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4 章 万幸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164 章 万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164 章 万幸

  一觉睡到傍晚,苏尔因为口渴清醒,睁开眼发现纪珩躺在床的另外一侧。因为姿势太规矩,一时不好分辨是在沉睡还是闭目养神。

  迟疑了一下,他没有开口叫醒对方,光着脚下地找水喝。

  眼看窗外的雨没有丝毫减缓的趋势,反而愈发剧烈,苏尔忧心翌日天气恶劣。届时圆月被乌云遮挡,点燃羊角蜡烛召唤恶魔可能会有变数。

  “救——”

  远处好像传来人声,苏尔快步走到窗边,仔细竖起耳朵辩听。视线却不时被外面树上蹲守的老鹰吸引,此刻它正一动不动注视着苏尔,生来就锐利的眼神完全看不出友善。

  “救命!”

  求救的声音开始变得清晰。

  跑过来的人极为狼狈,比寻常男子略长的头发湿哒哒坠在额前,遮住了半边脸颊。整个过程完全不看路,只是拼命朝前冲。

  陈不弃?

  苏尔挑了挑眉,往右站了些方便视角扩大。过了半分钟几乎可以确定陈不弃身后空无一人,根本没有鬼在追他。

  陈不弃似乎感觉到什么,猛地抬起头,过于黑白分明的眼睛望过来,看见苏尔目中的惊恐散去一些。几个冲刺来到落地窗前,伸出手猛拍,嘶哑着嗓子喊着救他。

  苏尔看了他一会儿,指了指门的方向,陈不弃明白过来忙跑到大门口。

  “谢……谢谢。”

  苏尔发现他进门时没有立刻反锁门:“有人追你?”

  陈不弃摇头,惨白着一张脸气喘吁吁说:“有鬼要上我。”

  “……”

  惊恐外加受凉,陈不弃竟连续打了个好几个嗝,然后开始说自己的遭遇。原来当时他独自留在竹楼检查,身体却莫名其妙起了生理反应,感觉不对连忙离开。谁知就在不久前,他正躺在沙发上休息,朱媚不知怎么出现在房间中,还骑在他身上。

  “我控制不住**,在发生肉|体关系前用最后的理智给下半身来了一拳,才跑了出来。”

  苏尔听完忍不住生出同情。

  陈不弃还想再说几句,猝不及防看见雕像上面的皮肤组织,咽了下口水:“那玩意……好像在动。”

  苏尔面色不变:“你看错了。”

  陈不弃很确定没有看错,不过人在屋檐下,听到对方否认,只能僵笑着说:“是我眼花了。”

  接着迅速把话题拉回去:“朱媚**不离十是只艳鬼,我有预感,一旦和她发生关系必死无疑。”

  “不是鬼,是恶魔。”

  低沉的声音打断说话,陈不弃抬头,楼梯口多出一人,半边身子处在阴影当中,就像是悄无声息的鬼魅。

  他心脏不由猛地一跳,突然觉得眼下身处的小楼比外面更加诡异恐怖。

  “恶魔?”苏尔对纪珩的出现并不意外,低头陷入沉思。

  纪珩缓缓走下楼梯:“女主人常年被虐待心生怨恨,不知从哪里知道了召唤恶魔的法子,先前她自称是恶魔的仆人,朱媚应该就是她召唤出的那只恶魔。”

  苏尔恍然:“难怪给的奖励是蜡烛,轮回之书更像是某种伴生物,每召唤出一只恶魔,就会出现一本新的轮回之书。”

  “什么蜡烛?”陈不弃听得一头雾水。

  “召唤恶魔的工具,”苏尔唇畔带着浅浅的笑容:“当然你也可以用这个消息去换得叶笑岑的庇护。”

  明明是很轻柔的声音,陈不弃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绝对不会!”他举起双手保证。

  纪珩坐下来说:“实话告诉你,得到轮回之书的人可以获得额外的好处,窥视过去或是看到未来的某个片段。”

  未来?

