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1 章 遗失的美好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111 章 遗失的美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111 章 遗失的美好

  面对这份咄咄逼人,苏尔一刹那想了很多。

  守墓忠仆的先例就在那里,东风居士一走,来得说不好就是月季。

  “快去举报。”东风居士冷冷重复。

  苏尔喉头一动……黑玫瑰和黑月光究竟要选哪一个?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哪个都不想要!

  “三秒钟……”因为耐心告罄,东风居士显得无比强势:“三、二……”

  他眯眼的瞬间,苏尔知道主动权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很识时务地选择举报。

  总结了一下措辞缓缓道:“我,苏尔,实名举报!自进入副本,主持人三番四次对游戏进行干扰……”

  一席话几乎是将对方适才的自我批判照搬一遍。

  可惜话音落下,游戏没给出一点反应。面对东风居士不善的神色,苏尔讪笑一声:“上次也是隔了一天,主持人才被遣返。”

  “上次?”

  究竟还有他多少不知道的隐秘?

  苏尔生硬地扭转话题:“放宽心,兴许明天副本就会换人来。”

  无意间瞥到答案之书竟然在愈合,假笑消失。

  “这东西本质上就是个困鬼的容器,有自愈能力,”面对他投来的质问眼神,东风居士寒声道:“你的想法很好,毁书让游戏妥协,危险性却也不小。”

  一部分鬼会随着答案之书共同灭亡,但还有一部分强悍的或许能侥幸重获自由。

  苏尔自然也思虑到这点,说白了就是百鬼夜游重现。

  到时候他和纪珩用个隐身道具,鬼又只针对召唤人,最后锅还是主持人的。

  “你的依仗不过是主持人必须维护副本稳定,”东风居士转动轮椅往前几步,来到他面前:“如果我能力不够呢?”

  四目相对,苏尔手指合拢。

  “死不可怕,游戏是最公平的,假设因为副本崩溃死亡,它会让你们死而复生。”

  苏尔眸光一闪。

  和情绪无关,东风居士说话带着天然的慵懒腔调:“不过活过来的是人是鬼,谁知道呢?”

  闻言苏尔的余光瞄向纪珩那里,后者微微颔首,双方想法一致:适可而止。

  几个月前在新手场,苏尔就险些造成副本坍塌,按照月季绅士的说法,副本崩溃时大家都有生命危险。虽然游戏一般能及时修补,但真要作死了也就作死了。

  姜还是老的辣。

  就在苏尔被稍稍唬住时,纪珩突然开口:“他的方法本质上没违规,不能因为游戏漏洞损害玩家利益。”

  东风居士预感到又要被吸血。

  话说多容易把人得罪狠了,纪珩点到即止闭嘴,平静地伸出手。

  苏尔有样学样,只不过伸出的是两只手。

  东风居士眼皮一跳:“……你们是要饭的么?”

  两人无动于衷,像极了饥荒年代拦住富人的受难贫民。

  眼不见为净,用力一按轮椅扶手,东风居士自原地消失。

  同一时间苏尔发现掌中又多了个小煤球,纪珩也是一样。

  煤球微微颤动了一下,苏尔握住塞进口袋:“希望这东西真能有大用……”

  斜眼瞄着还在奋力挣扎的狐狸:“杀还是留?”

  纪珩单手抓着狐狸,拎着走到死去的姜毅面前。

  无视狐狸的反抗,回头看了眼苏尔:“衣服。”

  苏尔走过来脱去姜毅的上衣,尸体肩膀上方残留着两个乌黑的孩童手掌印。

  “张小花的手比同龄人要纤细,对不上。”

  动物的爪子更不可能。

  纪珩略垂着眼:“被吃去五脏六腑也会死亡,不过神情不会这么平静。”

  人在活生生疼死的情况下,肌肉痉挛僵硬,面部也会极度扭曲。

  言下之意,先前的结论不必推翻,姜毅溺死的可能性最大。

  苏尔更加疑惑狐狸是怎么进到他的身体里,两人亲眼目睹了开膛破肚的画面,足以证明狐狸不是姜毅死后咬烂肚皮钻入,更像是原本就寄居在身体里。

  隐约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声音不大,带着丝不确定。

  苏尔应了声,单蒙和金丽雅这才进来。

  他们先前闻到血腥味,没敢直接推门而入,警惕地在厕所外徘徊。

  一进来便看到血肉模糊的尸体,金丽雅心里有些不适,强压着反胃的冲动说:“三楼什么都没有。”

  单蒙扫到之前被纪珩捡起放在一边的胸章,愣道:“姜毅?”

