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江山之赌(都看一下题外)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130江山之赌(都看一下题外)
字体:      护眼 关灯

130江山之赌(都看一下题外)

  章节名:130江山之赌(都看一下题外)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乐正锦虞的双目已经染满了戾气,阴沉的气息浮动在她周围,让她看上去已然跳脱身份的凌厉,嗜血。

  慕容绮苏看得心惊肉跳,紧扣在掌心的手指也颓败地放下。

  乐正彼邱紧盯着正前方的身影,身后的侍从终于得空憋了口血气。

  葵初陷入了恍惚中,眼底的情绪若隐若现,看不清,道不明。青落张大了嘴巴,瘦小的身体难以置信地承载着从琴音中传来的怨愤以及无限的杀意。

  尖锐的扇柄在毫无知觉中刺伤了南宫邪的手掌,他觉得胸口异常慌闷,刚才的得意与较劲不复存在,他隐约好像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却无从查找头绪。他的神经突然变得麻木,全然忘了去捕捉不远处乐正彼邱的反常。

  乐正锦虞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就算再如何烦燥不悦也没有忘记自己此刻的身份。

  她硬着声音平静地询问,“圣上可还满意?”她不管其他人,只问南宫邪一个人。

  她与他之间,从一开始的陌路无交到现在的纠缠不休。她自认从来没有亏欠于他,那些所谓的救命之恩,上位之恩,随着东楚破灭,龙泽宫最后的那场大火,她早就通通还给了他!可他没有依照约定放过她,也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带来南昭,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她,驱使她…

  乐正锦虞的声音刻意低哑,硬邦邦的,没有一丝一毫生机和感情,落在心里就如一块石头。南宫邪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明明自己千方百计想将她藏好,却就这样将她推在了众人面前。

  这些天压在心间的烦闷如积木般地变化着,让他抓不住地挠心想杀人。她对他怒目而视,便叠加一块,她对他笑脸相迎,便掉落一块,反反复复,居然未间断过。

  他不自觉地握紧手掌,血顺着掌心无声无息地滴落。何时起,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竟牵动着他所有的情绪?

  对上她冰冷的目光,他茫然无措地低下头。断裂的扇柄刺破了他的手掌,他却没有感到任何疼痛。说不清多久,在她还没来南昭前,他好像总是不期然地仰望东楚的方向。待她来到南昭后,却又换成了瑾瑜宫。

  他突然察觉到,她不在自己身边时,除了经常打探她的消息,他该处理政务就处理政务,该宠谁就宠谁,行无纰漏。而现在,他每日坐在启承殿里,总会不经意地想到她。想她在做什么,在耍什么心思,坐如针毡。

  他突然记起,他已经好久没有留宿后宫,似乎再对那些女子提不了兴致。他也突然忆起,前不久被他一掌毙命的宠妃的容貌,似乎也有些与她相似…

  他却想不通这些点点滴滴。

  乐正锦虞不见他答话,便又板着脸垂首,指间又慢慢勾起了另一种音符,不复刚才的凌厉,温吞如柳絮。

  她的脊背挺直,不顾落在身上的那些刺探、怀疑、赞叹、吃惊,手指不停歇地拨着弦,仿佛只要南宫邪不满意,她就会一直弹下去。

  众人皆木愣愣地望着乐正锦虞,还来不及释放心底的震惊,又被她此刻的琴音感染。

  “够了!”一炷香时间过后,南宫邪终于忍不住出声。她果真最会折磨人!

  在他的咆哮下,琴音戛然而止。

  乐正锦虞扔下面前的古琴,也未与众人行礼,平静地走回之前所站的位置。

  数道目光随着浅碧色衣衫起伏移动,南宫邪见她依旧回到自己身边后才松了口气。

  就好像怕她一气之下突然离自己而去似的,南宫邪煞有介事地嘲笑自己的紧张。她的翅膀还捏在自己手中,如何能逃?

  葵初默不作声,温和的眸子里竟有些黯淡。乐正彼邱不着痕迹地扫了他一眼,隐下心间升起的明明灭灭。

  众人的轻松心境经过刚才那一番已然被打破,纷纷缄默着不知如何开口。有想出言赞美乐正锦虞的人,扫望到面色遽然苍白的慕容绮苏后,到嘴边的溢美之词也吞了下去。

  数千沉默中,慕容烨天爽朗大笑,“琴音绝妙,堪然聆耳。绮苏,你确实技不如人。”

  慕容绮苏贝齿轻咬,将眼眶中的泪水逼回,“是。”无论是先前的铿锵还是方才的平和,这个婢女都胜她三分。

  她努力平复心中的压抑,而后将脸转向南宫邪,温声道:“南宫圣上,绮苏有个不情之情。”

  南宫邪见她的余光落在身后,毫不费力地从她眼底的神色读出了她的意图,遂冷声道:“既然是不情之请,那便不用请了!”

