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引狼入室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2 章 引狼入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2 章 引狼入室

  “时间差不多了。”翘着二郎腿的男人眯了眯眼。

  伴随着他话音落下,空中落下几道光束,分别罩住四人。从旁观者的角度看,被包裹的躯体像是在被一点点溶解,直至消失。

  “不知道这次能存活下来几个。”一道温柔的女声开口。

  翘着二郎腿的男子正准备说些什么,突然端正坐姿,众人不约而同朝远处望去。雾蒙蒙的一片中,一前一后走出两道人影。

  “是归坟的人。”

  “看来传言是真的。”一直趴在桌子上不怎么动弹的眼镜男抬起头:“归坟死了一个成员。”

  归坟无疑是实力最强的一个队伍,成员讲究精而不多。

  “不知道是什么副本,连归坟的人都栽了。”眼镜男的表情有几分复杂。

  众人不由陷入沉默。

  “这次来了几个新人?”由远及近走来停下,跟在高大男人身后的杀马特开口问。

  “四个。”有人回答。

  杀马特撇撇嘴:“都怎么样?”

  “素质算不错。”眼镜男温和地开口:“没有一个大呼小叫的。”

  杀马特是话痨,还想再唠唠嗑,被自家老大瞥了一眼,乖乖闭嘴。

  高大男子看向水幕:“究竟怎么样,很快就会有答案。”

  ·

  四周充斥着淡淡的酸木头味,苏尔身处在一栋别墅中,前方的儿童床上躺着一个哭闹不止的孩童。

  “不是恶作剧。”他偏过头,旁边的人一脸惨白,闭着眼低声喃喃。

  苏尔沉默,的确没有人有力量创造出这样的恶作剧。

  “吵死了。”

  令人窒息的沉默中,儿童床旁突兀地出现一道身影,他穿着破旧的西装,骂骂咧咧地用指关节敲了下护栏,孩子突然就不哭了。

  众人下意识撤退了两步,无他,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绝对称不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男人左耳开着一朵颜色黯淡的月季花,根茎从耳后皮下穿过,能清楚看见像树根一样蔓延开的纹路,滑稽又可怕。

  “欢迎大家进入七天七夜的世界。”男人意识到语气有些冲,抱歉一笑后冲他们弯了弯腰:“我是本场的主持人,月季绅士。”

  “耐心是一种美好的品质。”月季绅士张开双臂,用一种夸张的语调在说话,仿佛在他面前的不是胆战心惊的玩家,而是热烈的现场观众:“这场游戏很简单,叫做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女生小声嘀咕了一句:“那不就是哄孩子睡觉?”

  月季绅士耳畔的花朵动了动,似乎捕捉到这句自言自语,赞赏拍手:“说得很对……”尾音拖得很长,嘴角咧出夸张的弧度:“现在我宣布,游戏正式开始……”

  每个人的胸口立时出现一枚徽章,上面刻着彼此的姓名。

  成年人苦笑一声:“至少免去了自我介绍的环节。”

  高三几乎是大脑的巅峰状态,苏尔随意一扫,便记住了其他三个人的名字。

  成年人叫赵河,女生叫李黎,还有一个话最少的青年姓氏有些奇妙,姓轩辕,名傲宇。见大家的目光都在自己的胸牌处多停留一秒,无奈摊了摊手:“姓氏不是我能决定的,也不是我父母能决定的。”

  月季绅士就站在阴影里,看着他们讨论。

  宣传册里写了很多,一点点看完明显不切实际,囫囵吞枣式的硬塞记忆显然也不是明智之举。

  苏尔:“不如分页数,看完自己的那部份再总结出重点。”

  没有人反驳。

  十分钟后,众人先后合上册子。

  张河:“胸牌上刻着每个人的武力值和灵值,低于1会被自动抹杀。”

  众人低头,仔细看才发现右下角还有两行十分小的字迹,大家相差不大,不过苏尔灵值要略高,初始数值分别是50和14。

  李黎紧接着道:“武力值超过150可以轻微扭曲空间给鬼怪带来一定伤害,俗称大力出奇迹,灵值大于80可以实现阴灵附体,不过有风险。”

  他们离达到要求差十万八千里,换言之,想要取得胜利只有按照游戏规则进行。

  轩辕傲宇攥着册子的指尖发白:“即便活过本场,还有很多高难度的游戏在等着我们。”

  苏尔看得是最后一部分:“游戏结束后会根据表现结算相应数值,强化武力值和灵值。”

  换言之,躺赢是不可取的,新手场的难度不大,不抓紧机会强化迟早要完。

  沉默中张河叹了口气:“失败的代价我们恐怕付不起。”

  宣传册最后那个微笑挥手的表情符号令人不寒而栗。

  他是其中年龄最大的,看事情比较全面:“我们被选进来,也许是随机,也许有其他原因。”

  各自回忆进入这个奇怪的世界前最后做得事情,发现没有共同之处。作为唯一的异性,李黎咬了咬牙,忽然道:“我的身体感受不到疼痛。”

  为了防止自己受伤没有被察觉,她不得不主动说出来,希望到时候能有人提醒。

  张河灵光一闪,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神经衰弱,不过已经治愈。”

  苏尔其实也有异常,家庭出现变故后他像是丧失了某些情感。心理医生说或许是受到过大打击,大脑在潜意识里保护自己。

  担心引起不必要的猜忌,他想了想道:“轻微的情感认知障碍。”

  轩辕傲宇苦思冥想许久:“除了名字,我想不出来哪里不对。不过《七天七夜》,这不就是前段时间大火又被封的书?”

