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魅力值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31 章 魅力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1 章 魅力值

  主持人众多,显然苏尔的所作所为还没传到神算子这边。

  神算子松开手,佯装苦思冥想,稍顷才道:“的确,你没有必要去。不如留在这里等结果?”

  话说的真假难辨,苏尔在他面上也看不出丝毫端倪。但从常识判断,被留在山间过夜,可以说已经离死神近了一步,于是毫不犹豫选择跟着大部队。

  神算子未曾过多干预苏尔的决定,尽职尽责做着提示:“山里天黑早,大家还是快些赶路的好。”

  他本人则并未跟上去,冲着玩家的背影挥了挥袖子。

  阶梯经过日晒雨淋,很多出现断层。为防扭着脚,玩家均是低头看路,小心翼翼前行。等到走出足够远的一段距离,卫骏才缓缓开口:“有些不对劲。”

  一般情况下,主持人负责告知通关条件,便坐视玩家自生自灭,偶尔兴趣来了,会在暗处推波助澜一把。篳趣閣

  神算子和他们遇见过的绝大多数主持人都不同,甚至像是游戏的一个主要参与者。

  “小心为上。”纪珩淡淡道:“别忘了主要目的。”

  卫骏闭了闭眼,嘱咐众人:“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首先确保苏尔的生存。”

  观周围人面色各异,突然被点名,苏尔有些不适应。

  卫骏话说的直白:“你的魅力值最高,远超旁人,会是很好的突破口。”

  苏尔突然有些佩服这些玩家,为了在和鬼怪的对抗中掌握主动权,一次次拿着命来冒险。

  “咳咳。”

  落后他几步的矮个子男人名叫曹乐道,瞄见苏尔面上浮现出的敬佩,尴尬地咳嗽两声:“没你想象的那么伟大。”

  苏尔一怔。

  曹乐道苦笑:“我没多大本事,迟早得在游戏里出事。队里提出的条件是只要下这次副本,无论死活,都会给我家人一笔钱。”

  好几人都是类似的原因。

  卫骏佐证这种说法:“几个大组织各派出一名成员,合作前提是但凡我们中有一个活着出去,必须要把发现全数告知他们。”

  苏尔忍不住看向纪珩,自己来之前怎么没听说队伍里会给福利?

  纪珩淡定道:“归坟人少,谁有时间谁来。”

  “……”

  事实证明,精英路线也不是好走的。

  攀登阶梯很费力气,行至半途中,天空突然阴云密布,下起了绵绵小雨。如此一来,山路更加不好走,众人也不敢为了节省力气停下休息,有人苦中作乐打趣:“腿都酸了,别等会儿遇到脏东西跑都跑不动。”

  “你们看!”就在这时,曹乐道有些惊喜地站在旁边的一块石头往上看:“快到了!”

  他话音一落,顿时有两三人踮了下脚尖望去,果真瞧见烟雨笼罩的雾气当中,庙的轮廓若隐若现。

  有了前行的目标,大家下意识脚程加快,一鼓作气爬到了山顶。真正站在庙门前,哑然无语。

  “这庙……”苏尔沉吟了一下:“是不是有些破败了?”

  一句话道出众人心声。

  按照那神算子的说法,这里是可以改变命数之地,故而在他们潜意识里认为会是很威严的寺庙。哪知面前的小破庙不知多少年没有修葺过,四周杂草丛生,风一吹,陈旧的木门来回晃动,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动。

  眼下天快黑了,风又有变大的趋势,对他们而言,明知面前的庙有问题,也只有进去看看的一条路。

  曹乐道:“有没有人想方便一下?”

  天黑前解决生理问题是最合适的,接下来的一夜,不可能会有人冒险出来方便。

  “忍忍吧。”卫骏阻止他:“这山里的脏东西恐怕不少。”

  有几人跟着点头。曹乐道灵值低感觉不到,他们却感觉到了……前方的山林里时不时会侵袭而来一股冷气。

  什么都没命重要,曹乐道最终还是选择一起进了庙。

  风的劲道愈发猛烈,靠门的玩家关上门,往前挪动了一些。

  咚咚!

