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章 咸鱼当不得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106 章 咸鱼当不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106 章 咸鱼当不得

  出师不利,苏尔目光微变,寻思着要找什么理由搪塞。

  纪珩直白的可怕:“没有违规。”

  四个字轻飘飘落下,仿佛那些鬼的出现就像是乌云凝聚后落下的雨滴,都属于自然现象。

  说话的同时给苏尔使眼色,后者抓紧时间翻阅答案之书。

  东风居士耸拉着的眼皮一跳:“给我停下。”

  苏尔有样学样,边翻边学习纪珩的言辞,一口咬定没违规。

  东风居士不得不承认这两名玩家对规则的研究程度和利用比甚至超过了主持人。

  抬起胳膊,扔过去一个黑色的小圆球。

  主持人不能直接残杀玩家,苏尔心念一动,没有避闪直接接住。

  “适可而止。”东风居士:“规则漏洞很快会被修补。”

  游戏不可能放任百鬼夜行的现象。

  话音落下不久,半空中浮现出一张小卡片,摇摇晃晃坠落在他膝盖上。

  东风居士看完,声音平静地可怕:“书。”

  猜到那张卡片可能是游戏的交代,苏尔主动递交,纪珩也没犹豫,直接给了出去。

  “我现在去捉鬼,”东风居士调整了一下轮椅方向,微微侧过脸,原本侧脸柔和的线条此时显得格外冷硬:“这属于副本漏洞,那个小玩意就当是补偿。”

  说完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尔叹道:“可惜了。”

  哪怕再给出一分钟,他就能翻完整本书。

  纪珩:“主持人出现的时机很凑巧,多半代表游戏的意志。”

  游戏不允许利用这种破坏性方式通关,数百只鬼恢复自由,是对它权威的一种挑衅。

  没太多时间遗憾,苏尔转而研究起手上的黑色小圆球,似乎是个活物,在掌心中滚动一圈,还会掉灰渣。

  嘴角一抽:“好像就是个煤球。”

  当然主持人给的东西不会是俗物,具体有什么作用只能等到回中转站利用仪器鉴定。

  眼下答案之书暂时被带走,计划打乱,不得不重新回到探究故事线上。

  “兜兜转转像是遭遇了鬼打墙,”苏尔顿了顿忍不住问:“会不会是游戏故意在搞鬼玩我们?”

  纪珩摇头:“不,它是受害者。”

  “……”

  “鬼王提到毕业证书,”纪珩着眼当下:“从外貌上看,那小孩差不多是上六年级。”

  苏尔捂住胸口:“我先前搜查过六年级的教室,但是六年一班。”

  那一层只有两间教室,不是没可能正好错过了鬼王曾经待过的班级,而前面一些的六年二班才是正确目标。

  想象都扎心。

  听完前因后果,纪珩没有附和这种言论,静静看了他一会儿:“你的运气是一点点的在变差。”

  有的人天生运气不佳,苏尔不同,认识以来,纪珩亲眼见证了他运气降低的过程。

  “真要追溯起来……”仔细回想完,苏尔眉头蹙紧:“好像是从天机城的副本出来后,就比较倒霉。”

  尤其是那个副本收尾的时候,竟然阴差阳错制造出丧尸。

  这种概率低得说是亿万分之一都不为过。

  纪珩沉吟道:“魅力值的用途正巧是在那个副本开发,同时你还得到了一颗神秘的眼睛。”

  苏尔产生不妙的猜想:“该不会眼睛的使用是以消耗运气为代价?”

  魅力值大家都有,高低不同罢了,也没见谁运气猛降的。

  纪珩:“最近尽量减少使用次数。”

  这只是安慰的说法,苏尔总共也没动用过几次,根本原因或许还是因为眼睛寄居在了他身上。

  可惜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安全过副本,纪珩想寻找解决办法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做文章。

  重新折返回教学楼,操场正在上演一场生死追杀。一名高个子的玩家被小孩用弹弓追着打。倘若只是弹弓也就罢了,弹射出的珠子居然能在半空中引爆。

  “救命!”

