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坦诚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45 章 坦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45 章 坦诚

  在宿管员这里失利,苏尔不得不另谋出路。

  刚上到二楼,人都堆在楼梯口,原来是保洁员正在拖地,旁边围着不少献殷勤的人,有的是玩家,有的是学生。

  见挤不进去,苏尔叹了口气,决定放弃退出来。

  “哎,那位同学先别急着走……”保洁员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苏尔停步转身,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确定刚刚那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一会儿有时间么?”保洁员问。

  主动送上门的往往是陷阱。

  苏尔犹豫了一下,面不改色扯谎:“要复习功课。”

  保洁员戴着口罩,从鼓起的苹果肌可以看出她在笑:“我想请同学你帮个忙。”

  旁边的一名学生连忙道:“我帮您吧,时间我有点的是。”

  保洁员似乎认准了苏尔,根本不搭理这名学生:“学业为重,你先回去复习,晚上十点来找我。”

  最后一句话说出口,那些艳羡的目光顷刻间变为后怕,适才开口的学生也退了回去。

  十点是学校规定的寝室熄灯时间,苏尔从那些人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夜间必定不会发生好事。

  “我……”正要开口回绝,保洁员笑眯眯打断:“所有保洁员都喜欢勤劳的孩子,毕竟劳动本身就是一种改造教育。”

  这话就差没明着说,如果苏尔不来,他就休想从任何一名保洁员手里拿到甲等评价。

  苏尔沉默片刻,没其他选择,点点头说了声好。

  虽然不知道会发什么,不过副本里的经验告诉他今晚是别想睡了。苏尔回宿舍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抓紧时间洗漱。

  清凉的水让神智清醒很多,抬起头的瞬间,水从下颚留下,胸前的衣服很快湿了一小片,旁边有人递了条毛巾过来。

  “谢谢。”苏尔接过擦了把脸,含糊不清说:“不知道保洁员为什么指名让我去。”

  纪珩抱臂倚在门边上:“你觉得呢?”

  苏尔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被自己的容颜吸引:“怕是想潜规则我。”

  纪珩摇摇头:“往现实点的方面想,保洁员和宿管关系不错,她们更喜欢主持人,自然厌恶你。”

  送进改造营的孩子往往被视作废物,连可回收利用的价值都没有,而小女孩有神童之名,和她打好关系总不会错。

  闻言苏尔把翘起的几根头发往下压了压,说了句有眼无珠。

  晚饭只是简单吃了点,快到十点的时候,纪珩提出和他一道去,被苏尔拒绝,连道具都没有要。

  “从周母那里拿到的吊坠还在,我自己还有两个道具。”

  纪珩:“确定?”

  苏尔临出门前挑了挑眉:“著名的哲学家尼采曾经说过……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

  门关上的声音很干脆,仿佛透露出一丝嚣张。

  纪珩在原地站了会儿,无奈挑了挑眉。

  走廊里静悄悄的,还有五分钟就要熄灯,没有人会在这个节骨眼出寝室门。

  保洁员住在顶层,那里空间大,也好堆放些杂物。不过苏尔才上到五楼,就在楼梯口看见一道身影。

  现在天气闷热,保洁员却穿得很多,除了半张脸和手,几乎没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后者正拖着一个很大的黑色塑料袋,冲他招了招手。

  等苏尔走近,保洁员让他提着塑料袋另一端,分担重量。

  很沉。

  这是苏尔的第一反应。

  他没有去问里面装得是什么,安静地和保洁员一道往上走。

  沉重的脚步声一直延伸到顶层,迈过最后一层阶梯,保洁员没有一点预兆松开手,袋子哗啦一下朝苏尔这边倾斜,里面的东西洒了出来。

  按照苏尔之前的猜测,多半是被肢解的残肢,在恐怖副本里,尸体这种东西很常见。

  然而随着咕噜噜的声音,在地上滚动的是足足五个人头。头发因为黏腻的血污缠在一起,遮住大半边脸,不过依然可以感觉到,这些人活着的时候都很年轻。

  有一个直接滚到了苏尔脚底下,瞳孔早就散了,眼睛是睁开的,角膜混浊却在流着血。

  月光下,活人和死人的眼睛,冷不丁对到了一起。

  苏尔手指微微弯曲,移开目光望向保洁员:“你杀的?”