  金丽雅更是惊讶:“死得是他?”首发请记住:

  不久前大家才从操场上分别,转眼竟然就死了。

  最初的惊愕过去,单蒙走近检查了一遍尸体,他是个行家,很快开始分析身上都有几处外伤,几处骨折。

  金丽雅也没闲着,从垃圾桶后面找到一件黑衫,是姜毅原本穿的那件衣服。

  闻了闻,露出嫌弃的眼神,再结合小便池墙上新出现的痕迹:“估计是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便脱了脏衣服。”

  苏尔:“姜毅说过自己被借了运。”

  组织打鬼王前,他们找到姜毅时,对方喝凉水都差点被呛死。上个厕所摔倒听着滑稽,也不是没可能。

  说完重新看了眼刚从尸体上扒下来的上衣,好像也有点味道和水印,纳闷道:“他穿两件衣服?”

  “正常。”金丽雅掀起自己的T恤:“我也喜欢多加一件短袖,可以包扎,晚上还能御寒。”

  学到了新的经验,苏尔反思自己怎么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纪珩淡淡道:“有你在,受伤的都是别人。”

  “……”

  金丽雅想上前再看看尸体,谁知狐狸突然亮出利爪,差点抓破她的衣服。

  撇了撇嘴,正准备给这只恶狐狸点教训,纪珩突然说:“重点在于是谁杀了姜毅?”

  苏尔抿了抿唇:“从手印看不是张小花,也不是狐狸。”顿了顿疑惑眨眨眼:“对了,姜毅的答案之书呢?”

  话一问出,几道目光齐齐落在他身上,金丽雅语塞道:“玩家死后不久,会被副本收回。”

  想了想还是不可思议,正常人都会先关注这个问题。

  苏尔一直只想着怎么破坏答案之书,闻言看向纪珩:“你也知道?”

  纪珩:“刘长相死得时候观察过。”

  苏尔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细思纪珩刚刚提出的问题,金丽雅面色微变:“当时姜毅应该是才上完厕所,他不会选在这个节骨眼翻答案之书。”

  也不排除人倒霉,摔了一跤不小心翻开了答案之书。

  但答案之书又厚又硬,跟个砖头似的,不刻意翻很难打开。

  “不是答案之书里的鬼,也不是小女孩……”

  后面的话金丽雅没有继续说下去,恰逢窗外吹来一阵风,刮得人头皮发凉。

  她咽了下口水:“该不会这学校里,还隐藏着一只鬼?”

  姜毅的武力值不算低,死状这般凄惨,能杀死他的必然是厉鬼。

  想到这里,金丽雅手有意无意摸着藏在袖间的道具。

  嗤!

  趁着众人交流间,狐狸发了狠,竟是直接用爪子割断尾巴,从窗户跳了出去,落地后非但没有摔死,还轻轻松松跑向远处。

  隐约可以看见操场上残留着一串星星点点的血迹。

  苏尔:“跟上去看看?”

  “不急。”纪珩重新打量了一遍厕所。

  他这一动作,众人才想起初衷。

  单蒙:“如果纸条上的老地方指的是这里,放学不回家聚在厕所做什么?”

  说话间丝毫不避讳,搬开姜毅的尸体,首先从放杂物的地方展开搜索。

  苏尔的目光则停留在窗台早就枯死的植被上,定定看了几秒。突然开始刨花盆里的土,手指穿过干巴巴的土快,冷不丁触碰到一小片冰凉。

  随着土一点点被扒去,半个狐仙神像的脑袋露了出来。

  它就这么插在土里,露出半截身子,一动不动面朝着众人。

  金丽雅感慨:“小孩子果然富有创造力。”

  居然能想到把神像藏在这里。

  苏尔没有细腻的情感做共鸣,考虑问题相当现实:“老师没收了纸条,会不会发现这一切?”

  发现后是会阻止,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纪珩走过来将神像挖出来:“等我一会儿。”

  再出现时,他的手中又多出一尊神像。

  苏尔:“这是……”

  “广播室的那个。”纪珩:“接下来尽可能收集一下学校的狐狸神像。”

  金丽雅黛眉一扬:“妙!这样就阻止了有人借运。”

  纪珩摇头,表示目的不是这个:“有狐狸出现,说明隐藏着的鬼和狐仙有联系。”

  用姜毅的上衣打了几个结,做成临时包裹,然后像是扔废品般把神像扔了进去。

  “等我们把神像都拿走,那只鬼说不定会主动找上门。”

  “……”

  苏尔赞同:“没被答案之书收录,肯定有特殊之处。”

  也许一切的源头就在这只鬼身上。

  金丽雅笑容勉强:“是不是……太危险了?”