  看到有人,他毫不犹豫朝这里跑来。

  纪珩面色一沉,从答案之书里跑出的鬼虽然只针对持书人,但这弹珠胡乱射击,免不了会波及到其他人。

  他做得也挺绝,没有任何帮忙的意思,拉着苏尔就跑。

  高个子玩家没料到会这样,愣了一下咒骂着追在他们后面。

  听到后面急促的脚步声,苏尔挑眉:“这是图什么?”

  “直接出手杀他是违规,只要人跟得紧,你我也有危险。”

  想要不被拖累,就得帮忙出手。

  苏尔回头警告:“再跟着你会后悔。”

  高个子玩家无动于衷。

  苏尔眼神一变,跑进教学楼的瞬间,低声道:“关门!”

  说罢和纪珩一左一右把门紧紧合上。

  “妈的!”

  外面传来一声咒骂,迟来一步的玩家撞了两下门无果后,不得不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毛线团朝后面的小孩丢过去。

  毛线团在半空中自动展开,线条缠住小鬼,高个子玩家得以逃脱。

  苏尔被气笑了:“有道具还赖着我们。”

  纪珩冷声道:“估计不舍得用,想借一借东风。”

  小鬼消失后,高个子玩家踹了两下门:“别让我……”

  狠话还没撂完,纪珩主动打开门,示意他继续说。

  二对一不占优势,高个子玩家碎碎念了几句,朝地上吐了口痰离开。

  苏尔望着他离开的背影,调侃道:“看来你在游戏里还没那么威名赫赫。”

  纪珩:“姚知说过……”

  “尊重物种多样性。”

  异口同声说完,各自笑了笑走上楼。

  到了四层,苏尔专门朝前多走了几步,没头的孩子竟然还在教室里,这会儿功夫又拿了个新的人头,当皮球扔来扔去玩。

  苏尔:“这教室困不住它。”

  纪珩:“有的鬼只针对人。”

  汲取之前的教训,这次没头的小孩放弃主动挑衅,背对着他们表达不满。

  苏尔也不会去主动招惹,拐去旁边的六年二班。

  “小学生大多按身高排座位,”回忆了一下鬼王的身高,苏尔建议:“可以从最后两排找起。”

  好几个柜子里书包都还在,约莫是家长不愿意接受现实,惨剧发生后甚至没把这些东西带走。

  纪珩找到一张信签纸,停下动作。

  苏尔凑过去,上面的字迹很稚嫩,是一篇优秀学生发言稿。

  内容大致归结为一名叫陈子文的学生,获得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被市一中录取。他十分感激学校的培育,号召更多同学奋发向上。

  从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骄傲中,不难判断这所中学很有名。

  “小学升初中不是按学区划分?”

  纪珩:“我小时候,好的中学有招生考试这个渠道。”

  苏尔理解地点头:“原来这就是代沟。”

  “……”

  纪珩十分年轻,但这要看和谁比,如果比较对象是苏尔,是有那么几岁的年纪差。

  “是时代变化快的原因。”他强调。

  苏尔敷衍地点了点头。

  “可惜了……”苏尔合上信纸:“这孩子没机会继续求学。”

  学习用品还在,意味着陈子文也是牛奶投毒案的受害者之一。

  纪珩在柜子里翻到几张试卷,基本都是满分。

  “平时学习不错,又是全国竞赛,在成绩上弄虚作假的可能性不大。”

  苏尔:“答案之书既然给出竞赛的信息,中间一定还有什么猫腻。”

  正说着,却看纪珩的目光掠过他,望向门外边。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熟悉的轮椅,东风居士从容地把两本书放在桌子上,让他们自取。

  书的右下方印有玩家的名字,不用担心会拿错。

  做完这一切,东风居士坐着轮椅离开,回到最早以前的那间教室,闭眼休息。

  这次他是真的有些困倦,捉鬼是件体力活。

  随着主持人消失,教室里的低气压跟着散开。

  纪珩让苏尔把书收好,拿着那张演讲稿走到隔壁教室。

  没头的孩子朝里面挪了几个空位,一副不愿意和他接触的样子。

  纪珩站在门口,浑然不在乎对方的态度,一字不差地读完演讲稿,问:“当年竞赛时发生过什么事?”

