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章 带不动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85 章 带不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85 章 带不动

  “是月季绅士。”纪珩冷漠无情地做纠正:“活的。”

  苏尔眼皮一跳,目光凝视那张冰冷至极的俊脸,试探着问:“度假?”

  幻境崩塌时,苏尔,纪珩和夏至是在一起的,被传送出来后,这片区域也只有他们三人。

  月季绅士:“你觉得呢?”

  苏尔不死心:“游泳游错地了?”

  如果是那样,自己一定当场高歌一曲《漂洋过海来看你》。

  “呵。”

  回应他的,是一声嘲讽的轻笑。

  月季绅士还要通知其他玩家,没时间为私人恩怨多做纠缠,视线一扫:“上任主持人因故停职,将由我来接手剩下的工作。”

  他和守墓忠仆的主持风格完全不同,免去玩家自主探索的步骤:“邮票是破局的关键,各位有两条路,费力去搜索,或者直接对接引员下手,夺走邮票。”

  接引员是由主持人扮演的角色,只要没活腻了就不会动这个心思。

  目睹几人的表情,月季绅士露出冷淡的笑意:“镇上还有一位实习接引员,实力一般,你们有能力抗衡。”

  苏尔回想了一下当初跟在守墓忠仆身后的年轻男子,应该就是实习接引员。

  不等他们更详细地询问,月季绅士凭空消失不见,大约是去通知其他玩家。

  “怎么会突然换主持人?”夏至一头雾水。

  苏尔云淡风轻:“没准是哪个好心人举报。”

  夏至偏过头,仿佛隐约间看到了其中一只胳膊动了下:“你怀里抱着的那些泥人……是什么?”

  苏尔目光悲悯:“在幻境里顺手救出来的,估计是许鹤弄出来的玩意。”

  一盆脏水泼得毫无心理负担。

  对他的话,夏至自然不可能全信,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琐事的时候:“许鹤是玩家,毒王指的不会是他。”

  游戏从未公然让玩家自相残杀。

  苏尔垂眸瞥了眼袖子上的香灰,即便从幻境出来,那股淡淡的异香依旧挥散不去。

  “罂粟。”他猜测说:“香炉里封印的可能是一只成妖了的罂粟花。”

  纪珩强调过那玩意只吞噬人类的血肉,从特质上说,也符合罂粟花造成的影响。

  说着抬眸看向一旁保持良久缄默的纪珩,似乎想做一个求证。

  “可能性很大。”纪珩翻到墙上,确定了目前所在的位置,重新跳下来后说:“成人用品店老板手里的香炉力量很微弱,也没有用红纸镇邪,封印的东西想必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他们的任务是摧毁,处在对立面的王三思等人毫无疑问是保护。

  夏至脸色不是很好看:“赢面很小。”

  理治局的人早就换了一拨,现在全是毒贩的帮凶,王三思完全可以利用这些人找到他们,并且作为香炉最早一批拥有者,毒王被移去了哪里恐怕也只有当事人知晓。

  不过她不蠢,副本不会单独将天平朝一个方向倾斜,一定有什么极为有利的条件还未被发掘。

  “关门狗。”纪珩不知想到什么,忽然望着苏尔:“那句话不单单是嘲笑你。”

  你笑我哭关门狗。

  苏尔目光闪烁,他们真正要找的可能是一只缉毒犬。

  命令邮票鬼传话进行人身侮辱只是假象,更是想让自己忽略这句话的真实用意。

  “图什么?”苏尔皱起眉头。

  假使一开始没给出打油诗的提示,哪里会有后面这么多事。

  “真相近在咫尺却没有看出,”纪珩笑道:“等你死前他再摊牌,那你岂不是要死不瞑目?”

  “……”

  夏至早就放弃弄懂这两人在背地里究竟做了多少事,专注于离开副本:“要不要去找其他两名线人,进行联合?”

  苏尔从守墓忠仆令人无语的操作中回过神,摇头:“任务里特指你代表混沌,说明线人可以成为双面间谍,随时背叛。”

  其中不确定性太多。

  闻言夏至忍不住心思一动。

  苏尔轻飘飘道:“你和我走得太近,就算叛变王三思也不会信。”

  有三人一间的事实在前,夏至投敌的路早就堵死了。

  自知不存在退路,夏至选择认命,提议抓紧时间去找狗。她被打得次数多,经常躲在巷子里的犄角旮旯处,倒是知晓几条流浪犬的窝点。

  苏尔略作沉吟:“能对付妖的只有妖,缉毒犬大约早就殉职了。”

  大夏天的,夏至没忍住打了个寒颤:“所以我们要找的……是一只鬼魂?”

  任凭生前如何良善,能化鬼的都是靠着戾气。譬如邮票鬼,从前或许是个好人,可死后阴魂不散,前尘尽忘只以杀人为乐。

  狗的特性是灵敏,又是专门经过训练的缉毒犬,贸然找过去,不就是送人头?

  纪珩站在光线比较好的地方,展示在成人用品店得到的一张邮票,曾把苏尔拉进棺材的多肢女鬼如今正安安静静当一副画像。

  他看向苏尔:“邮票是破局的关键。”

  苏尔瞬间明悟:“要找印着狗图案的邮票。”

  纪珩颔首,视线探向黑漆漆一片的夜空。

  幻境里的时间和现实中一样在流逝是好事,否则一出来便是青天白日,不利于行动。

  估算了一下距离天亮的时间,他很快下决心:“分头行事。”

  三人聚在一起,动静太大,又影响效率。

  夏至没拒绝,分散开危险系数无疑会增大,眼下却是最合适的法子。况且实力最弱的苏尔都没拒绝,自己更没理由逃避!

