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9 章 特殊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119 章 特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119 章 特殊

  你说对吧?

  四个字掷地有声,隐隐在天地间引起一些回音。

  苏尔抬头看向天边稍稍变化了形状的云彩,给自己脸上贴金……那都是被他浩然正气激荡起的涟漪。

  半空中,腾蛇洞主一双阴冷的蛇目泛起杀意。

  苏尔没指望靠这个举报成功,当初守墓忠仆是因为瓶子能辨别鬼,东风居士确实三番四次干预了游戏,但腾蛇洞主不同,真要举报成功,那就是文字狱了。

  长发玩家靠近他,低声道:“没必要点明的。”

  大家默默往回走就行。

  苏尔摇头,上个副本证明有些念头根本无法付诸实践。在有顾虑的情况下,适才开口前还特意看了纪珩一眼,后者点了下头,意味着更赞同当场拆穿。

  有玩家试图倒退几步,腾蛇洞主飞到侧后方,不耐烦地甩着尾巴尖,似乎有阻挡的意思。

  玩家挑眉质问:“主持人什么时候能阻止正常活动了?”

  气氛陷入僵持。

  苏尔打破沉寂:“不知道要走多远的路才能抵达入口,继续站在这里是浪费体力,属于慢性杀人。”

  刀子嘴!

  不少玩家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这三个字。

  同一阵营都是这样的念头,更何况主持人,腾蛇洞主甚至想给他一尾巴。

  关键时刻,游戏提声音响起——

  [特殊副本通道入口即将关闭,所有玩家获得补偿:武力值10,灵值10,魅力值

  通道将于近日内重新开启。

  众人面面相觑,下意识要开口讨论,腾蛇洞主鳞片依旧是炸起的,尾巴一动,以最快速度传送出所有玩家。

  一晃神的功夫,抬头就看见好几人提着购物袋从旋转门内出来。

  苏尔解开安全带,完全打开车窗,让风最大限度吹进来,无奈感叹:“感觉很虚无。”

  莫名其妙进去,猝不及防被驱赶出来。

  纪珩点出切实的利益:“补偿足够你下两次副本。”

  “游戏宁可发放奖励,都要让玩家出来,”苏尔心里不太踏实道:“有点逻辑不通。”

  如果当时直接走到弄虚入口,对副本造不成影响,游戏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干预?思考了有一会儿,盯着来往行人皱眉:“莫非有人数限制?”

  纪珩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迷宫像不像个守门人?”

  苏尔琢磨了一下,觉得比喻还挺贴切。

  “如果必须要用活人的鲜血来满足守门人呢?”

  苏尔收回窥探外界的视线,神情中的放松消失,淡淡说:“这就有些不厚道了。”

  传送离开前,隐约间似乎看到了迷宫的外壁在迎风鼓动,类似一种不满情绪的发泄。

  才抨击完,苏尔歪头靠在一边:“假使现在进副本,进度到一半,弄虚的入口突然开了,会不会紧急让我们离开?”

  这种情况下的强制召唤,起码得有点补偿费。

  对于这种不遗余力研究规则漏洞的行为,纪珩本以为见怪不怪,但总能被开拓新的视野,摇头道:“既然说了通道会在近日内开启,目前下副本应该会受到限制。”

  一句话浇灭了热血冲动,苏尔撇了撇嘴,暗叹一声可惜。

  “商场下面就是超市。”他看了眼时间,手放在车门上:“我直接坐公交回去就行。”

  “不用。去超市本来就是个借口。”

  “……”

  纪珩十分平静:“否则我送你时,得到的答案肯定是不用麻烦了,来回客套很浪费时间。”

  闻言苏尔安静地系上安全带,车子发动后继续上路。

  礼节和客套不同,还是要讲的。

  到家后苏尔邀请纪珩上来喝杯茶,顺便说:“你可以随便参观,翻东西也行。”

  住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感觉到异常,第三方视角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纪珩没有推辞,从桌上摆放的全家福开始,审视地打量起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至于苏尔,任何事情都不能动摇刷题的决心,独自走进房间开始做卷子,还专门设了时间,准备按照考试流程走。

  正是文思泉涌写作文时,胸前传来熟悉的滚烫。

  最后一撇超出了写字的格子,苏尔眉心一跳:“又来?”

  这才过去多久?

  有了不久前的经验,他从容放下笔,等待那股灼浪从身体里散开。

  事情没有一点转机,意识丧失的感觉瞬间袭来。等到头脑恢复清醒,眨巴了几下眼睛,确定再次进入副本。

  “欢迎各位来到七天七夜的世界……”跟之前不一样,听不出奸猾,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腾蛇洞主依旧飞在半空中,只不过尾巴尖是垂着的,麻木地把规则重复一遍,并进行补充:“全新的迷宫正等着大家来挑战。”

  环顾四周,苏尔发现周围的环境有了变化,第一次来这里时还能看到几棵树,现在却是连棵野草都瞧不见。迷宫还是那个迷宫,只是写鬼门关的牌子没了,替代品是门口挂着的一个木牌,用红笔潦草写了‘入口’两个字。

  “好像就是换了个位置。”他就事论事:“把迷宫往后移动了一些。”

  腾蛇洞主冷冷道:“时间有限,来不及做更多调整,这次出口就在对面。”

  从左右两侧的长度来看,整体面积是缩水了。

  玩家的表情说不上有多轻松,腾蛇洞主的言辞无疑佐证了一个事实:迷宫不但是活物,还能自主移动。

  “往好处想,白捡了数值。”不知是谁低叹一声:“何况比先前的设计要强一点。”

