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章 鬼泣_七天七夜
海棠文学 > 七天七夜 > 第 101 章 鬼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101 章 鬼泣

  指尖接触到又厚又硬的封皮,苏尔支着脑袋沉思。

  他明明坐在最里面靠窗户的一排,却瞬间接收到其余玩家的所有瞩目。

  其中有几人的目光比当事人还要焦灼,明晃晃写着‘快翻。’

  苏尔嘴角翘起,抬眸注视着纪珩:“接下来,请欣赏我的表演……大变活鬼。”

  话音落下的瞬间,干净利落地一翻,页面停留在数字‘130’,正中央的一组词汇格外醒目——

  喊魂。

  规范的白纸黑字,词组却像是有生命力一样跃起直冲人的眼底。

  教室里的呼吸声在这一刻减弱。

  合上书,苏尔安静坐在原地,等待未知的恐怖降临。

  所有人充分保持缄默的情况下,五感变得十分敏锐,仿佛连外面一片叶子落下都能捕捉到。

  哒,哒哒。

  走廊的幽静被打破,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从轻微逐渐变得清晰,证明外面正在有东西靠近。

  “三个……”

  纪珩突然开口,苏尔带着疑惑地‘嗯’了声。

  “至少来了三只鬼。”

  声音不重,但在针落可闻的情况下谁都能听见。

  有个年纪比较小的女孩朝苏尔投去同情的目光,很快又发现对方眼中看不到怨天尤人,似乎早有预料。

  苏尔甚至没有叹息,第一时间开始寻思如何在多只鬼的包围下幸存。

  自身武力值不高,暴力破局没可能,既然游戏有衡量玩家的实力定制答案之书,目前所能够依靠的只有魅力值。

  不,凭借魅力值也无法抗衡多只鬼。

  苏尔缓缓垂眸,迅速分析出可行性最高的一种方式:从鬼和鬼之间的关系上做文章。

  下一刻,门开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软底布鞋,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走进来,颈部线条很好看,圆脸,给人的感觉很和善。

  在她之后走着的男人五官端正,不苟言笑。

  最后一位是名老者,穿着朴素,一直低着头。

  中年女人和男人同时戴着一枚戒指,可以推测出是夫妻。

  随着他们走近,教室的地面结了一层淡淡的冰霜,温度低得吓人。

  先前担心苏尔的那名女生武力值同样不是太高,是以一开始就有同病相怜的微妙感觉。此刻她觉得整个身子被定住了,形如木雕一样,只能等着刀子落在身上。

  刺骨的痛感只是从她身上一晃而过,鬼的脚步没有在女生旁边停留,径直走到苏尔面前。

  中年女人神情悲伤,哑着嗓子开口:“大师,快救救我的孩子!”

  苏尔皱眉,这几只鬼眼中竟看不到其他人,记忆似乎也有问题,类似游戏里的NPC,任凭万物如何变化,永远重复同样的台词。

  “鬼因执念而生,并不是所有的鬼都能保持完整的神智。”纪珩的声音飘过来:“言语上的挑拨对它们不起作用。”

  苏尔听明白了,这种类型的鬼,只会认准一个死理。

  中年女人催促苏尔:“我家孩子还等着救命呢!”

  布满尸斑的手指甲疯长了一截,眼瞧着下一秒就有伸过来的趋势,苏尔站起身:“带我去看看。”

  中年女人自动放缓步伐,走在最后面,苏尔无奈夹在几人中间,被身后的冷气推着前进。

  三只鬼离开后,教室里的温度才渐渐恢复正常。有了苏尔这个前车之鉴,余下的玩家在翻书之前又多增添了一层考量。

  副本留下的生路往往不止一条,或许除了翻书,还有其他方法。

  坐纪珩前排的人曾和他在另外一个副本有过一面之缘,转身说:“听说你们关系不错。”

  “是不错。”纪珩不知为何嘴角微掀。

  前排人:“刚那明显是一家子鬼,不好对付。”

  家族鬼很难挑拨,通常打伤一个,另外一个会因为愤怒产生更大的破坏力。然而方才苏尔走之前,并没有看到纪珩给出道具防身。

  他倒不是担心苏尔,更多的是为积累经验,万一自己也翻到了类似的结果总得有个参照物。

  “一家人才好。”纪珩说的话让前排人摸不着头脑。

  “好?”前排人愣住:“好在哪里?”

