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真相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37 章 真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7 章 真相

  效果显著,苏尔最后一次摸了摸小孩的脑袋,直起腰准备离开。小孩突然一把抓住花蛇,嘶嘶叫着。

  苏尔:“听话,我还会来找你的。”

  小孩子抓着蛇乱甩。

  苏尔想起他听不懂人话,冷下脸,学着管家的样子,盯着对方抓蛇的手。

  小孩歪着脑袋,过往的经验告诉他再不松开就会挨打,抓紧最后的时间捋了捋蛇,才恋恋不舍松开。

  花蛇逃离魔爪,迅速游到苏尔身后,哪还有之前吐蛇信子要血喝的威风。

  走出房门前苏尔回头看了一眼含着手指的小孩,觉得奇怪,要说他厉害,又好像对人有些畏惧,至少适才没做出从自己手里抢鸡蛋的举动。但若说弱小……花蛇在他面前都不敢放肆。

  满怀心事地走出去,一抬头,视线和不远处纪珩等人撞个正着。

  “你们也来看孩子?”

  纪珩:“算是。”

  卫骏可没他那般淡定,不久前还大言不惭说着苏尔渴望家的温暖,现在脸都快被打肿了。惆怅地指出一点:“副本无数,遇到的可能性很渺小。”

  “我明白。”苏尔点头:“不过是埋下颗种子罢了。”

  能不能发芽要看天意。

  纪珩帮他说了句话宽心:“鬼怪的生命漫长,有的是时间相逢。”

  苏尔点头:“我也会努力邂逅更多的主持人,争取早日攒够积分离开。”

  一旁卫骏感觉到了人心险恶远胜于鬼,强行扭转话题:“……那孩子到底是什么?”

  苏尔耸耸肩:“我都吸了好几口,还没那条蛇阴气重。”

  卫骏这时提起小孩可能给他们投毒的事情。

  苏尔没赶上午饭,听着有些惊讶:“可真够忙活的。”

  又是在自己房间门外放火,又去投毒,小小年纪‘业务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好在……”卫骏吸了口气一脸复杂,斜眼望着房屋的方向:“他已经遭到报应。”

  按照苏尔的惹事能力,这孩子半路早早被打死的可能性很大。

  想法一致,众人看苏尔的目光很有深意。

  纪珩:“先从身世开始查。”顿了顿提了声醒:“时间不多了。”

  好不容易缓和一些的气氛再次凝重。

  现在的情况确实逐渐不利于他们,两名中毒的玩家在房中休息,玩家越弱,跟着的蛇就越虎视眈眈,若是不能及时恢复,迟早成为盘中餐。曹乐道就更不用说了,连条挡灾的蛇都没有,加上破庙中死去的玩家,已经快折了三分之一的人进去。

  走廊。

  王巡正搂着一名美妾赏花,看到纪珩等人走来还未来得及打招呼,便听他们说要打听孩子的事情,面色瞬间变难看。挥了挥手,身边的美妾不敢触他霉头,识趣离开。

  吐了口浊气,王巡才开始说起一段陈年往事。

  “这孩子的生母是我原配夫人,之前怀过两胎都没留住,原本大夫都说这一胎保住的可能性也不大,他娘便经常去外面求神拜佛,希望能平安生产。”说到这里,王巡神情掺杂着一丝恐惧:“谁料生产当天,孩子活了大人却没保住。”

  宋佳月忍不住说:“这也不是孩子的错。”

  “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人,”王巡道出另外的隐情:“下葬时他娘的皮肤都是青色的,没几天听说连接生的产婆都死了,且自从他降生,府里就经常发生意外……好在这个月一过,厄运也就结束了。”

  之前便听家丁说过下个月要把孩子送去庙里,这会儿王巡再次强调了时间,一名玩家忙问:“为什么要等这个月过去?”

  王巡:“前年我就想把孩子送走,不过天大师托人送来条子,说这孩子和我缘分未尽,必须要让他在府中养足四年,才能送走。”

  纪珩突然抬眼:“天一卦?”

  王巡点头:“当时家中怪事连连,我去求见大师。可惜进宅子后走么也走不到正厅,最后是一条蛇为我引路,把我带出来。”

  说到这里无限感慨:“大师不愧是世外高人。”

  纪珩似乎想到了别的方面,看着他:“你请我们来,怕是另有缘由。”

  王巡尴尬地挠挠脑袋。

  什么怀疑家中美妾是狐狸精变得,不过是托词,他就是想保证最后一个月千万不要出现什么变故。

  纪珩:“可惜我们道行有限,有些问题无力回天。”

  王巡笑意顷刻间消失,手指紧张地合拢:“什么问题?”