  “不是杀,是销毁。”保洁员让他把人头捡起来拿进房间,自己先一步进去翻出一双手套戴好:“历年都有想要逃出改造营的,无一例外被会被销毁。”

  蹲下身又从柜子里取出很多东西,白纱,剪刀……托盘。

  “这些要做成标本,警示其他孩子。”口罩很好地掩盖住保洁员的表情,她先用小镊子把断在眼睛里的几根睫毛夹出,边工作边说:“不用制作的太精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逃跑的学生,现在的标本便会淘汰。”

  似乎闷久了不太舒服,说完话保洁员把口罩松开一些,苏尔清楚看见她的嘴角有大片紫红色的斑块。

  尸斑。

  两个字瞬间在脑海中浮现。

  苏尔思忖半晌,最终决定打开体内的那只眼睛视物。不过片刻,呈现在那只眼睛中的倒影,是一具高度腐烂的躯体,神似上个副本遇到的丧尸。

  “快过来帮忙。”发现他面色苍白了几分,保洁员以为是被标本吓着了,露出满意的微笑。

  苏尔从她手上接过剪刀,问:“以往有学生来帮过忙么?”

  保洁员:“很多。”

  苏尔:“没对这些事情发出过疑问?”

  保洁员手上的动作一滞,侧过脸阴森森道:“你指的是什么事?”

  苏尔看着她,不说话。

  保洁员放下镊子,微笑道:“其实有不少学生主动帮忙销毁逃跑者,作为奖励和认可,我会给他们一个甲字评价。”

  听着她得意的语气,苏尔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看的新闻,人贩子鼓励孩子间互相举报,然后当着其他人的面再奖励那个举报的孩子,时间久了,人人效仿,再没有逃跑的事情发生。

  “剩下的活你来干。”保洁员没给他发呆的机会,开始催促。

  五个惨死者的人头,是个正常人都做不到毫无负担地把它们做成标本。

  “怎么,不愿意?”

  苏尔定定在原地站了会儿,张了张口:“愿……”说到一半突然看向她身后,一脸惊讶:“你怎么来了?”

  保洁员下意识回头,忽然意识到这里是顶楼,身后哪里来的人?

  ……

  寂静的午夜,楼道里响起疯狂奔跑的声音。

  真的勇士从不回头,但是可以喊救命。

  苏尔要脸,喊出的内容要含蓄一些:“谁能开个门?”

  无论是玩家还是学生,都知道有人在楼道内被追杀,然而他们只是屏住呼吸,趴在门上听动静——

  隐约听见有开门声。

  “堵门!”随之传来的,还有苏尔低吼的声音。

  各种哐当的声音彻底打破黑暗的静谧,天亮时,不少人才把门打开一条缝隙,放心地窥测外面的状况。

  苏尔寝室的门被砸出好几处凹陷的痕迹,他这时刚好从寝室中出来,脸色不大好看,似乎伤的不轻。

  “没事吧?”玩家中一名叫张屹的犹豫了一下,问了句。

  苏尔点头:“还好室友及时给我开门。”

  张屹紧张问:“保洁员为什么要追杀你?”

  苏尔:“鬼杀人,需要理由么?”

  鬼?

  正想要追问,苏尔已经和纪珩下楼。

  身后走来的同伴冲张屹摇头:“能给你说这些已经不错了。”

  毕竟他们昨晚可都没什么作为。

  天气阴沉沉的,苏尔和纪珩走在去教学楼的路上。期间苏尔啃着饼,有些干,费力咽下去后开口说:“保洁员是鬼,改造营不可能没人发现。”

  纪珩:“多收集些线索,有些事情会顺着浮出水面。”

  他们才来第一天,不可能彻底弄清这里发生过什么。

  天才蒙蒙亮,教室里没有学生到,反而是小女孩看见苏尔露出小虎牙,笑得格外幸灾乐祸:“听说有人昨晚逃跑的时候相当狼狈?”

  苏尔找到座位坐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小女孩看他走路重心都不稳,捂着嘴独自乐呵。

  这一节课是随堂测验。

  苏尔是第一个做完的,起身交卷时面色发白,纪珩扶了他一下,却发现手里被塞了个小纸条,不用想也知道是答案。

  苏尔缓步往讲台上走,虚弱地笑了笑:“我身体不大舒服,能不能先回去休息一下?”

