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料理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28 章 料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28 章 料理

  这个副本夜晚时间几乎是白日时长的一倍,午饭后外面的天色一瞬间转暗。

  苏尔早就知道游戏对玩家恶意满满,不曾想福利场几乎是把人往死里逼,如此一来,白天哪能完成多少任务?

  姚知用眼神给他暗示了一下,声音不大地提醒:“多留些心。”

  大厅里,蔡斗正在不安地徘徊,显然还没赚够房费。

  苏尔自问看不透,一般玩家在游戏里就算有害人之心,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在这一点上,温不语就相当到位。

  试问又不是新人,蔡斗怎么会毫不遮掩表达恶意?

  姚知淡淡道:“请尊重物种多样性。”

  苏尔无话可说。

  叫住收拾完桌子准备离开的鬼娃娃,询问可否换一间客房。

  鬼娃娃:“要加钱。”

  苏尔:“可以。”

  客房里尚有残留的毒气,除非是活腻歪了,才继续居住。

  回去的路上碰见候可为,后者靠在走廊的墙上,更像是刻意在等人。他的心情似乎有些急躁,不经意间蹙了下眉很快平复,还算缓和地询问:“苏尔,要不要和我做笔交易?”

  苏尔望着他不说话。

  候可为吐了口气,说:“我可以把上一次参加福利场的经过事无巨细说出。”

  苏尔实话实说:“你混得比我惨。”

  沦落到找自己合作,这份经验似乎可有可无。

  候可为面色有些难看,沉声道:“任务每天都会更换,我的实力有限。”在被怼之前,捡重点的说:“我要提供的这部分信息是关于拍卖会的。”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突然加重:“只要你付我十万……”

  “打住。”苏尔道:“一个人最多帮其他玩家支付五万,我已经用掉了一部分。”

  “用道具交换也行。”

  苏尔瞥了他一眼,猜测这多半才是主要目的……垂涎老婆婆给出的娃娃。

  候可为承诺:“我给出的信息,绝对能让你在拍卖会上把损失双倍拿回来。”

  可惜苏尔毫无所动,轻轻晃了晃手。

  候可为皱眉,思索这是什么意思。

  “拜拜了您嘞。”

  “……”

  摇摇头准备去新换的客房,斜后方候可为语气平淡却夹杂着一丝阴狠:“你的武力值不高,做事情前得考虑清楚了。”

  苏尔脚步猛地一顿,回过身看着他。在对方阴测测的目光中,一字一顿:“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同他交谈绝对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候可为还没意会这句话,便又听苏尔道:“拳头再大,速度快可破。”

  说完,竟是没有一点预兆朝大厅飞奔。

  伴随耳畔的风声,苏尔的思绪同样在纷飞。下定决心回到现实世界苦练长跑。武力值并非一朝一夕能提上来,但只要跑得够快,拳头就追不上他!

  候可为在原地反应慢了半拍,按计划谈不拢索性动手抢夺,谁能料到会出现这么不可测的一幕!

  当即面色一沉,咬牙追了上去。

  前方传来一阵喧嚣声,转过弯眼瞧着就要追到,却见苏尔突然折返往回跑,气势凌人一挥手:“给我打!”

  候可为一怔,恍惚间面前多了一道微胖的身影,未来得及看清就被一脚踹翻在地。

  “你……”

  话音被腰间挨着的两脚打断,同一时间,吕焕和朱艳艳的铁拳从半空中砸下来,丝毫不讲情面。

  “你们……”双拳难敌四手,候可为用胳膊护住脑袋,低吼道:“疯了么?”

  他知道姚知和苏尔关系不错,心想着交易不成直接抢了娃娃去苟宝菩那里做交换,接下来躲在房间中闭门不出,他们也奈何不了自己。

  当然计划失败的结果也考虑过,但无论如何同被群殴扯不上干系。

  作为局外人,苏尔其实特别想上前补两下,可惜发现周围已经满员无他立足之地,只能靠嘴找回场子:“一个好汉三个帮。”

  自己帮了朱艳艳等人,对方只要心肝没坏透,自然也会反过来回馈。何况只是打一个候可为,又非找鬼怪拼命。

  弹指间的功夫,候可为全身挂了彩,苏尔抬起头望向不远处,之前躲在暗处有意暗搓搓捞好处的蔡斗脸色发白,连忙避开对视。

  另一边,笑脸商人在阴影里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幕,不时扶一下头顶的小礼帽,盘算着如何能更快收割玩家的性命。

  外面的天色要彻底黑了,走廊里亮起小灯。几人先后收手各回客房。候可为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连骂句脏话的功夫都不敢耽搁,快速往房间移动。

  就在这时,蔡斗突然冲上来,死死拉住他。

  候可为受了伤,用力一抖肩竟没有甩开桎梏。

  蔡斗死不放手:“要么你付房费救我一命,要么一起死!”