  “很复杂。”纪珩:“不过我们会多留几日,相识一场,至少保全你的安危。”

  王巡连忙抱拳感谢。

  卫骏悄悄拉苏尔到一边:“看出来了么?”

  苏尔只是纳闷纪珩一个不多话的人,为何要多费唇舌。

  卫骏低声道:“那孩子有古怪,管家仆人又常年虐待他,宅子里迟早要出事。一旦出事了,岂不是说明我们无能?”

  王家瞧着有权有势,到时候一迁怒,必定要让他们吃点苦头。

  苏尔反应过来:“如此一来真有闪失,只要王巡活着,他反而会认为是我们的功劳。”

  甚至会更加依赖,寻求一种心灵上的支撑。

  卫骏也不是无缘无故和他说这些,之前在鬼宅,老者朝苏尔下手。卫骏担心他因此留下阴影,所以特地强调说:“天一卦道貌岸然,不过你也别太过害怕,就像纪珩人模人样,但一对比是不是显得更可怕些?”

  “……”

  好像是这个理。

  纪珩并非完全只说不做,他让王巡搬到自己隔壁的屋子。

  王巡忙着叫人去收拾东西搬房间,纪珩朝卫骏和苏尔看来,似乎听到了他们刚刚的交谈。

  卫骏丝毫不心虚,从容讨论着副本:“主持人唯一给出的信息是让我们改变命运,会不会这就是通关条件?”

  这个副本最头疼的地方在于主持人没有明确说明通关条件。

  苏尔指了指自己。

  卫骏紧皱眉头,的确他是个例外,不改也不会死。望向其他人,用目光询问有没有类似的经历。

  大家先后摇头,宋佳月开口道:“主持人神出鬼没,通关条件模糊不清,迄今为止我还是头一回碰到。”

  苏尔一直在观察纪珩,发现对方好像有所隐瞒,直至有玩家的蛇又开始嘶叫着讨血,众人散开后,苏尔才快步跟在纪珩身后:“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只是猜测,”纪珩道:“还需要一些事情佐证。”

  说完竟是发出一声低叹,这声叹息太过沉重,夹杂着很多因素,苏尔只从其中听出无奈。

  纪珩突然伸出手,抓住偷袭的蛇,面不改色划破手指喂给花蛇两滴血,花蛇虽然不满足,不过没再发动暗袭。

  相较而言,苏尔身后的蛇就乖很多,还没从不久前被小孩揉搓的噩梦中醒来。

  纪珩手指上的血珠很快凝固,开口说:“跟我去见一个人。”

  ·

  “就不能多长个心眼?幸好回来了,这要是人找不回,你我吃不了兜着走!”

  隔着老远,就看见管家正在指着鼻子责骂一个家丁。

  管家是背对着他们,不知道身后来人,家丁看到苏尔和纪珩,小声提醒。

  管家一回头,吓个够呛:“二位……是有什么事吩咐?”

  纪珩开门见山:“有件事想打听一下。”

  管家讪笑着:“您说。”

  纪珩眼神一沉,气势变得有些压人:“府里的小少爷,最近有没有出现比较古怪的事情?”

  管家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心虚地别过脸,一口否认。

  “想清楚再说。”纪珩眯眼:“如果我让你家老爷去查……”

  “千万别!”管家连连摆手,环顾四下无人,苦着脸瞪了眼家丁:“都怪这个不长心的!”

  家丁被骂也不敢还嘴,怯怯道:“实不相瞒,小少爷之前失踪了一段时间。”

  从家丁口中,他们才知道大概是半月前,管家突然发现小少爷不见了,往常是这名家丁负责送饭,但府里的人都当孩子是个煞星,两三天才去一趟,平日里小孩饿极了就去吃树皮树根。以至于人失踪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

  管家:“外墙有个狗洞,一直没来得及修,我们在那里找到一片布料,猜测孩子是钻狗洞跑出去了。”

  老爷虽然不看重小少爷,甚至夹杂着厌恶和恐惧,但天一卦特别交代过孩子必须在府上养足四年,这要是真跑了,他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苏尔觉得讽刺:“连饭都不给够,就不怕他饿死?”