  没头的孩子突然把手上的人头放在脖子的断裂处,成人死不瞑目的表情和小孩的身体,搭配在一起十足的怪异。

  “很快你就会知道。”

  小孩手抓着脑袋朝他转过来:“因为你们会亲身经历。”

  说完对着窗口纵身一跃,落地的瞬间,小孩轻松蹦跶到另外一个地方,脑袋却被砸得破烂不堪。

  “听他的意思,是历史会重演?”苏尔不知何时出现在纪珩身后,顺便摇了摇手里的语文课文。

  打开后除了笔记,很多空白处写着伤感文字,用成年人的角度看待,苏尔在翻阅时忍不住替课本的主人尴尬了两秒。

  他重点指着其中一行小诗:

  《竞争》

  魔鬼同时跟两个富豪做生意

  他诱惑第一个人

  给我一年寿命

  你的竞争对手会破产

  富豪开心地同意

  魔鬼又悄悄告诉第二个人

  并说

  只要给我一年零一天的寿命

  我帮你让第一个人破产

  一年后,两个富豪都死了

  纪珩更感兴趣的是这么隐蔽的几行字,苏尔是怎么发现。

  “只有这孩子的抽屉里,找不到任何同狐狸相关的东西。”

  一个班里还是有清醒的人在,没有去信奉所谓的狐仙。

  纪珩:“竞赛获奖就能拥有上好学校的资格,恐怕有不少人因此拜了狐仙。”

  苏尔笑容凝固:“一群人为了同一件事求狐仙,可名额只有一个。”

  很难想象这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

  下一秒,耳畔突然响起‘叮’的一声。

  [张小花的心愿:

  张小花是班上最聪明成绩最好的孩子,她不相信狐仙,只相信努力能证明一切。

  她的人生结束于一瓶毒牛奶。

  找出投毒案的凶手,可获得张小花亲手制作的平安符。

  苏尔:“没白费功夫。”

  纪珩点头。

  苏尔隐隐察觉到对方的心思不完全放在任务上,说明是有顾虑。

  这时纪珩走到窗边,隔着月色看向另一栋教学楼:“时间有限。”

  300多页的答案之书,想要找到正确的一页,谈何容易。

  听他一说,再结合没头的孩子消失前说过的话,苏尔沉声道:“玩家中有人会去拜狐仙?”

  可仅仅是这样,谈不上历史重演,当初是因为获奖名额有限存在竞争,如今的矛盾点在哪里?

  副本并没有设置生还人数。

  纪珩目光一冷,缓缓吐出两个字:“借运。”

  苏尔怔了下重新看着课本上的文字,心中升起一股恶寒。

  “校长室供奉着狐仙,但有鬼王守着一般人进不去,”他抿了下唇说:“副本想利用这点给玩家下套,供奉狐仙的地方就不会只有一处。”

  纪珩:“找找看。”

  苏尔点头。

  平白无故被借走运气,相当致命。

  纪珩:“找到神像后想办法毁了,毁不掉也要弄清楚它的运行套路。”

  运也不是随便能借的,中间少不得需要进行某种操作。

  苏尔边走边说:“现在你成了活靶子。”

  一旦有玩家试图借运,肯定是选最厉害的人借,纪珩首当其冲。

  上楼梯时他脚步突然顿住:“我有预感,刚紧跟着我们的玩家恐怕不止是舍不得道具那么简单。”

  教学楼本就不大,神像不可能放在教室办公室等公共区域,两人重新回到广播室,仔仔细细找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

  “隔壁那屋好像有鬼。”正当苏尔犹豫要不要去冒个险,却见纪珩突然瞄着天花板。

  “最适合藏东西的地方往往是高处。”

  苏尔眉梢一动,主动把凳子落在桌上,让纪珩扶着桌腿,开始在天花板上摸索。

  吱吱!

