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龙精虎猛!_长生:从炼制傀儡替我修行开始
海棠文学 > 长生:从炼制傀儡替我修行开始 > 第486章 龙精虎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86章 龙精虎猛!

  战!战!战!

  从白天战到黑夜!

  战到竭尽全力!战到无能为力!

  作为一个战傀,虎蛋不像熊二多才多艺,能偷能骗能经营,听说主人还为它洽谈了跟伏龙寺有偿传法的业务,端的是主人麾下创收第一干将,换位思考,若它虎蛋是主人,有好材料当也先紧着熊二用,但它虎蛋就一点用也没有了吗?

  当然不是。

  激情的战场,血腥的战斗,这是猛夫的舞台,亦是它虎蛋发光的机会!

  于主人清理战利品,休息恢复的时间内。

  虎蛋带着四大妖神将,扫清魔纹巨魔,剿尽海盗死灵,直捣邪魔老巢,杀至邪魔九孔面前。

  好邪魔,端的是目中无人,瞧不起傀!

  它虎将军领众将冲杀至此,此魔竟连面都不愿露,只窝在囚牛宝船之中,于海内生出四个旋涡,从内走出四尊魔兽,欲要用这些魔兽打发掉它虎将军。

  且看这四尊魔兽:

  白龙首,赤铜身,鳞角峥嵘,龙威腾腾,乃是九孔麾下最强魔兽—白首龙魔!以其昔年得来的一方白龙龙首为核心,配以海盗王们多年搜罗来的宝材炼制龙身,再装配一方水龙魂,使其具备四阶巅峰龙种的战力,

  绿眼猿,山岳大,全身红毛,散发不详,其本是一山岳猿王,昔年被九孔自妖族战场中掠来,再于此绝息之地冤煞最重之地镇压至今,此刻混身上下,无不散发着让人恐惧的煞气,有一神通直死魔眼,更是恐怖绝伦。

  红毛山岳王说大不算大,在第三尊魔兽那几乎跟三分之一个龙岛赑屃相提并论的庞然体躯面前,亦显得微不足道,此乃一巨鲸妖王,万多年前误入绝息之地,被九孔所制,被其魔染之后,已无生灵特征,此刻周身血肉脱落,长着无数黑色肉球,时而炸开的肉球逸散的脓水,让此片海域都显的恶臭难闻,是为深海肉鲸王。

  最后一尊魔兽,其无实体,乃是一人骑龙虚影,人是西海曾经一海岛上的骁勇战将,曾在抵御海盗入侵时,仅凭一人之力,冲杀尽一支海盗王舰队,只可惜屠龙者终成恶龙,其人悍勇被九孔看上,蛊惑其接替了那位战败海盗王的位置,做了一任饕餮船长之后,其身魂便被九孔所控,让其与一龙魂结合,化为龙魂骑士,做其爪牙效力至今。

  作为九孔最后的老底子,这四尊魔兽底子都很不错,也就是九孔被绝息之地困锁多年,海盗王们供应的生灵血肉不够它跟其他几个邪魔分,以至于无法全力培养此四尊魔兽,方才让它们实力停留至此,若是将它们放至外界,肆意掠杀生灵,吞吃魂灵,不出百年,这四尊魔兽或都有成就六阶魔兽的可能。

  若说魔纹巨魔跟小恶魔们,是九孔为自己脱困准备的精英部队,这四尊魔兽便是它手下的最强战将,于此刻将它们放出来跟苏青的傀儡斗战,真就拿金石来跟瓦砾碰,若不是被逼急了,九孔真的不忍。

  九孔觉得虎蛋等傀儡档次不够,配不上跟它的魔兽战将们相斗。

  虎蛋这边也还觉得被侮辱了呢!

  它虎大将军,一路杀穿,要的是斩帅夺船之功,这杀到近前,九孔面都不露,弄几个魔兽打发自己,这算什么?杀这几个魔兽的功劳,能让主人苏青见识到它虎蛋骁勇,战功能让它虎蛋成家立业吗?

  呸!什么档次的魔头,也配跟它虎将军及麾下蟹蛤四将为敌?

  “啊呀呀,邪魔欺我至此!熊二尔莫要插手,此四尊魔兽,便交由我跟麾下兄弟应付,也该让这上古的老魔头睁眼看世界,明白今日之天地已跟上古大不同,邪魔逞威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还的道理!”