  “风险我担。”纪珩说明可以负责保管神像:“谁能找来一尊神像,事后我可以分享线索。”

  找神像可比对付鬼容易多了,金丽雅和单蒙不约而同选择更划算的买卖。

  几人约定有线索就在二楼教室碰面。

  ·

  能力高的玩家,都有各自的手段,就看他们愿不愿意耗费代价施展。

  金丽雅耐心跟踪一名吃到早餐的玩家,轻而易举在对方拜狐仙时人赃并获。

  单蒙运气差些,跟踪的玩家并没有可疑举动,无奈消耗了一件寻宝鼠道具,割开手指对着它的眼睛放血:“带我去找神像。”

  寻宝鼠原本像是没有灵魂的木雕,一动不动杵在那里。双目被鲜血染红后,飞速奔跑起来,它一路从操场跑回了教学楼,单蒙跟在后面。

  当发现寻宝鼠要去的地方就是最开始进入副本时的教室时,他不禁有些迟疑。

  一旦进去少不得要跟主持人打照面。

  任何玩家都不会太想接触到主持人。奈何寻宝鼠的存活时间只有五分钟,再让它寻找其他神像,可能功亏一篑。

  咬了咬牙,单蒙硬着头皮走进教室。

  寻宝鼠跳到图书角,用头顶了顶堆放在上面的书籍。

  忘记主持人带来的恐惧,单蒙连忙走过去,看到是神像时,嘴角一勾……灯下黑,游戏百玩不腻的手段。

  讲台边,东风居士罕见地没有在睡觉。

  过去的半个小时,每一次即将入眠时,他都会被噩梦惊醒,仿佛下一刻就要被叫去收拾残局。

  看到对方把神像抱在怀里准备带时走,东风居士轻飘飘道:“拜就行了,拿来拿去不嫌麻烦。”

  欣喜于顺利找到神像,单蒙说话忘了顾忌:“不拜,做交易用。”

  东风居士没有继续听下去的兴趣,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

  “等等。”

  人即将离开时,东风居士忽然警惕:“交易给谁?”

  单蒙一脸狐疑,没说话。

  东风居士做出最不妙的猜想:“苏尔?”

  虽然没有得到回应,但一瞬间流露出的惊讶出卖了单蒙。

  东风居士闭了闭眼:“我跟你一块去。”

  单蒙皱眉,停在原地不动。

  东风居士淡淡道:“我要确保苏尔不生事。”

  僵持着也没用,单蒙最终还是迈开脚步。

  一路上东风居士跟在后面,让他觉得如芒在背。

  一层层往下走,四五楼因为都死过人,空气中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下到二楼时却要好很多,按照约定的交易地点,单蒙径直走向楼道尽头的教室。

  窗户全部开着,外面的阳光温度适宜,晒进来也不觉得热。

  几张桌子并在一起,苏尔和纪珩躺在上面,一个微微侧身蜷着身体,另一个躺得很舒展。偶尔有风吹过,额前的碎发被轻轻撩起。

  阳光,小风,教室。

  一眼看去,岁月静好。

  这两人都很懂得劳逸结合,和鬼斗智斗勇一夜,长期处在情绪亢奋点容易导致心脏出问题。何况接下来还有几天要熬,是以纪珩给出好处让金丽雅和单蒙去找神像,带着苏尔抓紧休息。

  此刻苏尔似乎做了什么香甜的美梦,脸颊蹭着垫在下面的衣服,唇角微微翘起。

  画面美好,单蒙松了口气:“他们这次是真没惹事。”

  一回头却被东风居士近乎扭曲的面孔吓到了。

  “你……”单蒙嘴唇动了下,却问不出话。

  东风居士力道大的几乎要捏碎轮椅扶手,他宁肯看到副本被搅得天翻地覆,也不愿瞧见这番惬意。

  从昨晚到今早,罪魁祸首毁了他向往的安逸后,居然还继承了这份梦想……在副本里摸鱼休息!

  单蒙想说点什么缓和气氛,就见苏尔砸吧了一下嘴,翻了个身睡得更香了。

  “……”

  闭眼平息沸腾的情绪,再开口时东风居士声音阴沉的可怕,他死死盯着教室里的一切,咬牙问:“你说……他们怎么还能睡得着?”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111章遗失的美好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