  教师扫了眼写完的试卷,粗略看过去,选择题全对,很是满意。

  “回去吧。”

  “谢谢老师。”苏尔临到门口,忽然又折回去,把课本带上。

  不经意间的动作,令教师更为满意。

  他没有直接回宿舍,反而在附近转悠。学生都在上课,路上很少能碰见人,苏尔左右环顾,最后走进综合楼。每上一层楼都要观摩到走廊尽头。终于看到‘档案室’三个字,苏尔面露喜色,加快脚步走过去。

  “撬锁可是不道德的。”

  清脆的声音响起。

  苏尔回过头,就看见小女孩对着他摇头:“我就知道你出来另有原因。”

  苏尔皱着眉头朝她迈进一步,小女孩直接后退好几步,一副绝对不和苏尔近距离接触的样子。

  “从现在起,我会专门看着你。”小女孩扬起下巴:“别想进档案室。”

  她这么说,反而坐实里面有东西。

  苏尔面不改色扯着瞎话:“只是迷路了。”

  说完下楼。

  小女孩不远不近跟着,苏尔忍无可忍,回过头:“我说你……”

  砰!

  巨响来自于身后。

  苏尔怔了片刻,回过身,是一具摔得四分五裂的尸体。

  浓烈的臭味在空气中散开,其实这已经不算尸体,更像是煮烂了的肉糜。

  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引来宿管员。

  苏尔抬头看了眼顶层,隐约可以瞧见一个黑影,直接往上跑。

  费力爬上天台,除了呼啸的风,什么也没有。

  大约过去十分钟,来了两名保安和一位面容严肃的女士。苏尔听见宿管员喊了声‘冯校长’,后者态度很冷淡,都没回应一下,便直接问:“怎么回事?”

  苏尔:“我看见有人推……”

  “胡说八道!”

  冯校长呵斥一声。

  苏尔还想再说什么,冯校长强势道:“再说一句,你就去关禁闭。”

  “大概是工作压力大,才想不开。”冯校长一句话给事情定性,看向保安:“赶在学生下课前,把尸体收拾掉。”

  交代完直接离开。

  其他人陆陆续续下去,苏尔独自在天台站了会儿,突然快步追上宿管:“冯校长似乎比陈校长还要严肃。”

  宿管这一次居然回了话,冷哼一声:“那女人平时就爱没事找事。”

  苏尔对改造营的势力之争多少有些了解,除了打听来的消息,还有昨日在食堂女生送给他的笔记本,都提到一些事情。改造营虽然有四大校长,但其他都是副的,如今主事的快要退休,戴校长又年轻,按资排辈,下一位校长多半就是从陈校长和冯校长中间出。

  保洁员,宿管员,教师各自代表学校内的一股势力,保洁员和宿管员支持陈校长,自然不被冯校长所喜。

  在苏尔眼中,活脱脱一出宫斗大戏。

  他抿了抿唇,小声道:“您给我和我朋友一个甲等评价,我告诉您一件事。”

  宿管员看见他就心烦,正准备拒绝,就听苏尔道:“假使这消息没价值,听了也不吃亏。”

  说得如此笃定,像是真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宿管员皱了皱眉,没答应也没拒绝。

  苏尔没卖关子:“坠楼的地方,我看见一个没写完的‘冯’字。”

  宿管员面色一变:“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苏尔:“您和保洁员都支持陈校长,冯校长就显得势弱,人在利益面前什么都能做。刚才冯校长的态度您也看见了,欲盖弥彰。”

  宿管员看了他一眼。

  “而且出事后冯校长能来得这么快,不是显得很奇怪?”苏尔说完讪笑道:“这个甲字评价……”

  小女孩突然冒出头:“是真是假不好判断,凭什么给?”

  苏尔从容道:“作为现场的目击证人,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我可以‘不经意’把这件事说给出去,”顿了顿瞥了眼小女孩:“这可跟只会打小报告的一些人不同。”

  “你!”

  没理会他们间的交锋,宿管员看向苏尔:“你真能做到?”

  人是谁杀的她不在乎,但不利于冯校长的事情她一定会做,否则对方一旦上位,第一件事恐怕就是把自己从改造营踢出去。

  苏尔:“当然。事成后我再去找陈校长,他说不准也能给我一个甲等。”

  只要成绩再好一些,从教师那里再拿来一个,他就集齐了。

  想到这里,苏尔弯弯嘴角:“如果我离开改造营,绝对吃水不忘挖井人。”

  任他说得天花乱坠,宿管员最后也只给出一个甲等,填好一张表格盖章:“送去教务处。”

  小女孩好像有心事,这次没阻止,反倒是苏尔主动跟着她走到另一栋楼。

  “做什么?”小女孩伸出一只胳膊:“保持距离。”

  苏尔:“保洁员明明是鬼,谁能杀了她?”