  管家:“您是不知道,最初饭都是按时送的,可这孩子每次只挑肉食用。有次我亲眼看见他在吃死老鼠,那可是被药死的老鼠,他吃了竟跟没事人一样!”

  现在想来管家都是一阵后怕,拍了拍胸口,继续道:“好在最后人自己回来了。”

  纪珩:“什么时候回来的?”

  管家:“就是你们来的那天晚上。”都到了这时还不忘恭维:“说不准就是高人福泽深厚,给我们也带来转机。”

  他可是日日提心吊胆担心老爷发现孩子失踪的事情。

  纪珩承诺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管家和家丁同时长松一口气,才各自忙活手头的事情去。

  只剩他们二人时,纪珩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勾勾嘴角:“是不是觉得不合常理?”

  苏尔点头。

  他下副本的次数不多,却也知道游戏喜好给出一点零星的碎片,让玩家自己探索。但孩子这条线索,就像是白给的一样。

  先失踪,再自己回来,最后还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

  纪珩带着他往小孩居住的地方走,失笑:“或许真的是在白给。”

  交谈间已经走到院门外,小孩正在挖树根,瞧见苏尔眼前一亮,只当又有好吃的或是好玩的:“家,家父苏尔……”

  院中还站着一人,乍一看衣袂飘飘,仙风道骨。

  苏尔迟疑了片刻才走过去,小孩开始捋花蛇,花蛇一脸生无可恋。

  神算子眼眶发青,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目光一接触到苏尔,神情便冷的可怕。

  苏尔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只好用询问的眼神看向纪珩。

  纪珩缓缓道:“如果只有改命才能离开这个世界,你的出现就是意外。”

  通常玩家七天内不通关就会惨死,而死亡有因果可循,即触发了游戏的必死条件。这个副本的死亡条件很清晰:不改变命数,就会按批命的结果死亡。

  可苏尔就算不改命也死不了,说白了就是卡bug。

  他一开始便怀疑神算子神出鬼没不是因为故作神秘,而是在想办法修复漏洞。

  苏尔问得小心翼翼:“所以这孩子主动出现是因为……”

  “你是孤辰寡宿难婚嫁,这孩子则命犯天煞克六亲,命格的恐怖远胜于你,”神算子一挥衣袖,发出破空声:“但凡你有一点恻隐之心,和他结下善缘,他的命格便能吞噬你的。”

  苏尔纳闷,命格还能互相吞噬?咽了下口水:“假设命格改了,我是不是就算完成通关条件?”

  神算子根本无心解释,冷声质问:“我在帮你作弊你看不出来么!”

  天一卦根本没能力改变苏尔的克夫命,倘若命不改,苏尔就会一直留在这个世界,这就与游戏规则相悖。但身为本场游戏的主持人,他必须要想办法维护规则。

  “……”

  此刻苏尔终于明白不久前纪珩的那声叹息是为何而来,曾经有一个离开副本的机会明晃晃地摆在自己面前。

  “可他想烧死我……”

  “那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孩子本身命格特殊,性本恶,只能做些恶事。

  “……”

  “我想送你提前离开游戏,让他帮你改命。”神算子面上的云淡风轻消失殆尽,转而杀意沸腾:“你倒好,把他的命给改了!”

  苏尔瞥了眼傻乎乎玩蛇的孩子,回想起那句‘家父苏尔,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默默低下脑袋:“我就是教了他一句话。”

  神算子手指都在颤抖:“若无意外,他会因为一些事在十年后成长为新的鬼王,届时这个世界因他天翻地覆,进化为全新的副本。而在两次进化过程中,将暂时作为新手难度副本启用。”

  苏尔心头的一些困惑解开,难怪这孩子现在还很弱小。

  “可根据最新卦象,他还没来得及呼风唤雨,便在作为新手副本启用时,差点让一位主持人失手打死。”

  “……”

  神算子完全没想到为了修复一个bug,会捅出一个天大的窟窿。

  “祈祷吧,”他的眼神中闪过狠戾:“如果补不好,你就和我一道以死谢罪。”

  “……”

  语毕神算子大袖一甩,看都不看苏尔一眼,凭空消失。

  苏尔在原地站了许久,期间小孩一直冲着他傻笑:“家,家父苏尔……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苏尔沉默了一会儿,以手扶额:“造孽啊。”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37章真相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