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8 章 荒山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158 章 荒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158 章 荒山

  对于纪珩脑中开展的杜鹃养殖计划,苏尔并不知情,否则现在端上桌的就不是饭菜,而是药……潘金莲给武大郎喝得那种。

  四菜一汤,他擅长的几道拿手菜全部做了。

  “尝尝。”

  苏尔给他夹了块排骨:“如何?”

  纪珩咬了一口,酸甜美味,平心而论真的很不错。

  苏尔对白米饭情有独钟,咽下去后说:“总吃外卖不好,我在长身体的年纪,所以学了几道菜。”

  纪珩失笑:“很懂得养生。”

  祝芸先前差点跨维度掐死苏尔,往昔惨痛的教训历历在目,他暂时还没有搬离纪珩住所的意思。晚上双方照旧躺在一张大床上,刚一沾枕头,这些天在副本中积攒的疲惫排山倒海压过来,没多久便沉沉入睡。

  纪珩梦见了苏尔,梦见他站在图书馆塔钟下,头发被风吹得凌乱,露出的微笑讽刺又笃定。明明断了其他人的后路,还能温和地继续虚与委蛇。

  过高的心跳频率让人瞬间清醒,深呼吸了几次,他微微侧过脸,幽深的眸子注视着另一侧人的睡颜,掀起一丝波澜。

  “满分……状元……采访……”

  苏尔睡得很熟,对高考的执念远超于逃生游戏,做梦都是美好未来。

  纪珩眉心不禁一跳,所谓同床异梦,大抵如此。

  回来的几天,苏尔几乎全身心投入在刷题事业上,这勉强算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多数人在知道真相后少不得会纠结于这是个虚幻世界,长此以往容易丧失个体存在感,精神崩溃也不过是几年的事情。

  不过人只要有了梦想,就不会丧失活下去的动力。

  强效自我催眠中,一道几乎闪瞎人眼的强光突兀出现,强行把他带入中转站。不等苏尔站稳身体,又被神秘的力量推入水幕,自动进入副本。

  反应过来前脚底绊了一下,险些来个倒栽葱。苏尔以为是暗算,调动魅力值张口就准备吸,好在视线及时恢复清明,低头发现是一具横死的尸体。

  左右环顾,他先看到了纪珩,继而扫见坐在吧台前的男子。

  对方正安然坐在一堆尸体中间,不可能是原住民。也没有佩戴胸牌,那便只能是主持人或者厉鬼。

  男子看都不看他一眼,敲了敲吧台,两杯摆放在上面的鸡尾酒荡起一圈涟漪:“喝。”

  苏尔看了下纪珩,见他毫不迟疑喝了,便也端起来一饮而尽。

  辛辣在喉头久久无法散去,身体仿佛越来越轻,苏尔疑惑地低下头,发现身体在地下躺着,魂在半空中飘着……自己这是,灵魂出窍了?

  几个眨眼间,周遭的环境跟着转化,两侧全部是闪烁的萤光。

  “直接送你们过去可能会造成灵肉分离,”男子淡淡道:“要分两次。”

  苏尔意外发现纪珩一副接受良好的样子,后者感受到他的震撼,缓缓开口:“反正都是要去当砧板的肉。”

  苏尔想了想:“有道理。”

  再如何强势,游戏中玩家始终处于劣势,需要拼命完成任务。

  这么一想同样淡定下来,任由神秘男子操作。

  ·

  雾气越来越重,穿连帽卫衣的玩家戴上帽子,抵御寒风。

  “怎么还不开始?”

  这天最多再过半小时便会彻底黑下来,夜晚真正来临时,潜伏着的脏东西说不准会倾巢而出。

  迷雾中突然多出一道人影,抛出两个光团后消失。

  卫衣玩家愣了下,下意识上前想要研究光团,才稍稍接近一点,便被强烈的震感反弹后退数步。没过多久,那道身影再次出现,拎着毫无意识的两具驱壳,用力将光团拍入驱壳体内。

  大约过去两三分钟,苏尔扭了扭僵硬的脖子,透过雾气看见四道身影,主动打了声招呼:“大家好。”

  说话的同时不忘用余光搜寻纪珩和神秘男子的身影。

  纪珩还在,送他们来的男子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们这出场方式……很独特啊!”穿卫衣的玩家自我介绍:“我叫陈不弃。”