  小女孩暴躁说:“我怎么知道?”

  显然也是在烦躁这件事。

  苏尔:“你肯定知道些什么?”

  小女孩猛地回头:“再跟着我,弄死你!”

  苏尔在原地看着她消失不见,摇了摇头,往回走。

  保洁员的事情被压了下去,至少很多学生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不过玩家间早已传开。

  夜晚悄无声息降临。

  苏尔走过去拉窗帘,冷不丁和窗外一张阴沉沉的面容对上。

  小女孩不知何时出现在阳台上,她似乎格外钟爱小灯笼,走哪里都提着。

  “是你干得。”她死死盯着苏尔。

  “啊?”苏尔听得一头雾水。

  小女孩:“我检查过尸体,里面的阴气全部被吸食干净。”

  僵持中四目相对,苏尔目中全是错愕。

  但很快,他就变了副面孔,适才神情中的困惑荡然无存。咧了咧嘴,整齐的牙齿在月光下显得森白:“本以为摔得四分五裂会掩盖住死因,看来是我天真了……”

  黑镜框下的死鱼眼因为这句话瞪得滚圆。

  “今晚的月色可真好。”苏尔站在阳台上,伸展双臂:“让我想到了昨晚,也是这样明亮的月亮。可惜那时无心赏月,因为保洁员正逼我用惨死的学生头颅做标本。”

  苏尔回过头看向小女孩:“在我拒绝后还想动手杀人。啧啧……可惜被反杀了。”

  当时趁着保洁员转过身的一刹那,苏尔毫不犹豫用电击器招待对方,当然这点他没有说,只讲了故事的后半部分:“我在福利场坑来一瓶黑狗血,可以阻挡鬼怪七秒内输出的伤害,本以为这东西只够喊个救命,不曾想七秒钟,完全够我吸干一个不厉害的鬼。”

  每个玩家都认为他是因为被鬼怪攻击才会变得虚弱,实际是吞食了太多阴气。

  小女孩提着灯笼的手微微攥紧:“所以后面都是你的自导自演?”

  苏尔很坦诚地点点头:“提前交卷故意领着你在附近转圈,再让人找准时机把保洁员抛下去。”

  小女孩猛地看向他身后的纪珩,也就是帮凶。

  “对了,冯校长是他叫来的,”苏尔指着纪珩:“其实无论谁来,为了维护改造营的形象,都会选择粉饰太平。”

  小女孩目光如刀:“然后你再挑拨离间,骗取宿管员的甲字评价?”

  作为帮凶,纪珩全程完全无视他们的对话,拿着抹布认真清理衣柜内腐烂的血肉,昨晚尸体就藏在那里。

  苏尔一夜没睡,点头承认附带打了个呵欠:“这改造营也没个监控,不是侧面鼓励罪恶滋生?”

  不过想想,死在这里的学生不计其数,安那玩意纯属自找麻烦。

  “你去揭发我吧。”全盘托出苏尔又笑眯眯给她提议。

  小女孩看他那副样子,就知道还留有后手,气急败坏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我又没违规,主持人也不能滥杀玩家。”苏尔耸耸肩。

  双方间陷入短暂的寂静,连呼吸声都能听见。

  “知道是你故意撺掇着保洁员来找我麻烦,”良久,苏尔突然蹲下身,视线和小女孩齐平,微笑道:“好戏还在后头呢,等着哥哥免费请你看戏。”

  面对温柔到极致的语气,小女孩气得晃动灯笼:“你怎么可以把她杀了?”咒骂着来回踱步:“两国交战,都不斩来使!”

  鬼都不放过也就罢了,甚至连全尸都没留。

  苏尔站起身,身体有些晃悠,可见昨晚吸食阴气对他造成的负担。扶着墙视线有意无意地朝纪珩那边扫去,后者还在清理柜子里的血渍。

  他清清嗓子,用咏叹的语调说:“因为我要带着队长离开这里。他给过我很多照顾,我不介意背上一身的罪孽,时刻告诫着自己……要坚强。”

  “……”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45章坦诚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