  候可为盯紧他:“你可别后悔。”

  苏尔离得近,刷开房门的一刹那正好看到戏剧性的一幕,摇了摇头关上门。

  “拍卖会……”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喃喃了一句。

  候可为的话到底带来一个警醒,拍卖会可能跟想象中的不同,并非是简单的一群人叫价,价高者可得。苏尔翻了个身,渐渐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不知过去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他立马坐起身,握住电击器。

  走廊里响起的声音很奇怪,除了惨叫,还有沙子落地的哗哗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声音越来越沉重,门上也没有猫眼,供他窥知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夜格外难熬,苏尔后半夜基本没睡,虽然不大可能,但稍凡有个风吹草动,便让他不免怀疑会有脏东西破门而入。

  小心驶得万年船,靠在床头半坐着眯了会儿,待到白昼的光芒倾泻在面上,苏尔才微松了口气。

  保持着安全距离,手放在门把手上,迟疑了片刻往下一按。

  门应声而开,周围散落着黄沙,鬼娃娃正在打扫卫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它们先清理的不是尸体,而是无关紧要的一些黄土。

  尸体已经看不清面容,四肢摊开,眼耳口鼻皆有沙子往外冒。死者胸口被开了个窟窿,分辨不清真正的死因,只能从穿着勉强辨认出是蔡斗。

  玩家陆续开门,看到这一幕面色难看,又多一份庆幸,好在昨晚成功入住客房。

  姚知神情凝重,贴着墙找沙子少的地方落步,走到苏尔这边:“今天别接高难度的任务。”

  苏尔点头。

  “这些沙子好像来自于花匠。”赵雪忌惮地开口:“我昨天的任务便是去帮花匠挖沙子。”

  “不对劲。”朱艳艳道:“这次副本里的鬼过多了。”

  且各个有着不低的智慧,若非实力不够,岂不都有进化成鬼王的可能?

  在场唯一可能知情的候可为靠在门边一言不发。

  姚知打量着那边:“抓过来打一顿,看能不能抖落出消息?”

  说话的语气似曾相识,苏尔想起来数学成绩退步时,对方也是用类似的口吻和自己讲话。

  “算了,”苏尔摇头:“万一他混淆视听,得不偿失。”

  候可为这个人,相当不可信。

  鬼娃娃的清洁工作很快,没过一会儿,就托着尸体离开。另外一个鬼娃娃去大厅张贴了新的表格。

  除了缝制布娃娃,其余的任务几乎是全部进行更换。

  苏尔指着和花匠有关的那条:为花匠庆生。

  姚知:“蔡斗可能是被他杀死,确定要接?”

  苏尔:“蔡斗死于夜间,现在去那里或许更安全。”

  赏金本来就低,两人去做不划算。姚知看中的是搬运任务,离花匠那里挺近,出事也能互相有个照应。篳趣閣

  室内外温度相差不大,空气中透着丝丝凉意。

  白天时间短,光照不足,很多花长得歪歪扭扭,瞧着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生日快乐。”苏尔停在几丈外开口。

  花匠怪笑了几声,招了招手。

  苏尔手插在兜里握住道具走了过去。

  花匠面前摆着一个完整的心脏,细长的蜡烛被一根根插在上面,每次都能听到‘噗叽’一声,血液顺着细小的孔往外钻。

  “吹。”花匠说。

  他的脚旁边掉落着一个胸牌,上面写着蔡斗的名字,这颗血淋淋的心脏属于谁可想而知。

  腥臭的味道不时飘过来,花匠催促了一声:“吹。必须要全部吹灭。”

  苏尔看了他一眼,屏住呼吸一口气吹灭。

  花匠眼中闪过几分失望,很快又用小刀切下心脏上的一瓣:“吃。”

  苏尔未有动作,这个任务报酬是最低的,就算不吃应该也没有性命之忧。这更像是对方见蜡烛全部被成功吹灭后的一点报复。

  花匠语气不善:“别浪费了蛋糕。”

  静静看了半晌,苏尔忽然道:“我有些东西落下了,能不能先回去一趟?”

  花匠很大方地点点头,咧着嘴道:“如果你不来,我就去找你。”

  时间在分秒钟消逝。

  清风拂过,心脏外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苏尔却迟迟未归,花匠非但不生气,反而高高兴兴提起铁锹,准备往古堡里走。

  没来得及迈开脚步,就见苏尔急匆匆走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大桶。

  以防汤液溅出来,落地的时候动作格外轻,桶子里白花花的肉丸随着轻微的震动一晃。

  适才苏尔先是去找苟宝菩要回那日对方不愿意收的怪物肉,无奸不成商,苟宝菩还敲诈了他一万。事后又去厨房付了六千,下了面条进去。

  “闻一闻,是不是香喷喷的。”苏尔微笑着说。

  加足了调料,味道闻起来不差,肉丸周围飘着一层油,那些漂浮在水面的血沫无法分辨出是蛆虫的尸体,还是肥腻腻的油。

  花匠觉得有几分恶心。

  “你请我吃蛋糕,礼尚往来,我请你吃长寿面。”苏尔从口袋中掏出一双筷子,把一枚肉丸夹成两半送到他面前:“趁热吃。”

  肉丸中间似乎没煮熟,还渗着血丝。

  见花匠不动,苏尔又把装着一瓣心脏的盘子端在手上,强忍着反胃的冲动:“我们一起吃。”

  话虽如此,花匠没有动,苏尔也没有动。

  唯有桶子里的味道和血腥味混杂,随风在他们之间流动。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28章料理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