  那个才是真正的杀人诛心。

  分完蜡烛,腾蛇洞主的口吻变得又阴又柔:“祝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省去了交流环节,甩着尾巴催促他们进迷宫。

  天色在这时彻底暗淡下来,薄薄雾气的笼罩中,迷宫给人的感觉类似于地下管道,玩家则是阴沟里的老鼠,在湿冷阴暗的世界求生。

  因为不了解内部构造,刚开始所有人共走一路,每隔七人点燃一支蜡烛。

  到狭窄的拐弯处,苏尔不小心碰到了墙壁。

  柔软,冰冷。

  接触到迷宫墙壁的不止他一个人,长发玩家紧握住手中的蜡烛:“有点像怪物的肠道。”

  纪珩轻声说:“蟒蛇食人,不都是整体吞入的?”

  长发玩家喉头一动:“还是先想想怎么离开。”

  纪珩侧过脸,苏尔替他说出来:“离开不是难事。”

  所有人的脚步同时停下。蜡烛的幽光下,每张脸显得十分惨白。

  话说到一半,后文却是没有了。

  无人开口催促,既然进来了,再厉害的人想要破局,也需要付出代价。纪珩的意思很明显,这份代价要让众人平摊。

  “开价。”

  纪珩:“三个道具。”

  “……”

  妥妥的白菜价。

  “你确定?”

  纪珩:“不一定能成,失败了也都有好处。”

  有人会意:“有漏洞可钻。”

  纪珩点头。

  那人立刻看向苏尔:“这次你要举报什么?”

  苏尔语塞了几秒,反问:“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举报?”

  他的三次举报,一次是守墓忠仆暗地里发难,一次是被东风居士用性命胁迫,最后一次还没成功。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大写的无辜。

  “三个道具,我出一个。”长发玩家打断没营养的交流,完全不拖泥带水:“但如果失败,继续以小组形式行动,我要最后点蜡烛。”

  迷宫内没有食物补给,时间很宝贵,玩家很快商议好,双方达成交易。

  苏尔仰着头:“还好迷宫不是太高。”

  大概怪物足够自信不会有人从上面做突破。

  这句自言自语传到一名玩家耳朵里,顿时神情紧绷:“你不会想从高处突破?”

  迷宫吞食老鼠,化为血水的一幕还历历在目。

  “先把我抬起来,”苏尔没回答直接,说:“心中默数三十秒后再举高。”

  说着开始往脸上抹东西。

  “他在干……”长发玩家突然卡主,惊恐地发现每当朝苏尔的方向望去时,脑海中就是一片空白。

  “别发呆,也别看他。”纪珩低喝道:“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平衡感最好的人做成人梯,举着苏尔往上。

  重量压下来,他们却经常晃神,只能不断告诫自己保持动作,而不去想苏尔本身。

  “左拐!”

  说出一句话,发现无人搭理他,苏尔咒骂一声,不曾想道具居然神奇到了这种境界。心一横,脱下外衣咬破指尖迅速画平面图,可惜高度有限,只能看到就近的一部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苏尔直接跳了下来。

  纪珩看着他手上的伤口,皱了下眉。

  “小伤。”苏尔:“等走到图上的分叉口,我再来继续探路。”

  “你用的什么道具?”有一名玩家实在忍不住问出口。

  苏尔笑了笑:“**。”

  迷宫外。

  半空中的腾蛇洞主本来准备欣赏玩家从疲惫走向死亡,冷不丁一个黑色的脑袋冒出来,下一秒开始若无其事画图,就这样迷宫居然没有吃了他。

  静静看了几秒,腾蛇洞主突然拔高声音:“煤脸见人?”

  这东西它有印象,东风是有名的不爱干事,研究出这玩意时,还被其他主持人嘲笑了许久。

  那煞笔咸鱼是出来报社了么?!

  再说苏尔等人,正跟着平面图前进,突然出现在了迷宫外围。

  熟悉的操作,苏尔并没有惊讶,摸了摸指尖的伤口,漫不经心道:“是不是干预太多了?”

  提示音在主持人开口前传来:[入口将在三天后改版重启,所有玩家获得补偿天泉水X1。

  苏尔眼一眯,听上去像是治愈型道具。

  一名叫李子仓的玩家有些激动地说:“没有违规的情况下,凭什么不让我们通过?”

  腾蛇洞主沉默了稍许,从半空中降下一段距离:“迷宫是进入弄虚的关键,开启的先决条件必须吸收到足够的恐惧,惊慌,还有鲜血。”

  “难怪……”李子仓没了刚刚的激动,反而若有所思:“要一次性聚集大量玩家。”

  苏尔:“所以进入迷宫,一定要有伤亡?”

  腾蛇洞主阴测测道:“流血并不代表死亡。”

  按照常规通关方法,行进过程中一定会诞生出恐惧等负面情绪。

  苏尔还想说什么,一张卡片凭空出现,轻飘飘从他头顶坠落。迟疑了一瞬,伸手接住,上面画着蛇形迷宫的图案:“这是……”

  “游戏的安排,下次入口开启,你不能进迷宫。”

  苏尔神情一下冷了:“这是个人权利,游戏讲究公平,没理由……”

  腾蛇洞主化身一名阴柔男子,站在他面前打断道:“只是不让你进迷宫,不是剥夺入弄虚的资格。”

  苏尔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腾蛇洞主面无表情:“意思是,你被保送了。”

  “……”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119章特殊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