  苏尔注意到陈不弃的肩膀上落了一层白霜,显然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一段时间,这么看来他和纪珩是临时加进来的玩家。

  “有些人喜欢搞特立独行出风头,白白耽误时间。”说话的人不过二十岁出头,五官生得很好。

  苏尔看了眼他的胸牌:周雀。

  不知为何,对方似乎对自己抱有隐隐的敌意。

  苏尔并未立刻呛声,有一点周雀确实没说错,现在最重要的是在天黑前找到一处相对安全的庇护所。

  众人站在山脚下,周围看不到任何人烟。侧面倒是有个售票厅,破破烂烂,里面的桌椅横七竖八地摆放。

  所有的一切都在昭示着这里是一个荒废的景点。

  名叫林乐乐的女玩家面色严肃:“我还从未听说过将山区作为废弃景点。”

  有些地方因为泥石流等自然灾害,会在个别季节封山。但从售票厅就可以看出,眼前这座山是彻底被从景区的范围剔除,不仅如此,连一户住在山脚的人家都没有。

  空气中传来一阵异响,大家不约而同顺着声音望过去,缆车突然自己动了。

  纪珩:“过去看看。”

  不管别人怎么想,他直接拉着苏尔往那边走。

  “我们也去。”一直没开过口的叶笑岑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周雀:“队长,我们没必要冒这个险。”

  叶笑岑:“进山是早晚的事。”

  副本里的很多危险根本无法通过不主动惹事避免。

  周雀这才迈步跟上。

  林乐乐看了陈不弃一眼:“我们也去吧。”

  陈不弃点点头。

  要走一段山路才能搭乘缆车,苏尔踩在缺角裂缝的石阶上,边走边道:“这次副本可能会是一场不愉快的旅程。”

  不友善的玩家之前有遇到过,但明面上表现出强烈敌意的屈指可数。

  “我深刻怀疑游戏是故意选了这么个人和我对上。”

  纪珩笑了:“不是没可能。他一直站在叶笑岑身后,叶笑岑负责管理一个组织,实力不错。”

  “难怪……”苏尔会意:“有靠山在,周雀才敢明面上针对我,也不用怕被报复。”

  再者又不能自相残杀,怼了也就怼了。

  纪珩点头。

  苏尔稍作思考快走几步到前面,转过身用纪珩做挡箭牌,冲后面的周雀挑了下眉,呵呵一笑。

  这年代混游戏的谁还没个靠山?

  周雀目光一冷:“贱……”

  “人的舌头有几寸?”纪珩突然打断他的说话,问出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周雀皱起眉头。

  纪珩仍旧自顾自道:“可惜我不也不太了解,对于不了解的事情……”

  有意拖长语调。

  苏尔瞥了周雀一眼,接话:“实践出真知,找个人割下来丈量一下不就知道了?”

  纪珩微微颔首:“说得好。”

  两人一唱一和完,重新专注走脚下的路。

  周雀死死握紧拳,神情中有怨恨,有不甘。

  叶笑岑虽然也不满纪珩口头上的威胁,分明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不过还是说了一句:“你也消停点,任务重要。”

  周雀恨声道:“要不是因为苏尔,我早就拿到高级道具。”

  之前他参加福利场的副本,接了帮老婆婆缝制娃娃的任务,为了活命不惜剥下了背部的一块皮肤。好巧不巧,当时有一个主持人帮着苏尔跨副本做交换,老婆婆见到苏尔提供的手皮,感叹一如既往的白皙细腻,对周雀的皮肤起了嫌弃之意,虽然最后如约给了他一个娃娃,但远不如给苏尔的那个。

  周雀可是亲眼看到老婆婆特地给那个道具多缝了一只眼睛。

  凭什么?

  他付出的可是一整片背部皮肤,若不是苏尔横插一脚,就算得不到高级道具,至少也是个中端的。周雀从副本中出来特地打听过,正常情况下,老婆婆给得道具是‘会哭的孩子’,据说能激发鬼怪的怜悯心。

  而自己得到的,叫做‘打补丁的娃娃’,效果不及十分之一,属于中低端道具。

  没多久苏尔又因为不断得到成就点,在游戏里名声大噪,一来二去,周雀便彻底把人嫉恨上了。

  这其中的缘由,苏尔自然不知情。当然就算知情,估计只会说一句:莫挨老子,碰瓷不得好死。

  前方无人,孤零零运行的缆车上上下下,共有黑白两种颜色。

  黑色的缆车很少见,苏尔还是头一回见到,雾气渲染下,车厢内弥漫着不祥的气息。

  纪珩:“喜欢哪种颜色?”