  陈不弃睫毛一颤,眼神闪烁了一下,嘴上却道:“我只想活着出副本。”

  无视他的小算盘,纪珩继续道:“叶笑岑大约已经猜出一些,一旦果知道全部,他必定会来争夺蜡烛。”

  听明白话里的暗示,陈不弃连忙道:“我想办法误导他们。”

  纪珩从雕像上取下画皮鬼,低声不知说了什么,画皮鬼蠕动着爬过来。

  陈不弃身子一抖,条件反射要跑。

  “别动。”

  声音不大,但很有威慑性,看清对方眸中的冷芒,陈不弃愣了一下。短短一会儿发怔的功夫,画皮鬼已经钻入了他的口袋。

  纪珩淡淡道:“想活着就别耍花招。”

  陈不弃脸色难看,嘴硬说道:“玩家间不能自相残杀。”

  才说完,滑腻腻的触感从胳膊上传来。陈不弃惊恐地发现手上覆盖了一整层皮,像是滑稽的鸭蹼,连拿道具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皮包围全身。

  意识还在,却丧失了身体主动权。

  画皮鬼控制不住残虐的本性,想要趁机把陈不弃当做口粮,纪珩稍稍用力捏了下眼珠,它立马安分了,重新变成一张皮钻进口袋。陈不弃先是动了动手指,确定已经能自如掌控身体,下一秒浑身瘫软在地上。

  过了好久,他恢复力气,收起先前的小心思苦笑道:“有这种手段,为什么不直接用到叶笑岑身上?”

  纪珩:“叶笑岑灵值不低,有可能先一步察觉到危险。”

  “我知道了。”

  后怕让陈不弃根本没有心情去询问他们是怎么和鬼达成交易。

  纪珩:“今晚你就住在这里,明天叶笑岑肯定会主动来找你。”

  陈不弃识趣说:“那我睡客厅。”缓了片刻担忧问:“如果朱媚再进来该怎么办?”

  “不会了。”

  纪珩说得很笃定。

  陈不弃松了口气,又无比后悔。

  要是知道特殊服务指得仅仅是纹身,早上说什么他也不会将朱媚拒之门外。

  没理会他的碎碎念,纪珩看向苏尔:“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

  苏尔哦了声,上楼躺回床上却没多少睡意,辗转反侧了好久,终于在后半夜入眠。

  第二天是个晴天。

  地上铺得石砖很多已经断裂,凹陷处堆着积水。路不好走,一不留神就是一脚泥。

  朱媚今天没有上门推销纹身业务,陈不弃心下遗憾。

  去餐厅的路上,如纪珩所料,叶笑岑果然亲自找过来,说是想聊聊。他的目的不加掩饰,直接提到了道具,陈不弃欲言又止地看了眼纪珩,最终选择跟着叶笑岑走。

  在那边等着的周雀见状露出得意的笑容。

  有意放缓脚步,等这几人转身离开后,苏尔才开始恢复平常的步速。偶尔扭一下脖子活动颈椎,余光瞥到树上的老鹰,动作僵了下:“有没有觉得……它想啄我?”

  话没说完,老鹰已经冲了下来,速度奇快,双方间的距离不过几米,苏尔连忙弯腰避开。

  一阵疾风从头顶扫过。

  老鹰没有攻击,单纯在他头上盘旋一圈,警告般得鸣叫一声,丢下一坨粪便。

  关键时刻纪珩拉了苏尔一把,拯救了他的头发。

  苏尔面无表情:“我觉得这和运气无关。”

  老鹰纯粹是看自己不顺眼。

  纪珩:“羊角蜡烛在你身上,它沾染着恶魔的气息,而老鹰负责镇压恶魔。”

  苏尔叹口气,想明白一些事:“来得那天,朱媚出现时这些猛禽全部收翅摆出一个姿势,我以为是恭敬,实际应该是监督。”