  慕容绮苏面色一僵,她只是想借这个叫倚香的婢女几日,向她讨教琴技一二,顺便再探出她的本来面目。

  她没想到却得到南宫邪未曾思索过的否决。

  慕容绮苏脸色煞白地垂首,南昭圣上对美人有求必应原来只是子虚乌有。

  慕容烨天不悦道:“南宫兄不听听绮苏的请求便直接推辞,未免也太不给我西陵面子了。”他不介意遂了绮苏的心愿。

  揭露乐正锦虞的假面,求之不得。

  南宫邪笑笑,也不怕惹怒慕容烨天,用受了伤的手掌把玩着赢来的碧玉,漫不经心道:“面子不就是用来踩的么?”现在他可没有怜香惜玉之心,谁动乐正锦虞也不行!

  慕容烨天鹰眸顿沉,“南宫兄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孤王自认睿智清明。”南宫邪毫不谦虚地回道。

  慕容绮苏立即委屈地望向葵初,希冀他能出面为自己解围。

  可是她等了半晌也不见葵初回望她,她又不能于众目睽睽下失了身份,冷凝的尴尬逐渐蔓延,燎烧她身体的每一寸,她的脸色也从苍白憋为通红。

  感受到无数怜悯的目光围着自己打转,慕容绮苏身子一颤,脚步再也站不稳。

  阿絮阿宝连忙上前扶住她。慕容绮苏只得羞愤地落回了座。

  乐正锦虞没兴致体恤她的楚怜之态,不是谁将主意打到她的身上她就要受着,西陵国的公主还不够资格!

  她冷冷地盯着南宫邪的后背,始末皆因他而出,同样的,她也不会承他的情!

  后脊黏着一道寂冷的目光,南宫邪想杀人的念头又翻涌了上来,他扫了扫下首的众人,思考着等会儿拿谁来发泄较好。

  武斗便是一国实力之争,大国切磋,向来以城池为筹码,小国相斗,败者俯首纳贡。

  慕容烨天收敛了鹰眸里的锐利森寒,似乎刚才的不快未曾发生过,转脸便笑道:“朕想起好久未与南宫兄切磋过武艺了,实在心痒的很。趁着今日,你我何不比个痛快?”

  南宫邪扔下手中的碧玉,凛然回笑,“乐意之至。”

  他们似乎将北宜国忘了个彻彻底底,竟无人提议与乐正彼邱相较。

  乐正彼邱丝毫不以为意,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由着二人自山脚飞上山腰。

  众人急切地抬望,二人的身影落在之前葵初祭天的地方,一绿,一紫,皆是狂傲睥睨的气势。

  乐正锦虞眯眼,不怕他们比划,就怕他们不能打得你死我活!

  无人可见的是,葵初目光骤然沉重。

  万圣山腰十分空旷,天空云蒸霞蔚,阳光自峰顶而下,射出万道金色光芒,绚丽无比。西陵与南昭的景色半收眼底。

  猎猎长风中,二人脚踩岩石而立,长袍蹁跹,发丝飞舞。

  南宫邪瞥望下面,众人皆如蝼蚁,那抹浅碧色也不无法看清。

  慕容烨天阴鸷一笑,“南宫兄莫不是现在还惦记着儿女情长么?”

  说着,他从腰间抽出一道软剑,未出言提醒,举剑便往南宫邪身上招呼。

  南宫邪眸子里闪过一丝怒意,持扇快速避开,“慕容兄最喜欢暗箭伤人?”

  慕容烨天挑眉收起了剑,“这叫出奇不意!”

  “总是小打小闹地赌那些城池,朕也腻了。”鹰眸精光迸发,慕容烨天主动开口道:“这次何不赌大一些?”

  南宫邪好笑道:“哦?慕容兄想赌什么?”

  慕容烨天狂肆一笑,“就赌座下江山如何?”

  南宫邪将扇子抵着额头,“慕容兄所言实在是”难不成以为自己稳操胜券?好大的口气!

  “怎么,你怕了么?”慕容烨天嘴角的弧度扩大。

  “孤王是很怕,”南宫邪冷笑,“怕慕容兄输得太难看!”他倒要看看让他有这份自信的缘由。

  慕容烨天负手立定,迫人气势尽泻,“既然如此,南宫兄何惧之有。”眼下只要得了南昭,这九州天下又何愁不能囊括于胸?此番他势在必得!

  “那便手下见真章吧!”南宫邪收起折扇,也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来。阴森的杀气散开,直逼慕容烨天门面。慕容烨天毫不避让,长剑挥开朵朵剑花,阻挡住他的攻击,而后出手全是杀招。

  南宫邪旋身飞起,长剑带着破空声从头击下。慕容烨天自然举剑回挡,随即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南宫邪持剑迎上,软剑轻挥,轻易斩灭了激射而来的芒光,化解了杀身之噩。而后脚踩壁石,软剑挥洒,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仿佛似天上劈落而下的闪电,吞没了白日内的万丈阳光。

  两人你来我往过招谁也没有必胜的绝招,不知不觉竟从山腰攀斗上了山顶。

  正当二人斗得难舍难分之际,慕容烨天嘴角悄悄扬起一抹诡笑。

  接到编大紧急通知,国家查文,不能写NP之类。简介会修改,不显示NP字样了。但是结局还是NP的(偷偷说一下),还是会按照既定思路继续写。

  本来要多更的,折腾了好久o(□)o大家如果看到前面哪里有H的地方提醒一下(好郁闷,我觉得写得挺隐晦的)。继续改词啊改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