  苏尔:“黑。”

  正好一个黑色的缆车经过,纪珩:“上去。”

  常年无人坐的缆车运行速度很慢,今晚风又大,缆线偶尔会发出刺耳的奇怪声音,让人心中不安。苏尔看向窗外,树林黑漆漆的一片,万丈深渊仿佛就等着他们掉下去。

  过了片刻,他出声问:“黑色的缆车,是不是不吉利?”

  “不是个好选择。”

  苏尔咦了一声:“那为什么还要上来?”

  纪珩目中闪过异光:“风向标。”

  他们选了黑色的,很大可能性有人也会跟风选。

  苏尔愣了下,没有质疑他的做法而是问:“这批玩家里,谁得罪过你了?”

  “记忆中并没有。”纪珩侧脸望向天边出现的几颗黯淡星辰:“但不知为何,我心中有些控制不住的杀意。”

  从刚刚起,他已经在尽力压抑着负面情绪。

  回过头,望见苏尔,眼神变得温和许多:“坐我旁边,以防万一。”

  情绪归情绪,和意气用事不同,他既然选了黑色缆车,就有脱身的把握。

  山里的天黑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黑夜降临不久,山林里传来乌鸦的叫声。苏尔眼尖,看见夜空下有几个黑点正在接近,竟是数只凶猛的老鹰。

  猛禽似乎将缆车当成了敌人,疯狂撕扯着缆绳,其中一只飞到苏尔坐得缆车外,用力拍打玻璃。它的翅膀远超寻常老鹰,充斥着强大的力量,转眼间玻璃便出现裂痕。

  苏尔眼神微变,这绝对不是正常缆车玻璃的质量。看厚度和承受力,最多就是普通的双层玻璃。

  缆车疯狂摇晃,他的身体也随着颠簸在狭小的空间来回侧移,有几次险些要滑到窗边,和凶残的老鹰隔着玻璃来一次亲密接触。

  纪珩扶了他一把,苏尔顺势取出会哭的孩子用于防身,借着天地间仅存的幽光仔细观察外面的情况。

  “稍微后退一些。”就在这时,纪珩低声提醒一句。

  看清鹰爪和他手上握着的匕首,苏尔有了推测,配合地朝后靠去。

  纪珩俯身用力朝玻璃刺去,内外冲击下,玻璃彻底粉碎。

  山间的罡风和老鹰全都在一瞬间猛地冲入,纪珩没有再攻击,仅仅是将匕首横在身前,摆出普通防范姿势。

  老鹰奇迹般一改之前的凶残,飞过来停在刀刃上,尖嘴张着,身体的重量压得匕首发生微微的弯折。

  苏尔主动朝老鹰靠拢,小心解下锋利鹰爪上的一个小竹筒,倒出两张皱巴巴的纸,上面的三个血字触目惊心:邀请函。

  纸张出现的刹那,缆车猛地提速,短短几十秒的时间便抵达目的地。平地出现,苏尔抓紧时间跳下去离开危险的车体,先前情况紧急,直到现在他才发现邀请函右下角还有一个倒计时。

  40、39、38……每一瞬间秒数都在减少。

  危机暂时解除,苏尔说了句玩笑话:“霍格沃茨的送信方式?”

  只是这老鹰可比猫头鹰凶残不少,而且容易混淆视听。

  纪珩:“这一局的关键便在于老鹰。”

  高空中的争斗玩家完全不占优势,那么出路只可能在突然出现的猛禽身上。问题在于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玩家在慌张下容易丧失基本的判断力,把老鹰当做敌对方。

  苏尔盯着手中的皱巴巴的纸张,忽然问:“等到倒计时结束,还没有发现邀请函的会如何?”

  纪珩抬眼望向晃晃悠悠的缆绳和几只用爪子在上面撕扯的雄鹰,冷漠道:“死。”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158章荒山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