  张河眼前一亮:“你看过?”

  轩辕傲宇摇头:“就听说过。”

  张河又把目光放在其余人身上,俱是摇头,他叹了口气:“好在大家很快能接受现实。”

  除了轩辕傲宇,俱是垂眸,显然都有些难言之隐。

  “哇!”清亮的啼哭声打断交流。

  一直扮演空气的月季绅士满脸笑意:“睡午觉的时间到了。”

  苏尔大着胆子走近,李黎本来跟在他身后,被伸出的一只胳膊拦住。

  “慎重。”苏尔道:“这孩子的脸被女娲捏坏了。”

  李黎没当回事,本以为只是丑,真的走近了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小孩子的脸瘦的只剩一张干瘪的皮,眼睛毫无光彩,此刻他正抱着一个小水杯,嚎啕大哭。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孩子免不了会怜悯,然而在孩子哭泣的过程中,露出的牙齿缝里满是血肉,随着他的嘴一张一合,就像是在咀嚼吞咽什么。

  李黎吓了一跳,捂住嘴硬是没让自己叫出声。

  苏尔稍稍凑近一些,保持在安全距离说:“像是刚进食过不久。”

  李黎大着胆子看了一眼,又鼓起勇气看向月季绅士:“如果他睡不着,会怎么样?”

  月季绅士闭口不言,仿佛只是一个尽职尽责的观察员。

  小孩的哭闹声越来越大,耳膜被刺得生疼。

  苏尔面无表情盯着他,想到本场游戏的名字,突然开口哼唱摇篮曲:“睡吧,睡吧,我亲爱……”

  刚唱完第一句,小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张开嘴就要朝他咬来。

  苏尔及时后退一步,摊摊手:“我尽力了。”

  轩辕傲宇嘴角一抽:“你把我的恐惧都快唱没了。”

  张河认同点头:“呕哑嘲哳难为听。”

  李黎:“……哄小孩最常见的方式就是抱着哄,或者讲睡前故事。”

  抱着哄?

  众人的视线汇聚在小孩的牙齿上,又不约而同移开,这是嫌命不够长?

  “睡前故事或许可行,”李黎尽量让急剧跳动的心脏保持镇静:“我来试试。”咽了下口水,很努力想用温柔的嗓音张口,可惜喉咙发涩,绞尽脑汁只想到一则寓言:“寒冬的一个天气,农夫在路上瞧见一条被冻僵硬的蛇……”

  每多说一句,小孩子的手指便往上多延伸一分,身子一点点往外挪动,眼看着就要爬出来。

  “根据我看电影的经验,”张河看着这一幕,心几乎要跳出来:“我们打不赢他。”

  一旦让小孩爬出来,估计友军里得葬送一个。

  小孩子的身体已经探出护栏,他之前的腿是塞在被子里,如今一双肖似野兽的爪子暴露出来,指甲黝黑锋利,像钩子一样。苏尔忽然道:“我有一个很作死的想法,饮鸩止渴的那种。”

  他的手原本已经放在兜里的电击器上,临时又改了主意,新手场的表现会被公放,财帛动人心,直觉这东西最好不要暴露在人前。

  “刀子再炖能杀鸡就行!”张河嗓音因为紧张变得尖锐:“先阻止这怪物爬出来!”

  苏尔垂下眼帘,手指用力攥紧,末了视线像是刀子一样射向小孩,在李黎故事的结尾补上了一句:“再不睡觉,蛇就要来了!”

  在他的老家,有很多大人喜欢用吓唬的方式哄孩子入睡。

  小孩伸出来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不情不愿地爬回去,盖上被子开始睡觉。

  “有效!”张河一脸惊喜。

  苏尔却是第一时间看向月季绅士,对方一直是笑着的。

  “怎么了?”女孩子的心思比较细腻,李黎第一时间注意到他的异常。

  “游戏没有宣告结束。”苏尔:“按照最糟糕的推算,接下来会出现什么?”

  李黎一怔。

  张河嘴快道:“晚上真的会有蛇出现,作为讲故事的人首当其冲。”

  “……”

  夜晚如约而至,期间小孩又哭了一次,事已至此,苏尔索性又把同样的故事讲了一遍。小孩虽然不大乐意,仍旧是乖乖躺回去睡觉。

  人多力量大,大家本想着聚在客厅,有困难可以搭把手,但月季绅士给每人一把房间钥匙,笑容意味深长:“晚上十二点后不要出门。”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各自散去。

  ·

  “那个少年人要死了。”透过水幕看到这里的杀马特啧啧道。

  毫无疑问,晚上会出现蛇,而且是普通人对付不了的那种。

  “可惜了,这批新人是难得的素质不错,就是缺乏经验。”

  除了高大男子在闭目养神,其余人聚在一起打发时间讨论。

  杀马特凑近他:“老大,剩下的三个人如果能有活下来的,可以勉强收一个入队伍。”

  好好培育一下,应该还行。

  高大男子微微颔首:“你看着办。”

  ·

  苏尔坐在床边,完全没有入睡的意思,现在是11:50。先不说能不能对付过去今晚,危难时刻电击器肯定是要用的,如果房间是殒命之地,里面的情况应该会被公映。

  要找个地方,不会被监视的那种。

  楼下,秒针刚转了一圈,停留在11:55。

  月季绅士因为想到一会儿某个房间会发生的鲜血淋漓场面,露出开心的笑容。

  11:56。

  房门突然响了。

  11:58。

  门外出现一张和善的面容,苏尔左手插在兜里握住电击器,亲切地挥挥右手:“嗨。”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2章引狼入室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