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0 十万世界的移转梦_末日乐园
海棠文学 > 末日乐园 > 1830 十万世界的移转梦
字体:      护眼 关灯

1830 十万世界的移转梦

  这一章很快就好啦!

  “我感觉你小子简直像是计算好的……”

  林三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此刻手有点儿痒,有点儿想跟谁打一架——坐在她身边的千正关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忙嘿嘿地讪笑了两声,赶紧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即使只是作为一个——半个签证官来说,他的能力仍然可以算是惨不忍睹。

  应该说,能力稀烂。

  “只有7张也就算了……大不了我不要签证就是了。”林三酒双手捂着脸,声音含糊不清地从掌缝中传出来。“但是为什么每一张的目的地都不一样?”

  ——就在刚才,当众人被告知八个人中只有七个能拿到签证的时候,林三酒还跟兔子陷入了一场激烈的争论。按照她的意思,这一回她就算了,要不要无所谓,把签证让给其他几人好了;但兔子却想起了在上一个世界里的事儿,加上生怕林三酒在下一个世界里随随便便开了签证,正好一头撞进人偶师的手里,因此死活要和她一块儿走,情绪激动,一句话里能带出来好几个娘。

  结果两人很快都哑了壳。

  反正无论如何,这一群人的目的地都各不相同,也自然就没有了争的必要。

  “我不是都说了嘛……我这个能力很差劲啊。”千正关慢吞吞地摸了摸脸——刚才他叫愤怒的兔子给蹬了一脚,在腮上留下了一道挠痕。他挨了挠也不生气,仍旧声音软软的:“林姐,我要谢谢你,最后还是把这一张‘农业养殖场’给了我……”

  林三酒从鼻子里出了一下气,算是回应:“……我嘛,不管什么地方都能活得下去。你就不一样了,怎么看都是从头到脚一副倒霉蛋的样子。”

  本来她还有点儿担心女娲给她签证是不是不怀好意;然而经历了一次【意识力拟态】以后,林三酒顿时豁然看开了——要知道,对方在【意识力拟态】并非完全模仿,顶多只能还原一部分的情况下已经如此可怕了,如果女娲真的要对她下手,她如今焉有命在?

  还不如光棍一点,给千正关用了算了。

  得了便宜的小脸青年还在像磨年糕似的絮絮叨叨说着什么,林三酒的思绪却已经飞到了【意识力学堂】上——她没心情听他叨咕,啪啪两下拍在他的背上,匆匆说了一句“我离开一会儿”,就跳下了木桩,在他的咳嗽声中走远了。

  此时最安静的地方莫过于树根了。林三酒盘腿在硬皮上坐好了,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一回,几乎是念头才一转起来,她的意识就立刻像是被人强拽了下去似的,迅速沉进了潜意识层之中。

  “你可算是来了——”

  潜意识层里的黑暗并不纯粹,与其说是黑暗,更像是无数记忆画面交叠一起后的浓墨重彩,迅速地从林三酒眼前滑过,终于渐渐露出了一方……教室。

  代表意老师的两只喇叭,激动地微微都发了颤:“林同学,你跑哪儿去了?不是让你用完【意识力拟态】以后,赶快回来上学的吗?”

  林三酒没来得及答话,先四处环顾了一圈。

  ……虽然多了一块黑板、两排课桌,喇叭上方还用红油漆刷了一排“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但是怎么看,都只是把幼儿园的房间简单换了一下布置,看起来很有点儿糊弄过去拉倒的意思。

  连同学都没变,还是那几个老面孔。

  “亏我还有点儿期待呢……”林三酒低低地嘀咕了一句。,在变形金刚身边坐下了。

  “不是老师我糊弄,”与她的意识层面牵连极深的意老师,立刻说话了:“这儿一切都是由林同学的意识力所构建而成的,你的意识力只有这么点——比同期的学生少多了——我当然也只能委屈在这个小教室里。”

