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安息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13 章 安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13 章 安息

  短暂的静默中,苏尔忽然询问:“从前的副本,你有没有遇见过拔舌鬼?”

  纪珩摇头。

  苏尔皱眉:“万一对方不是小姐姐,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怎么办?”

  他怕下不了口。

  纪珩瞥了他一眼:“你还挺挑的。”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话音一落,苏尔感觉到一阵阴测测的风从身边掠过。

  其实强吻之事只是说说而已,他自问没那么大的本事,能壁咚一只拔舌鬼。

  戈旭岩的死让玩家感受到时间紧迫,来不及去体会那种兔死狐悲,便先后出门,执行各自的计划。

  苏尔和纪珩也没有在院子里久留,在外搜集有关呼声最高三兄弟的线索。

  打听到住处后,苏尔想了想:“深入接触一下才好做判断。”

  纪珩在这方面很有经验,直接选择登门拜访。他是以一副弱者的姿态,虽然语气中听不出多少谦卑:“我们想拜访一下李先生。”

  来开门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问:“哪位李先生?”

  纪珩:“哪位都行。”

  男子用审视的目光望着他们。

  纪珩微微低下头:“我们两个在育堂长大,前些日子偷喝酒被惩罚,去找工作多被拒之门外。”

  苏尔配合的很好,附和着开口:“镇子上人人信服李家的三位先生,如果能帮忙说说情,找份工作就不是难事。”

  年轻人在听到他们偷喝酒后一脸嫌恶,原本是想把人驱赶走,眼珠一转,不知为何改了主意:“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

  说罢暂时把门合上,似乎是回去找人商量什么。

  门外一时就剩下他们二人,身后树上有麻雀叫个不停,十分吵闹。

  苏尔笑着问:“会同意吗?”

  纪珩:“十成可能会应下,七成可能让我们暂时留在这里帮忙。”

  联想到早上卫长面对尸体时欲要找人来宣扬的表现,苏尔语气多了几分嘲弄:“然后就可以宣传我们如何在他的教导下,幡然悔悟踏上正途。”

  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拉票案例,只是对比这里对规矩的推崇,未免显得可笑。

  纪珩看出他的想法,淡淡道:“规矩是规矩,人心是人心,不可一概而论。”

  约莫过了三四分钟,门内走出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因为常年不笑嘴巴总是抿成刻薄的弧度。

  苏尔和纪珩恭恭敬敬地鞠躬问好。

  男子对他们的态度还算满意:“随我进来吧。”

  镇子上强调血缘宗亲,李家人住在一个很大的宅院当中。

  男子自持长者身份,自然不可能主动跟他们说太多,年轻人揽过去这个活儿,开口介绍道:“这位是我的父亲,李有遵。”顿了顿又说:“我是李守章。”

  根据之前得到的线索,李有遵是三兄弟里年纪最大的,也是口碑最好的。原本这次卫长的位置非他莫属,只是李有遵还有一个女儿,和人争吵时骂出了粗鄙之言,导致他名望下降。

  犹记早餐铺子老板提到李有遵女儿时的鄙夷:“无知小辈连累家中长者,好在她还有点羞耻心,前两天上吊死了,听说那舌头都是吐出来的。”

  苏尔回忆到这里和纪珩对视一眼,后者颔首,表示那个拔舌鬼多半是李有遵死去的女儿。

  游戏世界虽然残酷,不过讲究因果,里面能搜集到的线索往往都可以前后呼应,直至彻底串联。

  苏尔却在这时松了口气,轻轻拽了下纪珩的袖子,用口型道:“是个小姐姐。”

  他又可以了。

  纪珩眼皮轻轻一跳,佯装没听见这句话。

  “宅子后面有一片地,你们负责那里。”李有遵开口:“当然工钱不会太高。”

  苏尔假装感恩戴德:“能解燃眉之急,已经很感激了。”

  育堂的孩子多数只读过初中,每个人都在告诫他们已经没了父母不可以再失了教养,这些孩子通常很自卑,初中毕业便会去学门手艺,用于谋生。

  苏尔初时觉得挺同情,不过有李有遵女儿的前车之鉴,忽然觉得在这个病态的地方,没有人真正过得好。

  ·

  后面的地零散种着些树。

  “每年父亲都会带我们在这里栽种树木,”李守章话语间带着一种荣誉感:“你们要好好照顾。还有父亲讨厌野草,看到必须除掉。”