  狂风打在门上,像是不速之客在砸门。

  纪珩走动着观察庙里面的一切,苏尔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有样学样地细细打量。大概是他经验浅薄,除了看见屋顶上的蜘蛛网有些脏,什么都瞧不出来。

  纪珩余光瞄见苏尔的表情,抬起手:“你看那边,有鬼。”

  苏尔觉得他在把自己当小孩子逗,微微撇了撇嘴。

  一旁卫骏忍不住看向纪珩,似乎想不到这人也会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纪珩:“我认真的。”

  苏尔迟疑一瞬,最先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一人。头戴方巾,嘴唇苍白,从穿戴就能看出几分落魄。

  突然冒出来的身影把大家吓了一跳!

  曹乐道本身就忍着没去上厕所,这会儿离得最近,是真正差点要吓到失禁,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书生像是看不见他们一般,背着双手在原地打转,口中念念有词。

  “你好。”

  主动与他搭话的是个叫宋佳月的女玩家,她并不想做出头鸟,无奈神算子批命自己将在某个夜晚死于非命。谁知道‘某个夜晚’会不会就是今晚,是以只能尽全力的收集信息,改变副本定下的命数。

  书生开始没理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没过一会儿却是突然凑近,惊得宋佳月呼吸一紧。

  “命可改乎?”

  宋佳月不敢给出太肯定的答案,只说:“我需要时间想想。”

  书生一把推开她,力道奇大,身后的人来不及扶,宋佳月背重重摔在墙上,闷哼一声,捂住半边发麻的肩膀,也不敢大呼小叫。

  苏尔也不知是什么运气,离得最远却眼睁睁看着那书生疾步朝自己走来。

  “命可改乎?”

  书生的语气比适才更加暴躁,长衫随着他迈步呼呼作响。

  不懂就反问,苏尔:“你觉得呢?”

  书生死死盯着他看了半晌,视线突然又放到其他人身上,满眼地鄙夷:“没一个好命的!”

  纪珩便是在这时开口:“我们是专程来此处寻找改命之法。”

  书生眼珠一转,一口应下:“可!”

  干脆利落的回答令人心下难安。

  “不过要先做一件事,”天下没白吃的午餐,书生很快提出自己的条件:“密林中有一只白狐所化的精怪,你们得先帮我把它杀了。”

  苏尔:“你和白狐有仇?”

  刚问完,周遭的空气瞬间冷了。

  书生一脸愤懑:“算命的说我在二十岁那年会死于桃花煞,为了避煞,我自小不敢与女子过多接触。哪知白狐狡诈,装扮成男子与我一同去科考,半路设计我解下护身玉佩,又要了我的命!”

  苏尔:“你也说了白狐狡诈,如果我们没能杀了它……”

  书生冷冷一笑,一脚踹开地面的杂草,依稀可见一片森白,不知是人还是动物的残骸。中间有一块凸起的部分,苏尔定睛一看,确定是人的头颅。

  原本还挺同情书生的遭遇,这会儿再次意识到鬼就是鬼,在副本中对它们滥用怜悯心是大忌。

  书生阴测测道:“天亮前,白狐不死,死得就你们。”

  靠墙的地方,宋佳月可以确定肩膀肯定是一片青紫,忍着疼问:“白狐可有什么弱点?”

  书生:“当然是怕我那开过光的玉佩。”说着怒容再现:“当初若不是我轻信于妖,解下那枚玉佩,它奈何不了我!”

  宋佳月连忙问:“玉佩在哪里?”

  书生不耐烦挥手:“估计掉在树林当中。”

  山林面积何其广袤,这句话说得含糊不清,明显是不想道出实情。书生一面想报仇,一面又想杀人。如今,后者占据了上风。

  主动权不在玩家手里,听之任之是目前唯一能做的。

  几个被预言会最早死亡的人联合起来,准备去附近寻找。

  纪珩的名声在玩家间传得很广,出发前宋佳月望着他:“如果你能随我们一道去,东西找到了就归你。”

  这玉佩听上去有很大可能是个道具。

  话说完她心里也是十分忐忑,不知道道具对纪珩的诱惑有没有达到让他出门冒险的可能。

  纪珩没立刻回答,在她的局促不安中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眼见雨势有渐缓的趋势,缓缓开口:“半个小时,找不到我会回来。”