  卸开一块天花板后,一只老鼠快速跑了过去。

  苏尔被突如其来的响动惊了一下,重心不稳。

  纪珩从腰后扶住他:“小心些。”

  手指抓着边缘,沾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苏尔眯着眼睛看过去,发现其中一处格外干净,连老鼠都避着走。

  “找到了。”

  纪珩给他递了个支架,苏尔一点点勾出来,真正接触到狐仙像时,先前在校长室看到的那一双狐媚眼睛再次出现在眼前,苏尔屏住呼吸,竭力保持清醒,蹲下身从椅子跳到桌面上。

  狐仙像被放在桌子上,并没有出现口吐人言诱惑做交易的场面。

  “拜拜就知道了。”纪珩走上前,准备亲自做实验。

  苏尔制止道:“我来。”

  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纪珩失笑:“确定?”

  苏尔点了点头,假模假样双手合十:“狐仙娘娘,请保佑我的运气变好。”

  根据答案之书的提示为鬼祈福时,完全没感觉,这次单纯为了个人利益,话音落下的瞬间,苏尔明显感觉到身子被一股异样的力量包围。

  柔媚的声音萦绕在耳边:“一根头发和生辰八字,我可以帮你借运。”

  苏尔:“我的八字?”

  声音里含着些许笑意,听得人心尖酥麻:“自然是你想要借运人的。”

  话只有当事人能听见,苏尔偏过头望着一言不发的纪珩,说出狐仙的要求。

  “给她。”

  纪珩把生辰八字告诉苏尔,又取下一根头发。

  重新和狐仙的对视过程中,苏尔默默睁开了体内的那只神秘眼睛。

  如果正如先前的推测,使用这只眼睛运气会无限降低,那他倒是想看看,狐仙带来的运气能不能压制住这只眼睛。

  纪珩抱臂在一旁,低着头看不出情绪,深知苏尔的克夫命和眼睛叠加,效果绝对不会是一加一这么简单。

  此时狐仙像的眼睛仿佛更弯了些。

  随着狐仙施法,苏尔的视线变得模糊,隐约看到一位体态丰腴的女子手持柳条,在自己肩上轻轻一点,半晌她红唇轻启:

  “过运。”

  混沌的光团停留在肩膀处,刚渗入很快就被排斥了出来。

  狐仙愣了一下。

  又用柳条在肩上点了点:“过运。”

  依旧没有成功。

  第三次尝试时,非但失败,柳条的一段竟然被吸收进入皮肤。

  苏尔痛得低呼一声。

  纪珩抬手想要阻止,苏尔摇了摇头,哑着嗓子说:“痛并快乐着。”

  他能感觉到神秘之眼正在吸收什么。

  狐仙不再淡定,她体内残留的福运正在被不断汲取。尝试收回柳条,也收不回来。

  “天杀的!哪里来的丧门星!”

  柳条本就是她凝聚出的一部分力量,被疯狂蚕食下,狐仙的雕像出现一丝裂痕。

  与此同时,藏在学校里的九尊狐仙雕像全部开始有碎裂的征兆。

  其中一名正在悄悄跪拜的玩家吓了一跳。

  “警告,预计一分钟后狐仙像会全部损毁,任务支线三,支线六将遭受影响同时关闭,副本有崩溃征兆,请尽快处理——”

  东风居士正在小憩,游戏提示传来的瞬间猛地睁开眼,目中迸发出强烈的杀意。

  广播室。

  苏尔眼睁睁看着神像如脱落墙皮般不停掉漆,冷不丁被身后的一道力量推开,好在纪珩及时扶住,才没摔倒。

  顾不得质问罪魁祸首,东风居士手掌覆在神像头顶,缓缓注入阴气,许久,狐仙才开始渐渐有停止破碎的征兆。

  做完这一切,他面无表情转过身。

  轮椅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轮子在和地面的摩擦中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

  “今天是游戏开始的第几天?”

  似曾相识的问题。

  苏尔冷静回答:“第一天。”

  东风居士闭了闭眼:“距离我们上次分别过去多久?”

  “大约……”苏尔凭着感觉开口:“二十分钟?”

  “很好。”

  苏尔纳闷:“好在哪里?”

  东风居士反问:“你说呢?”

  三个字念得很重,重到傻子都能听出其中的讽刺。

  苏尔瞥了眼因为掉了层皮变得格外丑陋的神像,冲着纪珩挑了下半边眉毛。

  “不是你的错。”纪珩一本正经:“是这狐仙业务能力不行。”

  “……”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106章咸鱼当不得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