  虎蛋开口,欲要领妖神将们独战四魔兽,虽有不想让熊二分功的心思在,但更多的还在于虎蛋对这些邪魔魔兽本能厌恶,欲杀之而后快。

  作为傀儡,得主人跟天地造化,得成生灵之后,屁股自然站在生灵的立场,对邪魔这等祸乱天下,坑害生灵的存在,便是无主人命令,虎蛋也会视之为敌寇。

  而在之前跟魔纹巨魔跟海盗死灵们的争斗中,虎蛋还发现,于其诛杀魔头的过程中,其似乎得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好处,或是功德,或是气运,亦或是造化?反正虎头好痒,像是又要长脑子了,虎躯好躁,像是又要给主人省钱,自力更生变异发育的样子。

  虎蛋不甚聪明的脑子,不知道自己获得了什么,但清楚斩杀魔头好处大大滴有,那有何好说的!

  “我与魔头不共戴天!”

  虎蛋手持双剑,尾掌九剑,天山九剑,化作天山十一剑,一虎当先,身先士卒的迎上九孔麾下最强战力白首龙魔!

  白首龙魔亦是一声咆哮,龙首喷涂白色焰火状龙息,一连十二喷,十二股白焰灼破黑水,裹卷云雾,自天上海下围杀虎蛋而去。

  此两方。

  一为现世傀师技艺结晶,自上古绵延至现世,日益精进的修行百艺之精华铸就的剑之巨虎。

  二为熔铸龙头龙魂,复刻上古时期屹立于万族之巅的龙族盛威,拥有不弱于同阶真龙威风,上位邪魔曾仗之逞凶上古的魔染产物。

  都非是一般手段,且此刻恰好身处同阶,此番龙虎相斗,可不正是龙争虎斗,激烈酣畅。

  虎蛋乃下山虎,剑修虎,擅体修近战搏杀之术,甫一开打,便就想以剑势之威,破开白首龙首的魔法神通阻碍,欲要欺近对手,将战斗拉入自己的节奏中。

  白龙兽是火中龙,海里龙,白龙首赋予其湮灭龙息之神通,水龙魂又赋予其掌御水系神通的能力,水火双修神通盖世,唯一麻烦的便是,只有龙头没有龙身,搭配的水龙魂跟白龙头又有排异反应,导致体躯不协调,施神通道术碾压对手强无敌,但近战却难有真龙威风,不甚中用。

  故而在虎蛋欲要近身之际,白龙兽头入深海,一个深潜再上浮,转瞬又跟其拉开距离,继续用湮灭龙息等水火神通术法,遥遥打击虎蛋。

  直将虎蛋气的咬牙跳脚,大呼此魔兽妄占龙躯,行径跟个怯战蜥蜴又有何异,只此话未曾嘲讽到白龙兽,反惹得下方的蜥蜴阿三不开心,闻听此言,顿时聚拢蜥蜴残兵,向苏青请命之后,领蜥蜴骑士团独驾一艘万国巅峰造,欲要再建战功,让这虎蛋知晓,蜥蜴不比猛虎差,不以出身论英雄的道理!

  虎蛋跟白龙兽的战斗一时难分胜负。

  帝王蟹,怪力蛤,奔波儿灞,鲨鱼霸王,这四位妖神将,跟另外三尊魔兽的战斗却情况不妙。

  四大妖神将,虽都是四阶傀儡,但讲真,在炼制它们的过程中,苏青的主要意图,还是让它们统御妖神兵团,聚合妖神兵团之力,方才能显出这几位妖神将威风的。

  论单打独斗之能,这四位妖神将,跟寻常四阶傀儡,也无甚出奇之处,尽管都是海内异种为材炼制的,但苏青并未舍得给它们上其他珍稀宝材,便是专属战具,都未曾给它们提供,这投入不到位,战场就挨打。

  怪力蛤力量虽大,大不过体型是它万千倍不止的深海巨鲸王,其便是将体内鼓满了劲气,直将褶皱的蛤蟆皮撑的细腻又透明,一个蛤蟆蹬腿,自天而下挥出做傀以来最满意的一记蛤蟆神掌,可落到那深海巨鲸王身上,亦如蚍蜉撼树,软而无力,反是深海巨鲸一记巨鲸摆尾,就将怪力蛤不知拍飞多远。

  帝王蟹枪法高,但蟹脑终究比不过人脑,战技学的还是不如龙骑士那么通透,骑龙扫枪的龙骑士,合座下龙魂之力,如老师打学生,给帝王蟹现场教学,让其明白何为枪战之术。

  鲨鱼霸王跟奔波儿灞,一鲨一鲶对上红毛山岳猿,在虎将军的谋划中,以二对一,当是能最先打破局面,然后扩大战果,影响整个战局的胜负关键,却不想,红毛果然不祥,任凭鲨鱼霸王是四妖神中最是能抗的肉装坦克,却挡不住那红毛山岳猿的一记直死魔眼,下线速度出奇的快,尽管此红毛山岳猿的直死魔眼短时间内无法动用第二次,但没了鲨鱼霸王助阵,奔波儿灞也就只有以长须骚扰对手,使其无法影响其他战场,却无有一锤定音将之斩杀的能力了。

  战况焦灼!