  林三酒看了看自己的同桌变形金刚,并不觉得它的意识力比自己高到哪儿去。

  “幼儿园时期,我们只是浅浅地涉及了意识力的其中一个应用‘观察力’,后来就因为各种原因停了学……”意老师的语气充满遗憾,“导致许多知识你都没学到。”

  “那你就从头讲讲吧。”林三酒心里也正好有不少疑问:“当初在绿洲的时候你都做了什么,帮助我把能力支撑到了结束?“

  意老师沉吟几秒,似乎在考虑怎么回答,随即黑板上突然“吱吱”作响,几道白粉笔印子就渐渐地显了形——这情景,简直如同闹鬼。

  “这就涉及到了意识力的本质。如果说,潜力值决定了一个人的上限,那么意识力就等于是一个作弊器——它允许一个进化者的能力朝不同的方向发展,拥有多种可能性。比如说,观察力、意识力拟态等,它们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进化能力,而是由【意识力学堂】这个进化能力,为你所开辟出的一条新的道路。”

  ……还好我不是真的小学生啊。林三酒暗暗地想,点点头表示理解了。

  “以后我们会学到,意识力的作用非常广,当你的各方面状态不足以施展出某个技能时,甚至可以用它来当做燃料……当然这是釜底抽薪的做法,老师并不建议这么做哦。”

  怪不得自从绿洲之后,【意识力学堂】再也没开启过,看来是意识力枯竭得太厉害了。

  联想到自己在模仿了一次女娲以后,一口气睡了一个多星期的事儿,林三酒不由也有点儿头疼起来:“……难道我昏睡也是因为意识力不够?”

  意老师闻言叹了一口气,似乎即将要说的话十分繁杂麻烦,连她也觉得棘手。

  “你现在的意识力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按理来说也不至于用一次拟态就累成那样。之所以造成了那种局面,主要还是因为两点……一个是因为老师借用了一些,但这个不重要,咱们来说第二点。”

  ……我更想听听第一点啊,林三酒默默地想。

  “上一次你要模仿的对象,不论是智力、脑力还是精神强度……嗯,委婉地说,都远远地超过了你。很好理解吧?目标比你强,耗费的意识力就多;比你弱,模仿完了说不定连滴汗都不会出。”

  “也就是说,我虽然可以随意模仿别人,但是却受到了我意识力上限的制约……?”林三酒忍不住确认了一下。

  喇叭顿了顿,让人感觉她并没有备课。“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是有一点与你想的不同——并不是你认识谁,你就可以模仿谁的。”

  “咦?”林三酒吃了一小惊,“模仿需要什么条件?”

  “必须是你有所了解的人,而且这个程度不能太低。如果你现在要模仿宫道一的话,你会发现意识力拟态根本发动不成功,那是因为你对这个男人的了解根本是零,他整个精神状态对外都是封闭的——虽然你们一起战斗过。”

  这么说来……林三酒回想起在黑塔上的那一个凌晨。尽管时间短暂,但女娲的态度却是彻底敞开的,无遮无掩——她的性格、语气、平静又偏激的观念,都在她的心中留下了一个烙印似的鲜明印象。

  反而想起宫道一时,她只能想起他漂亮面容上的浅淡微笑。

  在林三酒出神的时候,忽然教室地面猛然颤抖了一下——她刚要跳起来,忽然想起来这是在自己的意识深处,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只见教室的四面墙呼地一下,毫无预兆向内推移了足足两米——这样一来,本来就不大的房间顿时又小了一半,感觉快要被挤上来了。

  “糟了,”意老师发出了一声叫人听不懂的低呼,“林同学,今天的课就上到这儿吧,记住了,为你开辟的道路并不一定会最终保留下来……你一定要多加练习啊!”

  “发生了什么——”

  一个“事”还来不及说出口,林三酒身不由己地一睁眼,已经回到了现实。

  远处的同伴们仍在谈着天;她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风平浪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