  对于已经被释放的恶魔,老鹰无可奈何,只能紧盯着,做出些许威慑。这不禁让他多了一层担心,今晚零点一过,想要点燃蜡烛召唤恶魔,怕是会受到不小的阻拦。

  路上一耽搁,他们最晚到达餐厅。

  叶笑岑等人坐一桌,朱媚依旧守着中央区域的桌子,大口吃着雪媚娘。看到苏尔的一瞬间,一双美眸含着森然的杀意。

  苏尔摇头,小声道:“昨天这个时候她还当我是小甜甜。”

  一夜之间,物是人非。

  纪珩好笑地看了他一眼:“知道吃得是画皮鬼,没冲上来找你拼命算好的。”

  二号窗口的厨师回来了,之前被纪珩砍断的脑袋重新缝合,脖子上多一圈蜈蚣似的黑线。看到这两人,他又气又怒,抓了把调料狠狠撒在烤全羊上。

  烤全羊的体型比昨天要小一些,苏尔不借助神秘之眼也能判断出对方实际上烤得是林乐乐的尸体。

  一只羊起码得薅三次,坚持这条做人的道理,他又去到三号窗口。

  女厨师正在做雪媚娘,面对不速之客停止搅拌脂肪,走到一边直接盛了盘水果捞。

  盘子被递出来时,苏尔很惊讶。

  女厨师的视线锁定他的口袋,幽幽道:“我在你身上,闻到了恶魔的气息。”

  苏尔没多说,端着盘子随便挑了处位置坐下。

  今天女厨师只给了一份水果捞,因为分量足,两人也没再找事,分着吃了一盘东西。最后一口芒果入肚,苏尔和纪珩直接原路回去。

  叶笑岑:“你确定今晚他们要去竹楼?”

  陈不弃点头。

  叶笑岑突然放下筷子,什么都不说盯着他看。

  若是放在昨天前,陈不弃或许会被这股气势阵住,但经历了画皮鬼,自问没有比那更折磨人的,当即脸色一冷:“信不信随你。”

  叶笑岑语气稍缓:“随口一问,别放在心上。”

  早饭后,苏尔和纪珩再未出过门,耐心等着夜晚来临。聚在窗户外面的老鹰越来越多,各个虎视眈眈,恨不得扑过来将他们生吞了。他卷起袖子,发现纹身已经消散的差不多,忍不住问:“恶魔被召唤出来,第一件事会做什么?”

  “没有反转的话应该是杀了召唤它的人。”

  说着纪珩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恶魔的类型也许和个体性质有关。”

  苏尔:“个体性质?”

  纪珩点头,说:“和品性无关,好比山庄原来的女主人,你认为她长相如何?”

  “很媚。”

  就事论事,女主人的骨相是苏尔见过最妖的那种。

  纪珩:“陈不弃险些被朱媚强上了,所以她属于色|欲一类恶魔。”视线在苏尔身上一转:“如果能推测出即将被召唤出的恶魔类型,可以事先做些准备。”

  目光足足打转了两圈,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这是什么意思?

  纪珩摇头:“很难想象你召唤出的恶魔会是什么样。”

  在召唤人选这件事上,双方未经商讨便达成了一致,苏尔身上的谜团太多,更加需要轮回之书。

  纪珩突然低声说了两句话。

  苏尔诧异:“恶魔一出来,把雕像当暗器砸过去?”

  纪珩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仿佛担心隔墙有耳:“小声点。”

  “……好。”

  接下来的时间更加煎熬,临近傍晚,纪珩做出些布置,将大门反锁,又在窗户上贴了数道符纸,点燃蜡烛的地点被选在一层。不知道为什么,苏尔觉得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方便关键时刻把雕像丢出去。

  农历的十五号,晚上月亮格外圆,苏尔意识到昨晚担心月亮会被乌云遮住是在杞人忧天。

  楼上楼下任何一个抽屉里都能翻到火柴,就好像专门为他们准备好的一般。零点快要来临之际,他把蜡烛立在桌边,提前划了火柴,盯紧墙上的表,防止错过时间。

  秒钟走过最后一格,火柴靠近烛芯。

  眼看蜡烛要被点燃,老鹰叫声格外刺耳,疯狂扑过来撞击窗户,幸好纪珩早做准备,符纸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克制的作用。

