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肆意掌掴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007 肆意掌掴
字体:      护眼 关灯

007 肆意掌掴

  章节名:007肆意掌掴

  是的,野心。

  宇文睿的冷峻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不加掩饰的天生之气,因着东楚大帝的威严与资本让他可以傲视万物。而此人却是真正将那股冷傲深深隐藏着,刻意只表现出他的洒脱爽朗。

  仅仅只是盯着他,乐正锦虞的心里就没来由地起了寒意。

  “西陵四皇子有心了。”宇文睿淡淡一笑。

  相较于慕容烨天的朗声恭贺,其余的使臣则有些遗憾没有先一步将自家公主带来,这次又让北宜抢了先。

  虽然早已有联姻心思,可考虑到刚册封新皇后,还未过大婚新鲜日就贸然往东楚塞人未免有些不给东楚左相面子,如今看来,有无耻的乐正无极做先盾他们有什么可顾忌的?

  小国的臣子心里已经谋划好回去禀告圣上的腹稿。

  慕容烨天的视线与乐正锦虞的视线撞在一起,乐正锦虞莫名地察觉到他眼里闪烁着的暧昧,怔忪片刻后也朝他璀璨一笑。

  宇文睿的眼里霎时蒙上了一层雾霭。

  慕容烨天见状,笑意更深了。

  酒宴过后,除了已被东楚帝王留下择吉日封为贵妃的乐正锦虞及自小伺候她的两名侍女,其余的使臣纷纷告辞,启程返回各自的国度。

  宇文睿派出大批的官员护送他们出楚京,北宜国使臣中的一抹青衣却一直眷恋不舍地盯着皇宫的方向,久久地难以移动脚步。

  ……

  未央宫中,乐正锦虞斜倚在白色狐皮织就的软垫上,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里的血珊瑚。

  乐正锦瑟巧笑嫣然地站在一旁,见乐正锦虞半天没有声响,便主动开口唤道:“皇姐”

  她刚一开口,乐正锦虞却懒得看她,直接吩咐道:“沐雨,掌嘴!”

  “是。”身后的沐雨立即上前。

  “啪”地一声脆响,乐正锦瑟左边的脸瞬间红肿了起来。

  “皇姐,你…”乐正锦瑟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怎么会突然就出手?

  “沐雨,给哀家掌嘴,教导锦瑟公主何为礼仪尊卑!”乐正锦虞头也不抬,竟敢称皇姐皇妹?你配么!

  “我是陛下亲封的贵妃,乐正锦虞,你”乐正锦瑟怒道。

  可不等她说完,沐雨已经左右开弓掌起嘴来,期间乐正锦瑟想起身反抗,却被未央宫内的几名小太监给死死按住了。

  乐正锦瑟的两名侍女惊惧地想上前护住自家主子,也被未央宫的人给拖了下去。

  满殿只听见清脆响亮的掌掴声。

  沐雨丝下手丝毫不留情,别说还未真的入东楚皇家玉牒,就算已经是贵妃了又怎样?太后这边还容不得这六公主放肆。

  乐正锦虞抚了抚发髻,“哀家的名讳也是你能直呼的?哀家记得母后只生了哀家一个,可没有什么皇妹…果然啊!皇后的女儿生来就是皇后,贵妃的女儿只能是贵妃,哦,对了,哀家倒忘了,说什么贵妃,充其量就只是个妾罢了!贱妾所生的果然还是贱妾!”

  听着她的话,乐正锦瑟眼里喷火却无可奈何,沐雨的动作迅速地完全没有让她能有开口说话的余地。

  盏茶时间过去后,乐正锦虞示意沐雨住了手,看着肿成猪头样的乐正锦瑟,原本天仙般的容颜上再也瞧不见半点灵秀,心里没由来地开怀,直感觉是她待在这未央宫的三年里最美好的时刻。

  “乐正锦虞,你欺人太甚!”乐正锦瑟嘴角渗出丝丝鲜血,原本清澈的眸子溢满了恨意,嘴角已经破肿不堪,却依旧含糊不清地朝乐正锦虞吼道:“你竟敢打我!你别忘了你只是父皇用来笼络东楚的一颗棋子罢了,你就只能配那个佝偻好色的老皇帝,现在老皇帝死了,你也只是一个活寡妇罢了!父皇宠的是我母妃,迟早北宜也是我皇兄的,你”

  沐雨直接抬脚将她踹开。

  乐正锦虞轻蔑地望着倒在地上痛楚抽搐的乐正锦瑟,嫌弃道:“哀家不知乐正无极怎会教出你这等蠢货!莫非他老了,连脑子也糊涂了不成?”在北宜国治不了你,可在东楚别忘是谁的天下!