  苏尔扫了眼四周:“但这里的树木并不多。”

  李守章:“歪歪扭扭的会被连根砍掉。”

  他刚一说完,苏尔就看见路边有躺着一棵叶子还没完全枯黄的树,看上去才被砍倒不久。

  李守章交代了几句日常需要做的工作,转身离开。苏尔摇头:“连根砍?也幸亏这些树还没长大,否则根系蔓延地底几十米,累不死他们。”

  两人守着这片地,也见不到其他人,耗到吃午饭的时间,才终于有人来叫。李家有两个保姆,因为小有资产,还请了一位夜间看门的,这些帮工有专门吃饭的地点。

  按常理从他们口中最能打听出有用的信息,可惜饭桌上没一个人开口,就连咀嚼的声音也很罕见。任你巧舌如簧无法施展。

  安静吃完饭,苏尔本来准备去找李守章,不料对方主动过来了,视线一扫确定人都在,才开口:“今晚是姐姐的头七,父亲要请人来超度,请各位十点后不要出门。”

  苏尔找准机会开口,问起住宿的问题:“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屋顶都是破的。”

  李守章年纪不大,算是这里比较好说话的,安排了两个相邻的小房间给他们暂住。

  午休时,苏尔和纪珩坐在后院的树下。

  “是不是今晚留下来比较好?”

  纪珩点头:“回魂夜肯定会发生什么,多了解些李家的信息有益无害,不过有风险。”

  苏尔表示清楚,抛出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为什么没有其他玩家来打听情况?”

  不出意外,卫长的最终人选会是李家三兄弟中的一个。

  纪珩语气很平淡:“可能他们另有打算。”

  ·

  这座宅院很安静,每个人说话轻声细语,走路也是静悄悄的。太阳快落山时,终于传出些不一样的动静,苏尔躲在暗处观测,一位穿着袈裟的和尚被簇拥着走进来。

  在他身旁,除了李有遵,还有两个长得很像的中年人,多半是李有遵的兄弟们。双方在交谈些什么,可惜距离太远听不清。

  工作提前结束,进房门休息前,纪珩给了苏尔一张符纸。

  “才死不久的新魂不会太厉害,”纪珩道:“这张符是我从一个僵尸副本中带出,贴上去可以限制鬼的行动。”

  苏尔带着好奇两面翻看:“有时效么?”

  “最长不超过五分钟,足够你跑出来求救。”

  苏尔谢过他:“不过我应该没那么走背运。”

  “玩家比原住民更容易吸引鬼的注意。”纪珩不再多说,先一步进了房间。

  苏尔盯着手上的符纸,思索如果晚上真的要撞鬼,现在能做什么准备工作……很快得出结论:补觉。

  熬夜会使人的注意力下降,为了保证一定程度上的睡眠,苏尔几乎是强迫自己入眠。

  这种时候不可能睡踏实,天色从暗沉转黑最后变为浓墨,半梦半醒间隐约有咏诵经文的声音传入耳。苏尔睁开眼,很快清醒过来。

  冷气四溢,他特地检查了窗户有没有关严。期间刺骨的凉意几乎是让人寸步难行。

  苏尔现在确定,这只鬼盯上自己了。

  也难怪第一个晚上戈旭岩没有逃出去,这种冰冷降缓了身体动作的频率。

  低头朝掌心哈了哈气,抬头的一瞬间冷气扑面而来。一张脸猝不及防出现在咫尺处,嘴部溃烂,空洞洞的眼睛深处藏着怨毒。

  苏尔不禁后退了一小步,硬是忍住了没叫出声。

  对视几秒,女鬼先一步耐心告罄,枯瘦的手直接朝他的嘴伸来。

  苏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同一时间伸出胳膊,忍着寒意把符贴在女鬼身上。有一瞬间,他思索过符纸会不会掉下来,好在就像磁石的两端,符纸稳稳当当黏合在了女鬼肩侧。

  没有第一时间跑出去求救,苏尔反而盯着女鬼看了起来。纪珩说过,新魂往往不会很强,换言之,这会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对象。

  先是掏出电击器往对方身上一电,女鬼因为疼痛,嘴巴张开,溃烂范围随之变得更大。

  苏尔又试了一下,周围的温度逐渐回升,侧面证实女鬼确实处于虚弱状态。他认真记录下观察到的情况,电击器可以给主持人补充能量,给鬼造成的却是伤害。

  为什么会这样?