  不!

  是情况不妙!

  虎将军此时被白首魔兽遛的虎不如狗,激怒攻心之下,虎眼瞪得皮球圆,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逮住那可恶的白头蛆,完全没想过麾下战将们的情况。

  而一旁观战的熊二却是看的分明。

  虎蛋不容易,马上就要成家了,想多争取点战功也是情理之中,作为多年老兄弟,熊二自己有产业很发达,愿意给虎蛋机会,将此次战功让给他。

  但给他机会,他不中用,那就怪不得它秃头熊二辣手无情了。

  熊二一声令下,麾下罗汉佛熊团,驱邪兵团们立时大军压上,先是一轮火力覆盖,直朝那深海巨鲸王打去,此魔兽体型大的跟必中的靶子一样,大小诡娃们不用瞄准也能让它肉球开花,怪力蛤见到友军开火,也是机敏的将蛤蟆腿延展成万丈绳索,死死捆缚这深海巨鲸,不给其遁入深海闪转腾挪的机会。

  这边深海巨鲸王败局已定,熊二又让罗汉佛熊们前去相助奔波儿灞收拾那红毛山岳猿,此山岳猿除了那直死魔眼这一不祥手段之外,其它本事相较于其他三尊魔兽都普普通通,奔波儿灞虽也普通,但在罗汉佛熊们的配合下,也是能将其压制一头,尤其是在此红毛山岳猿被逼至绝路,强行再动用直死魔眼欲要抹杀奔波儿灞,却被一罗汉佛熊挺身而出,为其挡灾之后,此魔兽的手段用尽,立被愤怒的奔波儿灞用长须扼住了喉咙。

  两方战局因自己的插手,形势瞬间逆转,熊二将眸光转向虎蛋,从怀中掏出储物袋,放出碧莲跟双头蜃龙,齐齐赶赴虎蛋处,欲要协助虎蛋将那白首龙兽先行抹杀。

  非是帝王蟹不需要帮助,事实上,几处战场中,尤属帝王蟹最为艰难,那人龙骑士,枪法比它强,还比它多配了一条龙魂,它可不只有挨打的份,可它惨归它惨,谁让它价值不高,且跟熊二感情不深呢,相比于既是自家兄弟,又是主人宝贝疙瘩的虎蛋,二选其一的情况下,熊二只能选择先苦一苦这帝王蟹了。

  “虎蛋兄弟,我来助你!”

  “滚一边去!我虎蛋一生,斗敌何须他人相助!”熊二的热情,虎蛋置之不理,此刻的它正钻着牛角尖,总觉得身子脑子正在孕育什么东西,马上就要蜕变,却总也蜕变不出,让其分外困扰,并坚信只要将此白首魔兽斩杀,或就能化茧为蝶,因为此,它才对熊二的好心相助不领情。

  熊二头变秃了,脾气也变得更好了,对于虎蛋的态度并不着恼,只慢条斯理的念起佛经,显是虽不怪罪虎蛋,但也没把虎蛋的话当回事,仍是要插手这场龙精虎猛的战斗。

  “虎蛋你个蠢蛋,蠢得不如一个二阶傀儡,也就是主人偏爱傻子,否则,今天四阶的该是我碧莲,怎么也不是你这蠢蛋!看看你现在给人打的断尾无臂的模样,还不让我们插手,再不插手,你连返厂大修的机会都没了!”

  碧莲登场的机会不多,拖累于三阶的实力,好久未曾立过战功了,对于虎蛋这种主人既给资源又给机会,还分配婆娘的幸运儿本就嫉妒,此刻抓住机会一通狂喷,直喷的虎蛋无地自容。

  它却是明白了过来,它虎蛋本质上还是主人的财产,浑身上下,都是主人辛苦打拼的资源,哪能跟个愣头青一样,说跟人拼了就拼了,自己小命没了是小,害得主人投入打水漂才是大事。

  虎蛋这一想通,顿时失了跟那白首龙兽单挑的想法,主动退居二线,让熊二,碧莲,双头蜃龙,布下金刚降魔阵去斗那白首龙兽。

  本以为九尾断了六尾,双臂被轰的稀烂,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的自己,当要退出此次战斗,争功不成,反成主人拖累,正自黯然身伤时。

  忽然浑身上下一阵巨震,刚刚想通的脑子一通百通,顶上青天突见金光万丈,后有一天门自金光中徐徐洞开,便是连远处还在嗑药恢复的苏青,都被一股莫名力量所裹挟,被推引至那天门之中,跟一无上虚影相合,化身给予虎蛋降下造化的临时工具人,缓缓落到虎蛋面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