  “整整齐齐。”

  “……”

  无言以对,前排人悻悻一笑,转过身去。

  纪珩则回味了书页上的‘喊魂’二字,摇了摇头。

  厉鬼所经之处,气温降低是最常见的表现。

  走廊里,苏尔身子微微发抖,畏惧没多少,主要是冷。这三只鬼如同自由行走的冷柜,他清楚地看见墙壁上扒着的一只苍蝇在厉鬼经过后,虚弱地扑扇了一下翅膀,掉在地上不知生死。

  一路畅通无阻走到天台。

  “大师,到了。”

  中年女人指着前方站在围栏旁的女生:“都三天了。我家孩子一口饭不吃,说话也不回应,就跟丢了魂一样。”

  苏尔不说话,走近一看,女生的皮肤已经有些松垮,身上散发着一股尸臭味。

  哪里是丢了魂,分明是没了命。

  沉默寡言的男人安慰啜泣的妻子:“等大师喊魂完,娃就可以回来了。”

  夜空突然变得明亮。

  周遭漂浮着不少幽灵,像是孔明灯一样,散发着微弱的萤光。它们都在盯着苏尔,目中充斥着幸灾乐祸。

  魂是喊不回来的,又有一个倒霉鬼要加入它们!

  “先前遇到过不少骗子大师,”中年女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异常,因为哭泣声音断断续续:“好在他们都遭报应了,这位大师一看就没问题。”

  苏尔嘴角一抽,高帽子扣得猝不及防。

  而幽灵却是咧开嘴:“来陪我们。”

  轻轻的呢喃类似咒语般不断重复。

  苏尔的视线一一扫过这些幽灵,忽然乐了:“出现的正是时候,省了我再翻一次书的麻烦。”

  面上带笑,私下却毫不犹豫拿出电击器,对准离得近的一个幽灵按动电源。

  适才还幸灾乐祸的幽灵很快化成一阵云烟,其他的慌忙逃窜,然而它们的活动范围离不开天台,实力又弱,否则早就向这对夫妻报仇。

  苏尔手持电击器,如同刽子手,一连收割了数只幽灵。

  中年女人甚至忘了哭泣,有些忌惮地望着苏尔手中的电击器。

  一旁最没存在感的老人涣散的目光突然凝聚,五指成爪,瞬间摸向电击器的边缘,然而接触的一刹那,突然惨叫一声,皮肤表面出现一阵焦味。

  苏尔冷笑一声,他光明正大拿出电击器,就料到了鬼会来抢夺。不过这玩意天生是鬼的克星,就连月季绅士当初想抢夺耳边的花都因此黯淡不少,更何况区区一只厉鬼。

  唯一的法子就是杀了自己再试试。

  可惜副本里厉鬼杀人也是要走流程的,喊魂失败前,苏尔确信自己是安全的。

  “该喊魂了。”老人受伤,中年女人的声音变得尖锐。

  苏尔没有拖延时间:“她叫什么名字?”

  “陈晨。”

  指关节在围栏上扣了两下,发出沉闷的轻响,苏尔张了张口:“陈晨——”

  语调拖得格外长,仿佛是正儿八经在喊魂。

  尸体毫无反应。

  苏尔靠近女生,暗地里用电击器注入阴气。

  幽灵散开后的能量太少,胜在收割数量多,应该勉强够用。

  正常的尸体哪里会一直站着,虽有尸臭味却不腐烂,苏尔更倾向于她的力量被什么禁锢住了。

  不多时,女生的指尖颤抖了一下。

  随着最后一丝阴气注入,女生慢慢抬起头,半晌迟疑地叫了声‘妈’。

  “回魂了!”中年女人泪水涟涟,激动地抱住她:“真的回魂了!你看看你,都瘦了,为什么不听话乖乖吃饭?”