  苏尔本欲一道,纪珩冲他微微摇头,暗示其留在这里。

  和鬼共处一庙绝对不是愉悦的体验,庙中又湿又冷,好在留下的还有六人,多少不至于太害怕。

  书生又开始自言自语踱步,玩家不敢交流太过,担心吸引他的注意。

  度日如年中,外面终于重新传来声音,卫骏眼尖,不知看到什么连忙走去门口,帮着把一名玩家抬进庙里。

  “曹乐道?”苏尔走过去,拢了拢杂草聚在一起防潮,让他躺在上面:“怎么弄成这样?”

  从外表看,根本瞧不出伤,但曹乐道肉眼可见比之前瘦了不少,武力值更是下降一大半。

  宋佳月摇头:“密林里起了雾气,待雾气散开人就倒下了。”

  怕是白狐见他们人多,选择分而击之。

  纪珩沉吟道:“看不到真身,对付起来不容易。”

  “一群废物。”书生幸灾乐祸,语气却是恶狠狠的:“我这里不收留废物。”

  瘦长的手指对准昏迷不醒的曹乐道:“把他扔出去!”

  宋佳月:“这跟之前说的不一样,天亮前我们必定会再想办法去……”

  书生打断她:“要么把人扔出去,要么你跟着一起滚。”

  鬼要人命,是说不通道理的。

  宋佳月本身武力值已经突破临界点,但对付书生远远不够,便把目光先后放在纪珩和卫骏身上,二人微微点头。下一秒,和她一道同时出手。

  在无渡的副本里,苏尔亲眼见证过纪珩灭杀一只拔舌鬼。这书生明显要难对付很多,集三人之力,还能坚持做缠斗。

  纪珩中途看了苏尔一眼:“我们尽量把时间延长一些,你把握机会。”

  书生见他还有空说话,被激怒,所有的攻势几乎朝纪珩一人而来。

  苏尔很快就明白过来纪珩的意思,现在是一个试验如何利用魅力值的好时机。

  鬼越战越勇,人的体力则有限,时间线一拉长,纪珩等人就落了下风。

  “最多两分钟。”卫骏低吼一声。

  苏尔定下心来,奈何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什么,又不甘心就此一无所获,试着冒风险靠近,想看看会不会有其他感受。

  “一分钟!”卫骏道:“实力弱的全都靠门口站,情况不对就往密林跑。”

  密林有白狐,书生应该不敢靠近,否则也不会怂恿他们去报仇。只不过那里也是龙潭虎穴,能不能活下来看个人造化。

  唯有苏尔一直紧盯书生不断靠近,发现一旦自己对他起了杀心,血液里似乎有种力量在叫嚣。

  苏尔试着挥了挥拳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点。冷不丁苟宝菩笑呵呵的圆脸浮现在脑海中,苏尔又往前走了一小步。

  书生周围非常冷,冷得刺骨。

  大脑并未因为寒冷便停止思考,和苟宝菩交易的场景重现,隐约记起对方在买下红纸时说过很满意上面的阴气。苏尔眼中瞬间绽放出亮芒,大声道:“帮我按住了!我要吸他!”

  宋佳月被这一嗓子的内容吓到,险些失手重伤。

  咬了咬牙,坚持配合纪珩和卫骏的动作,把书生往墙角逼。

  纪珩看了其他二人一眼:“用道具。”

  宋佳月掏出一张符,她一共就两个道具,此刻心都在滴血,卫骏则是拽下脖子上的桃木小剑,至于纪珩,同样用的是符。

  三个道具齐上,才勉强定住书生一时半刻。

  苏尔毫不迟疑冲过来,顺从心底里的想法,隔着一尺之距,轻轻吸了口气。

  这一口气十分延长,根本不像是人类的肺活量能够做到。

  书生感觉到体内的阴气在源源不断流失,脸上皮逐渐干瘪,像是被强行拔出泥土的大树,生机溃散。不由颤抖地开口:“住,住嘴……”

  这一刻,他又回想起当日被狐狸精吸干的恐惧!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31章魅力值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