  蜡烛滴落的蜡油是黑色的,尸臭味钻入鼻腔,让苏尔开始怀疑这东西的材质。中间他几次想要收回手,然而蜡烛离了火就有要熄灭的趋势。耗到手指快要被火焰灼烧时,他才以最快速度又划了一根火柴。

  窗户在冲击下发出剧烈的颤动,符纸本身更加针对鬼怪,用在老鹰身上的效果一般。苏尔不时看上一眼,难免有些心急,不过他的手很稳,火柴和烛芯一直保持着亲密接触。

  一分钟仿佛变得无限漫长,第七次换火柴时,外面的动静突然小了。老鹰愤怒地在半空中盘旋,过了一会儿主动拉开和房子的距离。先前流出的黑色蜡油不断流淌,汇合成一个完美的圆圈,中间还有些看不懂的神秘符号。

  苏尔深吸一口气,知道恶魔即将出现。

  首先从阵法中冒出的是脑袋,恶魔拥有一头耀眼的金色长发,脸庞由于过于精致而分辨不出男女。渐渐的,他的上半身全部浮现,左手高举,托着古朴的书籍。

  “趁现在!”纪珩突然开口。

  苏尔早就憋着一口气,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一把夺过恶魔左手托着的书,另一边纪珩搬起雕像用力朝恶魔头顶砸去。

  只露出半截身体的恶魔:“???”

  雕像:“???”

  纪珩提醒道:“抓紧时间翻书。”

  说话的同时用‘煤脸见人’糊了自己满脸。

  苏尔也迅速使用会哭的孩子,哀怨的啜泣声响起,恶魔的目光突然变得怜惜,杀意也熄灭不少。危机暂时解除,他开始低头研究书,原本想招呼纪珩一起看,结果只要有第二个人的视线聚焦在上面,轮回之书的字迹便会自动消失。

  苏尔只得走到一边独自翻阅,发现书封上印着一行夸张的小字:《答案之书》姊妹篇《轮回之书》,震撼上市!

  “……”怪不得硬邦邦的质感这么熟悉。

  第一页只有个标题:《前尘往事篇》。

  手指一拨,书页自动停顿了一下,上面多出几个字:翻书人—周无暇。

  “周无暇?”

  猜测这大约是没进游戏前自己的名字,苏尔也没太在意,直接朝后翻。

  起初他还是一脸风轻云淡,看到后面眼神微沉,直至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有人砸门的声音,似乎是叶笑岑发现上当受骗,想要破门而入,喧嚣的声音一浪接着一浪,苏尔却仿佛游离在另一个世界,这些声音入耳后很快被自动过滤。

  每页的字数不多,一目十行看完,他‘啪’地一下合上书。

  沉默了片刻,苏尔抬头看向纪珩:“我最初被招揽的原因,是因为归坟死了一个队员。”

  停顿了一下,问:“你还记得那个队员长什么样么?”

  纪珩点头,相处那么长时间的队友,自然是记得。不过知道对方不可能平白无故提问,便又仔细回想一番。不多时,面色微变……那张自以为很熟悉的面容,实际早就变得无比模糊。

  “在你们的记忆里,他死在了弄虚,其实没有……”猜到了这个结果,苏尔一字一顿说:“他成功了,成功地过了必死局,集齐成就点,然后离开游戏。”

  祝芸一共预言了三个人的未来,一个是她的,一个是自己的,最后一个是苏尔付出一定代价请她预测的……有关纪珩的未来。

  在那个未来里,纪珩选择留在了必死局的世界。

  “我想要改变某个故事的结局,”苏尔垂了垂眼:“所以……我回来了。”

  最后一句话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单纯地表态,最后他如释重负地微微勾起嘴角:“万幸,未来真的可以被改变。”

  哪怕重头来过经历生死关,只要还能像现在这样面对面站着说话,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