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另有其人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094 另有其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094 另有其人

  章节名:094另有其人

  医侍低着头,脚步微颤着想迈出大殿的门槛,只差一步却被沐雨给拦了下来。

  沐雨二话不说将他给抓拎到了宇文睿的面前,厉声道:“说!是谁指使你给娘娘下毒的!”

  医侍只低着头,任她叱喝。

  沐雨直接将他踹跪在地,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剑来横在他的脖子上。

  医侍满脸惊慌地抬起头,抖声道:“奴才,奴才不知…”

  不知?只听“咔嚓”一声,沐雨毫不客气地将他的一只胳膊给卸了下来,剑往他的脖脖颈处又压近一分,“招还是不招!”

  “啊!”疼痛穿透血脉遍布四肢,医侍抱着胳膊嚎叫不已。

  宇文睿冷寒着脸盯紧地上还未干涸的白沫,怒火溢满胸膛。若不是他眉间轻突,下意识将汤匙里的药倒在地上,只怕…

  乐正锦虞轻咳了声,这宫里宫外要取她性命的人多的是,这名医侍看着眼生地很,也不知道是哪家塞进来了。

  正思忖着,医侍忍着痛答道:“奴才、奴才奉陆太医的吩咐将药送来未央宫,奴才也不知道为何、为何这药会出了问题。”

  言罢,他又快速地垂下了头,抱紧自己的胳膊抽泣。

  沐雨的剑未从他的脖子上移开,颤抖的身体将他内心的恐惧暴露无遗。

  “召陆太医!”宇文睿寒声道。

  陆太医刚在永溪阁替乐正锦瑟把完脉,连药箱都未拿好便被宇文睿派来的人给抓回了未央宫。

  乐正锦瑟被突然闯进来的人吓了一跳,还未来得及看清,陆太医便已经从面前消失了。

  春月与秋霜面面相觑,连忙将惊吓着的乐正锦瑟扶好。

  乐正锦瑟不明所以地回望她们,连通报都未通报地就闯进来将陆太医带走了?当她的永溪阁是什么!

  再想到除了陛下与乐正锦虞,谁还敢在后宫这么放肆,乐正锦瑟略丰腴的面容一沉,“快去给本宫打探到底出了什么事。”

  陆太医被人火速带进了未央宫。

  一抬头,便见到了满面寒气的宇文睿与抱着胳膊发抖的医侍。

  他惶恐地跪下,心思飞快地旋转着,难不成是娘娘的身体又出了什么问题?

  他大着胆子扫了乐正锦虞一眼,脸色明显比之前自己来的时候要好的多,那又是为何?

  宇文睿端着药碗的手未动,淡黄色的液体呈在玉碗中,千年灵芝散发出的香气让人闻着清神。

  陆太医诧异地低下头,余光瞥见玉石地板上的沫迹,心下大骇。

  在乐正锦虞的眼神示意下,沐雨收回了剑,静静地立在一边。

  医侍早已疼得满头大汗,正低着头小声抽泣,陆太医想询问他也不敢开口,只能咽了口唾沫,吞吞吐吐道:“不知、不知陛下召微臣来”

  宇文睿强自忍着想将手中的药碗扔在他身上的冲动,冷哼道:“下毒谋害贵妃娘娘,你可知罪!”

  闻言,陆太医匍匐下身子,紧张道:“微臣冤枉啊!陛下就是给微臣十个胆子,微臣也不敢下毒谋害贵妃娘娘…”

  “医侍说是你将药交予他,人证物证全在,你还如何狡辩!”宇文睿眸子森寒,雷霆音响起,“你好大的胆子!”

  “来人!将陆太医”

  陆太医惊恐地伏趴着身体,直呼道:“陛下,微臣实在冤枉!求陛下明察!”

  毒害后宫妃嫔,还是陛下最宠的贵妃娘娘,这一顶帽子扣下来,他必死无疑不说,还会连累到家人…是谁?究竟是谁嫁祸于他?!

  医侍也痛哭流涕地望着着陆太医,嗫喏道:“奴才也冤枉,药是陆太医熬的,也是陆太医倒好后交予奴才的,奴才得了吩咐便马不停蹄地赶来未央宫…求陛下明察!”

  陆太医猛地抬头瞪大眼睛道:“这药是微臣亲自熬的不假,可他也一直在旁边看着,微臣怎会有机会下毒?”

  “那便是你们二人合谋了?”乐正锦虞软软地靠在宇文睿怀中,沉声道。

  陆太医吓得直摇头,“微臣一直恪守本分,对陛下与娘娘的忠心日月可表,微臣熬药的时候,不止他在一旁观看,期间还有春月与百合姑娘来了太医院,众目睽睽之下,就算给微臣天大的胆子,微臣也断然不敢对娘娘有不轨之心!”

  想到当时的场景,陆太医惊喜道:“对!微臣想起来了,玉华宫的百合姑娘来太医院找微臣要淑妃娘娘的养颜丸,微臣曾离开过药炉。定是微臣离开药炉,去内间为淑妃娘娘取养颜丸的时候,才让人有机可乘!”

