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废后之心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065 废后之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065 废后之心

  章节名:065废后之心

  龙泽宫内的龙涎香静静地燃烧着,馥郁的香气钻入乐正锦虞的呼吸中,睡梦中的身子忽然剧烈地一颤,连带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梦境中,宇文睿的脸放大在她的面前,不同于浴池中的温柔平和,咄咄逼人的凝寒直射她的眼底,“乐正锦虞,你可有何事瞒着朕?”

  她怔征地摇头,心头升起一丝恐慌,宇文睿却是大笑着提剑指向她,“朕早就知道了你与南宫邪的目的!”

  他举着自己左手上握着的东西,轻蔑地对她说:“九州大陆,东楚才是至尊!千百年来也唯有东楚才是!其余诸国皆是妄想!”

  那东西在他的手中散发着泠泠寒光,他忽然手一摊,将东西递到她的面前,“你不是一直想要它么?”

  她面色大喜地伸手去拿它。

  “你以为东西到手,南昭就能覆灭东楚么?真是无比的可笑!”森如地狱的声音却突然响起,“既然你这么想要它,那便拿命来换吧!”

  银光一闪,他手中的剑准确无误地刺穿了她的心脏,她惊恐地盯着自己的胸前,流淌的鲜血赤色如花…

  细密的汗珠不断从乐正锦虞额头上溢出,紧蹙的眉与急促的呼吸无一不在昭示着她的恐慌。

  “不要!不要!”乐正锦虞忽然大叫出声。

  “太后!”龙泽殿的门蓦地被人打开。

  困于梦靥中的乐正锦虞顿时睁开了眼睛从帝床上惊坐起身。

  “太后,您怎么了?”宫人见她满头是汗,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道。

  乐正锦虞这才发现原来只是一场梦而已,她用手抵着额头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但梦中的画面却无比清晰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她无力摆摆手,“哀家没事,退下吧!”

  宫人闻言颇为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太后,奴婢就在外面,您有事就唤奴婢。”

  乐正锦虞在龙泽宫已经整整睡了两日,陛下临走前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太后,她不由自主地瞥了乐正锦虞身上所穿的衣服一眼,但又快速地敛下惊讶的神色,宫中之事岂是她们这些人可以胡言乱语的?

  不等乐正锦虞再开口,她便急速退下,“奴婢告退。”

  觉察到那宫人盯着自己衣服的异常目光,乐正锦虞也感觉到身上所着的似乎不太对劲,她立即低下了头。

  只见宇文睿的金色纹龙睡袍正不偏不倚地穿在自己身上。

  乐正锦虞心又猛地一惊,他怎的…怎的给自己换上了帝王之袍…

  她不自觉地伸手抚上自己心脏的位置,梦中宇文睿刺的那一剑还历历在目,惊慌之下,她迅速地脱下了他的睡袍。

  待身上不着寸缕,她又低头扫向自己的身体,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青那边乐正锦瑟的怀孕状况之外,并没有其他举措。

  她正无聊着,忽然得知乐正锦虞与陛下露到明面上的事情,嘴角瞬间露出诡异的笑容。

  “娘娘难道不忧心么?”百合不解地问她。

  “本宫忧心如何,不忧心又如何?”她随意地捏起桌上果盘里的红果,“这些年不都是这样过来了?”

  “就算知道又能怎样,本宫还不是照样憋着?”她忽然叹了口气,“陛下如今是九五之尊,自然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何况区区一名女子而已。”

  “本宫自是巴望着乐正锦虞那狐媚能够遭受全天下人的唾弃,然后不得好死。最好连同那乐正锦瑟一起,本宫见这两个北宜国的妖女就来气!”

  她拿起手帕擦了擦手,对着百合说道:“走吧!跟本宫去凤藻宫凑凑热闹。”

  江楚秋可是如今的后宫之首,她倒要看看左相之女的端庄贤淑到底如何?还有那些个小鱼小虾的态度,最好点把火一起烧了。

  后宫中的大多嫔妃确实聚集在凤藻宫里愁眉不展。

  坐在上首的江楚秋神色恹恹地看着下面一众喋喋不休的女子,她又何尝不知道如此有悖伦常之事传出去,整个东楚都会遭受全天下的风言风语。

  捏着帕子的手紧了紧,她无奈地开口道:“各位妹妹莫要轻信他言,陛下怎会与太后有那等之事?定是那些个嘴碎的奴才乱传,本宫自当揪出几个严惩不贷!”

