奇老鼠当先替她打开了那扇边角圆润的椭圆形大门:“……来,请进!”

  大门一开,刚才那股中人欲呕的气味顿时扑了出来,比刚才浓烈了不止一倍——即使是被一个巴掌甩到脸上,林三酒觉得恐怕也不至于这么难受;为了能够早一点适应这个气味,她不得不缓缓地放开了呼吸,随着米老鼠进了它家门。

  就像这两只体型超常的大老鼠一样,这栋房子里面所有的家具摆设,都比寻常的尺寸大了足有一号;即使林三酒本身也算不得娇小,当她在那一张宽广的餐桌前坐下、发现自己双脚甚至还碰不到地面时,她几乎感觉像是又回到了十岁。

  从近处一看,米妮老鼠简直就像一座小山一样庞大。

  当它踩着那双同样是干涸血色的高跟鞋,忙忙活活地从厨房里往外端盘子的时候,米妮的每一声脚步,都像是一下打在地上的沉重雷击似的,震得地板“咚咚”响;当米妮和米奇同时在餐桌对面坐了下来以后,林三酒这才发现,原来米妮比它的男朋友还要高大一圈。

  在深褐色、表面有些不平整的木头餐桌上,此时正放着三个巨大的派,每一只看起来都一模一样,呈现出泥土一样的质地,袅袅地朝空中散发着白色的热汽。

  透过白汽,两只大老鼠的笑容看起来既隐约,又扭曲。

  “看,这是我亲手为你烤制的三个派,”米妮看起来十分骄傲似的,十分戏剧性地在空中一挥手,从派上一划而过:“……我们卡通世界里最出名的美食特产,大概就要算是我们各种各样的派了。光是闻见这样的香气,就能把人的鼻子都勾走呢!”

  ……林三酒现在倒真希望自己的鼻子被勾走,这样她就不用坐在这可怕的气味里苦苦煎熬了。

  她此时甚至不愿意张口说话——感觉上只要一张开嘴巴,无处不在的腥恶味道就会立马扑进口腔,到时她非吐出来不可——转念一想,她不禁提起了一颗心:光闻一闻就已经受不了了,难道接下来这两只老鼠要逼她非吃不可?

  “不过,”米妮老鼠忽然话锋一转,一双眼睛从左右两边,向中间眯了起来。“……因为我刚才烤派的时候,正好出了点事,分了一点心,所以好像烤得好像不太好。这三只派里,有一只我知道我是用对了原料的,剩下两只我就不敢肯定了。”

  一边说,它一边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只比林三酒脸还大的叉子,越过桌子,递给了她:“……来,你尝尝看我的手艺。”

  哪只的味道也不对啊!林三酒接过叉子,死死盯着桌上三个看起来像是用泥捏出来一样的派,感觉自己背上都冒出了冷汗。

  她已经有点儿猜到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当然,每一只派出炉的时候都有它自己独特的一段描述,”米妮和米奇同时将头凑近了,四只竖起来的黑眼睛一动不动地在白汽后面望着她。“……假如这些描述能够帮助你决定吃哪一只派的话,或许你可以不必每个都试,直接尝到那一只用对了原料的,好好体会一下我们卡通世界的美味。”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你既不能摸,也不能闻——只能够从这个距离上看着它们而已;能够帮助你下决定的,只有炉子的描述。”米奇补充了一句。

  呼了一口气,林三酒点点头,尽量不张开嘴地应了一句:“说吧。”

  虽然两只老鼠的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恐怕在这三只派之间,只有一个吃下去是平安无事的。

  “你左手边的第一个,”米妮指了指它所说的派,高高隆起的笑肌终于消了下去:“在出炉的时候,炉子是这么说的。”

  “在这个小镇上,一个巴士司机和一个医生同时在追求一个美丽的姑娘,名叫莎拉。但是最近巴士司机要离开镇子一个星期,为了避免医生趁虚而入,他给了莎拉七个东西;米妮就是用它,做成了这个派。”

  林三酒愣愣地看着派,又看了一眼对面的两只大老鼠——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通过这一关的方式竟然是解谜语。

  难道说,这些谜语也会随着游戏升级而越来越难?可是成长型身上,大概也就只有智力,是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增加的了……