  “听话?”

  女生不知哪里被刺激到,突然把人按在围栏上,眼球凸出:“一次成绩失利你就在家长会上甩脸走人,因为早恋的事情冲到班级把我同桌打了一顿,逼着我改高考志愿,凭什么让我听话?”

  中年女人一改适才的和善,掐住女生的脖子:“为了生你,我有了妊娠纹不能上舞台表演,我的青春我的梦想……你必须给我继承下去!”

  女生苏醒后的力量要比她妈妈强,一把甩开中年女人,冷冷望着另外两只鬼。

  老头却是看着地上的儿媳,喋喋不休:“早就说了女娃没良心,让你们送人再要一个,你看看现在!”

  沉默寡言的男人想开口,又插不上话。

  苏尔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屏住呼吸退到一旁。

  对亲近人的爱恨,往往更加极端,四只鬼陷入混战,中年女人打不过女儿,突然伸长指甲朝丈夫的脸挖去,骂着懦夫,老头维护儿子扑过去就要扇中年女人的巴掌……战局一片混乱。

  血肉横飞,‘咚’的一声!长着尸斑的枯瘦胳膊被扯下来飞出去,正好掉落在苏尔身前,另一边女孩的半张脸皮被毁了,毫不顾忌伤势用力一口口咬下女人腿上的肉,恶狠狠道:“让你跳!我让你永远都跳不了!”

  苏尔看得心底发寒。

  纪珩说过,无限放大的执念就是恶意,他今天算是真正见识了。

  见敌不过,夫妇俩重新联手,对付发疯的女生。

  起初苏尔冷眼旁观,直至目睹到这一幕,突然感觉到心脏猛烈跳动,画面仿佛似曾相识。

  “大家都用右手,为什么你要用左手?”

  记忆中突然出现的声音压抑到极致,明明轻声细语,却像是在咆哮。模糊的画面一闪而过,他想要再去捕捉却以失败告终。

  好不容易捱到剧烈的心悸过去,同归于尽的打法下,天台上血肉横飞的场面不知何时得到了控制。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苏尔回过神,走近几步。

  这一家子鬼无视他的存在,脱力情况下仍旧苟延残喘地妄图继续互相攻击,根本不在乎会不会遭到偷袭。

  苏尔轻咳一声。

  中年女人总算搭理了一下,满是怨毒质问:“为什么要救活这个没良心的小孽障?”

  苏尔挑眉:“不是你们请我来的?”

  闻言中年女人眼神又变得迷茫,骤然间目中带有庆幸:“对,女儿不能死!她死了没人给我养老。”

  苏尔摇了摇头,对这一家子的三观不抱期望,拿出空瓶,对着已经没有战斗力的几只鬼露出森然的微笑,一字一顿道:“给、我、哭。”

  一百滴的眼泪交易,终于有了门路。

  谢谢答案之书。

  感恩。

  ·

  教室。

  阖眼休息的东风居士突然睁开眼。

  正当玩家以为他要说些什么,忽然有人竖起耳朵:“听。”

  呼啸而过的风声中,隐约夹杂着某种呜咽。又过去几分钟,呜咽逐渐沦为哀嚎,尖厉刺耳的鬼泣在黑夜中无限放大。

  “鬼好像在哭。”啜泣声似老猫受到惊吓后的惨叫,越来越响,一名女玩家抿了下发干的嘴唇:“你们说……鬼为什么会哭?”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一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网站即将关闭,

  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春风遥的七天七夜最快更新

  第101章鬼泣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