  可惜目前为止也只能找到两个实验对象,不能进一步采集数据。苏尔叹了口气收回电击器,进行下一个测试。他认真问女鬼:“你有对我一见钟情么?”

  女鬼拼命摇晃脑袋,长发满天舞,也不知听懂了没有。

  苏尔皱了皱眉,自言自语:“看来魅力值不能让鬼怪觉得亲近。”

  既然能跟武力值和灵值并列,一定有其存在价值,想了想尝试眨一只眼放电。

  女鬼的眼睛明明是空洞的,但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妖魔鬼怪。

  符纸只能拖五分钟,即便有电击器,苏尔也不敢把安危全部寄托在一个不确定的东西上,眼看没剩多久,抓紧时间冲女鬼勾了勾手指,做出几个自认为酷帅的姿势。

  “这样呢?”

  “要不这样?”

  “快说,你到底有没有爱上我?”

  正在进行不同尝试时,进游戏以来格外敏锐的第六感突然发出警醒,苏尔猛地抬眼朝窗外看去,只见那里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纪珩?”

  纪珩摸了摸左边耳垂,这是两人之前定好的暗号,为了防止脏东西伪装成人。

  苏尔打开窗,平房又没安防护栏,外面的人轻而易举便跳了进来。

  纪珩:“我听到了你房间传出动静。”

  迟迟没等来求救,以防万一,他选择出去查看情况,毕竟破窗而入要比破门而入的难度小。万万没想到,等待自己的会是苏尔对着女鬼搔首弄姿的画面。

  此刻女鬼贴了张符缩在角落疯狂摇头,溃烂的嘴角又多了伤口,瞧着好不可怜。

  苏尔为自己正名:“这都是表象,她昨晚才活生生扯了戈旭岩的舌头。”

  纪珩充耳不闻,走去女鬼面前,没有打听李家的信息反而问了一个比较奇特的问题:“镇子上还有没有你的同类?”

  女鬼咧着血淋淋的嘴角,做出威胁的表情。

  纪珩指了指苏尔:“或者我让他来审。”

  女鬼沉默了一下,猛地摇头。

  纪珩重复提问,这一次女鬼很快点头,表示有同类。

  纪珩:“李有遵是你父亲?”

  女鬼继续点头。

  纪珩:“你死前发生过什么?”

  女鬼张了张嘴,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根本没办法正常发音。

  苏尔提醒:“不是还有手,写下来。”

  这只手既然能掏得了舌头,应该也能握得住笔。

  说完还真的从抽屉里找到半截铅笔。

  女鬼的描述和传闻相差不大,事情发生后家里人视她为耻辱,镇子上的人也议论纷纷,她受不了选择自尽。

  纪珩垂眸思索时,符纸上的光芒逐渐散去,女鬼感受到力量回归体内。她毫不犹豫抓紧时间,指甲变长猛地朝面前人的眼睛戳去。纪珩甚至没有去看,抬起手掌往前一推,女鬼的动作生生停在了距离目标对象几公分处。

  对于武力值,小册子上只间接写了一句话:超过150可以轻微扭曲空间对付鬼。真正见识到这一幕,苏尔才知道有多么不可思议。

  目睹女鬼的身子渐渐变得虚无,苏尔皱眉:“有没有办法剥夺她的力量,把魂魄留下来。等研究完魅力值再送走。”

  原本只有怨毒的眼睛陡然浮现出惊恐。

  纪珩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留手。在女鬼消散前的一刹那,伸手合上了那双散不去怨恨的双眸,淡声道:“安心去吧,愿地狱没有苏尔。”

  “……”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13章安息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