  “你当哀家为何留下你,只不过是想找点乐子罢了!”还当是当初北宜国那个高贵不可一世的小公主?既然落在她手里就别怨她,乐正无极能软禁她的母后,她就不能虐待他心爱妃子所生的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女儿么?!

  “来人啊!将咱们未来的贵妃娘娘扶入偏殿。”乐正锦虞看着已经疼得昏厥过去的乐正锦瑟,摇了摇头吩咐道。希望她未来能乖乖听话。

  等乐正锦瑟被宫人带下去后,乐正锦虞赞赏地看向沐雨,原本以为她只是个年幼柔弱的小宫女,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大的胆量与魄力。可惜是宇文睿拨给她的人,能有一脚将乐正锦瑟踹晕的身手,难保也不是宇文睿用来监视她的眼线,就是不知是否能为她所用…

  她凝视着手里的血珊瑚,通体的血色仿佛那日未央宫满地的鲜血。

  瞧,就算后宫佳丽三千,男人还总是有这么强的占有欲。

  沐雨继续乖巧地站在她的身后,陛下让她尽心尽力地服侍太后,她自然谨遵太后的吩咐。

  季芸儿回到玉华宫后心情愈发不好,她拿着宫里的珍宝玉器准备摔了泄愤,却又生生控制住了自己的手。她不能闹出动静让别人看了笑话,传到陛下耳里,她一直以来树立的贴心解语形象就会毁掉,为泄愤摔了御赐而失了圣心完全不值。

  她愤恨的放下手,心里实在是不甘心。原本以为江楚秋不得宠,后宫自然她一人独大,乐正锦虞终究是太后,只这个身份就足以牵绊住她。待她先为陛下诞下皇子,身份铁定水涨船高,假若日后皇儿有幸被封为太子,那个心心念念的位置还不是唾手可得!可现在那北宜的乐正锦瑟来插上一脚,以贵妃之位压在了她的头上,让她如何能不气?

  田七知晓她的心思,忙安慰道:“娘娘,您可别气坏了身子,就算那北宜国的六公主被封为贵妃又怎样?娘娘无需担心,到底是他国的公主,说不准就是奸细来着,咱们陛下英明神武,日后就算再宠爱也不会对她完全放心,那太子之位更不会从她的肚子里出来…”

  田七的话正说到了季芸儿的心坎里,她转念一想,确实如此。

  心头的雾霭一扫而空,她笑逐颜开地拍了一下田七的头,“你呀!”

  田七立马谄笑道:“娘娘的心情就是奴才的心情,奴才对娘娘的忠心日月可鉴。娘娘目前一定要保持好心态,抓住陛下的心才是。”

  说着,玉华宫的大宫女百合从殿外走了进来,她一进门就笑着给季芸儿见礼道:“娘娘,大喜啊!”

  “哦?有何喜事?”季芸儿疑惑地看向她,最近霉事一件接着一件,真叫她烦心。

  百合笑着贴上她的耳朵,轻轻说了一个消息。

  季芸儿闻言,娇艳的面容如花般绽放开来,“本宫就说嘛!太后怎么容得下那乐正锦瑟,田七,下去差人想法子去未央宫一趟,替本宫将那瓶御赐的丽颜膏悄悄送给咱们的贵妃娘娘,记住,一定要将本宫的友好心意带到。”

  笑容盛不住眼底的兴奋,虽然心里恨不得那乐正锦瑟就此直接毁容,看着那张天仙般的容颜就没来由地厌恶,可目前更愿意让她与自己一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