  正想着,就见纪珩轻易掏出几个道具递给苏尔:“保护好自己。”

  “……”

  一瞬间夏至心沉入了谷底。

  三人都是朝不同方向搜寻,说句不好听的,这个节骨眼上纯粹是在碰运气。

  月黑风高,苏尔感觉像是化身成了一只阴沟里的老鼠,漫无目的地四处晃悠。

  小人不好安置,他便把外套做出一个小兜,拴在腰上。

  沿路捡到两张邮票,都是没用的。苏尔眼珠一转,突然跑到另外一条街道,翻墙入室,还故意弄出些动静。

  “谁?”身材结实的大婶提着跟木棍出来,看到苏尔时愣了一下。

  这位大婶正是苏尔进入副本第一天碰到的,当时对方冤枉他摸自己屁股,害苏尔被抓取理治局,此后苏尔在人门外念了一夜情诗,大婶心动不已又把他介绍给成人用品店老板做生意。

  可以说,苏尔一度混得风生水起,这位功不可没。

  “呦,原来是你个冤家。”大婶走过来,矫揉做作地在苏尔肩膀上一拍。

  斜眼瞄到院子里种植着的罂粟,苏尔快速收回视线。

  对于这个落后偏远的地方,镇民只关心能不能拿到钱过上富裕生活,根本意识不到其中的危害。

  酝酿了一下情绪,他才故作神秘地开口:“向您打听第一个人,许鹤。”

  大婶立马露出警觉的神情。

  苏尔佯装没看见,继续说:“张姐醉酒后透露许鹤藏着一箱金子,我想偷过来,和你五五分。”

  年纪一大,不会被远走高飞这种谎话是蒙骗,实打实的利益才是根本。

  “一箱金子?”大婶语气中都能听出一种觊觎。

  “所以需要了解更多的消息。”

  大婶狐疑:“万一你私吞……”

  苏尔苦笑:“那您完全可以去理治局告我,一箱金子多沉,带着别想跑远。”

  财帛动人心,大婶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考虑一下。”

  苏尔在旁边不时说上一句,不到半个小时,大婶便下定决心,沉声道:“许鹤喜好笼络一些寡妇或者酗酒者,赌徒为他做事,我们负责种植,他则定期给上一笔小钱。”

  苏尔:“可许家在镇子上并不知名。”

  说完就知道自己犯蠢了,这个信息是王三思透露的,或许不够准确。

  果然,大婶一脸惊奇:“不了解别胡扯。”片刻后又说:“不过他最近是搬了住处,说低调才能长久生财。”

  苏尔连忙问:“搬去哪里?”

  大婶凑近他,明明没外人却下意识把声音放得很轻:“这秘密知道的人不多,我也是意外得知,在墓地。”

  苏尔瞳孔微微一颤。

  “想不到吧……”大婶得意洋洋:“前不久,他爹娘去世,许鹤打着修建墓地的幌子,在那里弄了个秘密基地。”

  苏尔:“消息准确么?”

  大婶:“看墓地的是我从前的老相好。”说着眼前一亮:“不如我们再叫上他……”

  苏尔冷冷道:“多个人就得多分出一份。”

  大婶立马歇了心思。

  得到有效信息,苏尔重新游走在夜色中。

  大约在他走后的二十分钟,大婶家的门直接被踹开。

  理治局的人二话不说直接进屋搜查,一无所获后厉声质问苏尔在哪里。

  大婶惦记着金子,没把苏尔抖出来,咬定不知情:“他这些天一直和情趣店的老板鬼混。”

  理治局的人又气势汹汹冲到成人用品店。

  张姐一脸莫名其妙。

  工作人员冷笑道:“据我们收到的信息,全镇子他就跟你和那个寡妇来往最多。”

  张姐叹道:“狡兔三窟,苏尔是个花心鬼,至少在附近安了三个家。”

  ·

  月黑风高杀人夜,除了追杀者和亡命徒,还有要设计害人的。

  月季绅士给邮票鬼下命令:“你在幻境中和苏尔接触不少,生前又是正义一方,他对你会少一分防备。”

  邮票鬼哪里想到一出来就换了上司,不过这对它没什么影响,听从指挥就行。

  月季绅士:“苏尔和纪珩是聪明人,肯定能寻到墓地。那里沉睡着不少鬼,先和它们谈拢……”边说着嘴角勾起残忍的弧度:“剩下的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该怎么做。”

  “小鬼难缠,它们如果强硬表示不合作,会很麻烦。”

  月季绅士:“提供适当范围内的好处,东西我来出。”

  得到承诺,邮票鬼点了点头,去执行命令。

  幽灵一样漂浮在悠然的夜色中,认真寻思接下来该进行什么样的操作。

  它的思考还是建立在前一任上司守墓忠仆的思维框架中,因为月季绅士不爱说太多话,邮票鬼理所当然地认为两任上司的目的一样,就是为了把苏尔和纪珩凑成一对,以情谋事再用爱毁灭。

  生前的经验告诉它,有两种原因可以促使人类结合。

  为情,或图财。

  情谊两人有,可惜是兄弟情,那便只能花钱买缘分。

  深入分析完,很快邮票鬼建立好一套完整的计划。

  第一步,和墓地里鬼打声招呼,让它们帮忙筹办一场史无前例的华丽冥婚。

  十里红妆,锣鼓升天,喇叭唢呐一起上!

  第二步,下一场鲜花雨,梦幻粉知性蓝神秘紫,各种颜色都要有!

  第三步,准备十箱只能在当前副本使用的一次性道具。

  彩礼聘礼上司出,只要愿意把婚结,道具统统都满足!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85章带不动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