  这新来的医侍如此不懂事,硬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他身上,他定不会让他好过!

  “当时外间还有春月与百合姑娘在,奴才怎么会有机会下毒?”医侍大叫着反驳道。

  脑中灵光一闪,陆太医与医侍几乎同时开口道:“微臣/奴才记得春月姑娘还欲掀开娘娘的药罐,被微臣/陆太医阻止了。”

  春月、百合?乐正锦虞拧紧眉毛,会是乐正锦瑟与季芸儿两人中的其中一个么?

  她动了动身体,宇文睿立刻将手中的药碗递放给一旁的宫人,“给朕将春月与百合也抓来!”

  若真是有人刻意给乐正锦虞下毒,他定饶不了她!

  乐正锦虞盯着脑袋的晕眩感,静心思索着陆太医与医侍的话。

  药是陆太医所熬,医侍一直陪在一旁看着火候,期间春月与百合来了太医院,百合问陆太医要季芸儿的养颜丸,陆太医便暂时离开了药炉,外间便剩下春月、百合与医侍三人。听他们二人所说,眼下看来,似乎是当时靠近药炉,欲掀开药罐查看的春月的嫌疑最大…会是乐正锦瑟要害她吗?

  乐正锦虞摇摇头,不,方才他们二人也说了。春月是想掀开药罐观看,可是最终未遂不是么?定是乐正锦瑟等着陆太医为她把脉,这才派春月去太医院找寻陆太医。他刚刚从永溪阁那边被人带过来便是最好的证剧。

  乐正锦瑟的肺都快气炸了!方才因陆太医被人带走的怒火还未消褪,又一伙人突然降临永溪阁,连招呼也未打一个就带走了春月。

  “谁能告诉本宫到底发生了何事!”乐正锦瑟将桌上的摆设一股脑地扫在了地上。

  “回娘娘,是是未央宫的贵妃娘娘被人下毒了。”前去打探消息的宫人快速回了永溪阁。

  乐正锦瑟蓦地收回了手,声音带着自己都未察觉到的兴奋,“死了没?”

  见宫人摇头,她颇为失望地收回忽涌的窃喜。随即心中又一震,那带走春月,岂不是就是怀疑与永溪阁有关系?

  想到此处,她立刻就坐不住了,“秋霜,扶本宫去未央宫看看。”

  玉华宫的百合被横冲直撞而来,欲带她去未央宫问话的人吓得花容失色。

  “啪!”季芸儿气恼地摔了手中的梳子,她刚服下百合从陆太医手中拿回的养颜丸,正在铜镜面前端详她的容貌有无发生变化,冷不防却有人闯进了她的玉华宫,一声不吭地想要将百合从她身边带走。

  笑话!当她这一品淑妃是摆设么!

  “给本宫站住!”她扭头望向抓着百合的人,冷声问道:“谁允许你们这么放肆!”

  侍卫却不理她,他们有陛下的旨意何惧。

  “百合涉嫌给贵妃娘娘下毒,陛下命属下等人将她带去未央宫问话,难不成淑妃娘娘想要违抗陛下的旨意?”

  季芸儿诧异地张了张嘴,若是百合下毒,她岂不就是主谋之人?

  “慢着!”见侍卫已经押着百合走到殿门口,季芸儿立刻叫住了他们,“本宫与你们同去!”

  须臾,春月与百合便被带到了未央宫中,与她们一起的还有乐正锦瑟与季芸儿。

  “臣妾参见陛下,参见贵妃娘娘。”二人恭敬地给宇文睿与乐正锦虞行了一礼。

  “听说有人胆敢给咱们贵妃娘娘下毒?”季芸儿一副不敢相信地模样,让人见了,直觉得她十分无辜。

  乐正锦瑟也状若关切地道:“姐姐有无大碍?”

  乐正锦虞安稳地卧在宇文睿怀中,难掩病态地轻笑道:“放心,本宫还死不了!”

  只是害她的人,差点成了弑君!

  宇文睿冷冽的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光泽,让乐正锦瑟与季芸儿愈加忐忑不安。

  “春月、百合,你们二人为何在贵妃娘娘的药里下毒?”宇文睿寒声问道。大有得到真相后将她们碎尸万段的气势。

  垂跪在地上的春月与百合闻言,忙不迭地辩解道:“奴婢冤枉!”

  “贵妃娘娘的药只有你们四个曾接近过,如今你们都觉得冤枉,那谁来告诉朕,究竟谁是不冤枉!”强大的寒气压迫下来,似要将跪在地上的四人冻结成冰。

  春月与百合全身一哆嗦,连忙开口撇清自己的嫌疑,叙述的话与之前从陆太医与医侍口中得知的不差分毫。

  听他们每个人都在惊慌失措地争相辩解着没有下毒,乐正锦虞隐约觉得似乎有什么怪异之处,他们每个人眉间的神情不似作假,春月与百合去太医院的理由更是符合常理,难不成想要害她的另有其人?

  最后两天的投票啦!读者调查,踊跃参加哦!周末万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