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西陵之争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030西陵之争
字体:      护眼 关灯

030西陵之争

  章节名:030西陵之争

  毓秀宫殿内摇曳的长纱随着帝王的离去支离破碎。一如她的主人,荣耀似烟花绽放过后的绚烂绝美就立即坠陨,仅仅只维持了一瞬。

  乐正锦虞瞥了眼倒在血泊中的男子,冷笑一声扔掉了手里捏着的帕子,不知道乐正锦瑟回北宜国后,乐正无极会怎么对待他如今已经被东楚大帝弃如敝屣的女儿,又不知道秦贵妃如何能再给自己的女儿做一份好打算。

  脚步迈出毓秀宫殿,身后所有的太监宫女全都闷声倒地,乐正锦虞头也不回地浅踏而去。

  先前赶去未央宫的宫人领着陆太医过来时,却被沐雨挡在了殿外。

  沐雨毫无表情地看着宫人,淡淡地说道:“贵妃娘娘没事,太医不必进去了。”多一个人知晓,不过枉添一条性命罢了。

  她只是暗卫,帝王让她伺候太后,后宫的事她也无可奈何,只是她望着通风报信的宫人,心里寒凉无比。太后居然能绕过自己对贵妃下手…她就算再笨也能猜出事情的始末。

  寝殿内,春月与秋霜的哭声将原本晕过去的乐正锦瑟给惊醒了。

  她摸了摸已经穿好衣服的身体,苍白的面容浮上一丝血色,瞬间抓住她们的手惊喜又急切地问道:“本宫没有出事对不对?”似为了安抚自己,她不停地念叨,“是的,是的,本宫刚才肯定是做梦了…”

  春月盯着她脖子上的红印,眼泪止也止不住,半晌才艰难地开口回道:“公主,陛下已经将我们逐出东楚了…”

  乐正锦瑟闻言直摇头,“不,不,你说谎!本宫什么事也没有,本宫这就去找陛下!”她猛地推开她们,欲起身出去找宇文睿解释,身子却麻木不听使唤地又倒回了床榻。

  她低下头,体内的撕痛与手臂上的掐痕无一不在提醒她方才发生的事情。

  她惊恐地尖叫起来,“不!本宫是东楚的贵妃!是陛下亲自册封的贵妃!本宫要找陛下说清楚!本宫不认识那个男人,本宫是受害者…”

  乐正锦瑟疯狂地叫喊着,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向的骄傲与尊严骤然崩塌。

  春月与秋霜悲戚地看着她们从小伺候的主子的疯狂,除了啼哭也只有啼哭。

  乐正锦瑟怔怔地摇头,纷乱的思绪充斥了整个脑袋。她先是前几日莫名奇妙被打入冷宫,现在又莫名其妙被人在寝殿里玷污了…这其中肯定有鬼!绝对是有人陷害她!对!是有人陷害她!是谁?究竟是谁?!乐正锦虞?不是她!她将自己从冷宫捞出来,应该不是她。那是谁?究竟是谁?!

  她死死地捂住脑袋,不停地猜想着后宫有能力陷害自己的人。

  季芸儿?

  对!肯定是季芸儿!

  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道魔障,乐正锦瑟此刻坚定不移地认定了害她的人是季淑妃。她死死地抓住床榻的边角,就算她被扔回北宜,她也要将她一起拉入地狱!

  ……

  宇文睿的怒火蔓延至整个皇宫,一向冷冽的的面容愈加阴寒。

  乐正锦虞知道他的震怒心情,从毓秀宫出来后就一直娇笑地陪在他身边转移他的注意力。

  前不久自己与侍卫的事情也同样让他如今日这般怒火滔天,既然乐正锦瑟如愿以偿地受了自己的设计,即将被扔回东楚,她可不能再让宇文睿联想到自己之前在他面前所犯的错,平白地失去了帝王的心。

  玲珑有致的身躯包裹住自己,暗香浮动中,仿若找到了栖息地般,帝王的怒火逐渐沉沦了下去。

  …。

  肃杀的寒气飘荡在西陵国的皇宫,龙涎香袅袅燃烧着,铜色香炉似留恋香芯内欲散尽的最后一缕雾气,将其拉在整个炉身的上方久久不让消散。

  躺在帝殿内的慕容询已到了油灯枯寂的时候,一众皇子跪倒在父皇的床边,神色哀悼之际,目光却死死地盯着旁边武将手里的圣旨。

  慕容烨天一袭紫色衣袍跪倒在地,束着紫玉冠的墨发半垂在肩头,刀削般的面容上隐隐浮现的悲凉若有似无,鹰眸微阖,全神贯注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刻。

  武将缓缓地打开不久前圣上亲自交到自己手上的圣旨,大声地朗读着上面的笔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一生,无寸功于社稷,无利于百姓,今寿将至,朕虽不才,然十子有余,四皇子慕容烨天文韬武略、秉性纯良…今立为太子,待朕大限,即刻登基为帝…”

  武将的圣旨还未宣召完毕,一旁的大皇子慕容烨云“蹭”地一声站起身,大声叫道:“本皇子不服!父皇绝不会下这道旨意,一定是你假传圣旨!本皇子要亲自问父皇…”

  他不顾武将阻拦欲扑到慕容询的身边,却被顷刻起身的慕容烨天一把抓住,“大皇兄莫不是不将父皇放在眼里,公然质疑父皇旨意?”

  慕容烨云在他阴寒紧逼的鹰眸下闪了闪神,却在接收到老二他们的示意后立刻又挺直了腰板。

  是的!他才是长子,凭什么父皇皇位不传给他?!

  “你给我让开!”

  慕容烨天毫不客气地出手将他扔到身后,“父皇面前,岂容大皇兄你放肆!”

  “大哥!”二皇子三皇子起身将他不受控制直往后倾的身子扶住。

  “慕容烨天!长幼有序,本皇子今日就要你知道,本皇子才是名正言顺的继位人!”慕容烨云拍了拍手掌,外面立刻有人闯进了帝殿。

  帝床上双眼紧闭的慕容询动了动嘴角,呢喃却无人知。好似感受到了儿子们为了争位的凉薄兄弟情谊般,暗黄的眼角溢出一滴悲伤的泪珠,便悄然而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