  “中间的这一个,在出炉的时候,描述是这样的:比上帝更伟大,比魔鬼更邪恶。穷人拥有我,富人需要我。但假如你吃了我,你就会死亡。米妮就是用它,做成了这个派。”才刚一介绍完上一个派,几乎没有停顿地,米妮的手指就移到了第二个上面,竟没有给林三酒留下一丝思考的空隙。

  林三酒紧紧皱着眉头,不得不迅速记下了米妮的每一句话。

  “最后一只派,在出炉的时候,炉子是这么说的:我可以长,也可以短;我可以自由生长,也可以从商场里买到;你可以给我涂上颜色,我的末端也可以变卷曲、平圆,随你喜欢。米妮就是用它,做成了这个派。“

  当三只派介绍完了,米妮立刻紧紧地闭上了嘴,看起来是绝没有重复第二次的打算了。

  米奇老鼠“嘿嘿”一笑,朝林三酒歪过了头:“……如果你不能决定要吃哪一只的话,也没问题;只要花上5个体力值,你就能吃到那一只原料正常的派了。”

  ——所谓的“勾起玩家购物欲”,林三酒到现在终于明白了。

  不管解谜语是不是这儿的常态,看来通过这一关的诀窍,就是必须要从时时刻刻的“选项”里找出能够让人活命的那一个;假如实在找不出来,那么就只能花体力值买……

  想想也知道,5个体力值大概只是它们的“起步价”。

  “……我如果选择了那个正确的答案,”林三酒犹豫着问道,也顾不得那股味道会不会扑进她的嗓子眼儿里了:“在我出去的时候,会得到额外的体力值奖励吗?”

  两只老鼠对望了一眼,米奇老鼠摇了摇头。

  “能够吃到我们卡通世界的特产美味,已经是你的奖励了呀,”它朝中间眨了一下眼,声调甜腻得让人浑身不舒服:“……至少,派是这样的。”

  ……也就是说,第一个选择题是没有额外奖励的。

  林三酒皱着眉头,目光从左至右将三个派都看了一遍。

  最让她上心的,就是中间那一个了。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设下的陷阱,谜面竟然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她,“吃下了我,你就会死亡”;如果这个谜面就是答案的话,岂不直接就可以将它排除了吗?

  但是转念一想,或许正是因为它太直白了,才会被做进派里,用来迷惑人……说不定它的谜底反而是一个不致死的东西……

  尽管没有女娲那样的智慧,但是在慎重思考了一会儿以后,林三酒也终于做出了决定。

  事实上,三个谜语中她能猜出来、又比较有把握的只有一个——幸亏有这一个就够了。

  “想好了?”米妮笑眯眯地看着她,“你要吃哪一个?你要知道,连我自己都忘了我放了什么原料进去呢……”

  若不是因为扑鼻的腥恶味道,林三酒真想深呼吸一口气。她在和意老师迅速商量了两句以后,用手里的叉子一指,低声而飞快地说了一句“这个”。

  她指着的,正是最左边的第一个派。

  “好,希望你能好好享用它。”

  米妮脸上丝毫也看不出什么变化,叫人摸不透自己到底猜对了没有;望着那一只被推到了自己面前的派,林三酒“咕咚”咽了一下嗓子,顶着扑面而来的刺鼻味道,切下了一小块派,强忍着放进了嘴里。

  与闻起来丝毫没有半点相同之处,甚至会令人怀疑这是不是同一个东西——软软的、带着脆皮的派刚一入口,顿时散发出了清新的苹果甜香;这个味道好像一下子就把刚才的腥臭气味给冲刷不见了,迅速充斥了她的鼻腔,叫林三酒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对呀,一天一个苹果,让医生不近身嘛……这样一来,莎拉可不就会等到巴士司机回到小镇上了吗。

  或许是因为一颗心落回了肚里,加上这个苹果派确实味道好极了,林三酒不由多吃了几口;只是在两只大老鼠一动也不动的盯视之下,她毕竟没有多少胃口,很快放下了叉子。

  “谢谢你们的派,我吃好了……”她有点儿好奇地问道,“另两个派的原料是什么?”

  两只老鼠对望了一眼,米奇先转过了头来。

  “干得不错,现在你跟我去一个地方,我在路上告诉你。”它笑眯眯地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