  中秋宴席上大展才情的王美人却忧心忡忡地回道:“臣妾也不信,可是臣妾这两日去未央宫给太后请安都未见到人影,今儿个又有不少人亲眼看到太后从龙泽宫出来…”

  王才人瞥了江楚秋一眼,又道:“这等大事关乎到我东楚的名誉,如此下去的话…”

  其实天下大事在她们这些妃子心目中哪有什么重要,最关键的是帝王的恩宠与秽乱宫闱的丑闻,让她们不得不担忧罢了。

  江楚秋捏着帕子的手忽然顿住,“妹妹休得再提了!陛下行事自然有分寸,我们只需尽心服侍,管好后宫即可…”

  “淑妃娘娘驾到!”江楚秋的话刚落,门外就传来小太监的通报声。

  “快请淑妃进来。”江楚秋连忙吩咐道。

  “哟!各位妹妹怎的都聚在了皇后姐姐这里?”季芸儿脚还未踏入殿内,清脆的笑声就在殿门外响了起来。

  “淑妃姐姐好。”王才人闻言立即站起身。

  “各位妹妹太客气了!”季芸儿话语间就走到了殿内,她笑着朝江楚秋见了一礼,“妹妹给皇后姐姐请安。”

  “无需多礼。”江楚秋见她笑靥生花,心中的烦闷稍减了些,“淑妃妹妹难得来本宫这里一次,来人,看座!”

  宫人立即给季芸儿搬了一张椅子过来。

  “皇后姐姐客气了。”季芸儿坐下后招呼王才人她们,“诸位妹妹一起坐下罢!”

  她将脸转向江楚秋,“方才妹妹在外面听见姐姐这里说得正热闹,有什么趣事也说来给妹妹听听。”

  江楚秋面色一僵,苦涩笑道:“哪有什么趣事…”

  见满殿沉默下来,季芸儿眼珠转了转,神色也随即黯淡下来,“莫不是姐妹们都在讨论陛下与太后的事情?”

  江楚秋一怔,“妹妹也听说了?”

  “这是自然,那么大的事儿…唉!”季芸儿叹息道:“妹妹当年还是太子侧妃的时候便…”

  她拿眼偷偷扫了一眼江楚秋明显变色的脸,“不提也罢!”

  “淑妃姐姐也算陛下身边的老人了,可否告知我们该作如何?”王才人开口询问道,总不能任这样大展下去。

  季芸儿忽然又一笑,“妹妹这话可问倒本宫了,陛下圣心难测,虽说太后是陛下庶母,但毕竟正是貌美如花年纪,论容貌与身份,可比我们这些人…”

  她顿了顿,“难不成真的效仿前朝跪谏才是?”

  “跪谏?”江楚秋眼皮一跳,她前些日子收到家书,父亲那日原本在早朝时就想递折子上去规劝陛下,可是被大司马劝阻下来了。那时太后与陛下的事情还未到如今这样明显的地步,父亲派人宽慰了自己几句未曾再言其他。

  更何况陛下夜宿未央宫与太后侍寝龙泽宫意义虽一样但实质并不相同。

  龙泽宫向来便是东楚最威严的地方,寻常妃嫔不得进入,能在宫中侍寝的更是寥寥无几。

  陛下自登基以来还未曾招任何嫔妃于龙泽宫侍寝过,如今竟被一国太后公然抢先,传出去如何不让天下人唾笑!

  “妹妹觉得咱们后宫姐妹侍寝是次要,最关键还是陛下的颜面…”季芸儿意有所指地提醒道:“姐姐您可是正宫皇后…”

  王才人也附和道:“臣妾也这样觉得,姐姐您是皇后之尊,理应掌管后宫剔除那些腌之事!”

  “妹妹倒忘了,至今后宫的凤印还掌管在太后手中,”季芸儿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叫道:“呀!难不成陛下有…之心?”

  见江楚秋的面色彻底变得灰黑之后,季芸儿才蓦地捂住了嘴,“妹妹失言了,姐姐切莫往心里去,说道底您才是名正言顺的皇后。”

  废后之心!江楚秋一想到这等可能,她的手脚便瞬间变得冰凉。

  今日公子被堵在了高速才回来…挥泪不解释…

  推荐:女扮男装:极品三少爷文/筱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