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南昭圣上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013 南昭圣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013 南昭圣上

  章节名:013南昭圣上

  沉香木床“咯吱”一声翻转过来,从里面蹿出一道墨绿色的身影。

  俊逸傲然的面容出现在她的面前,墨绿锦袍勾勒出颀长的身姿,长长黑发仅以一根墨绿色缎带束于脑后,立体的五官如刀刻般狂野不拘,邪魅性感,最让人难忘的是他那一双罕见的金褐色眼瞳,闪烁着耀眼的金芒。

  乐正锦虞见只有他一人上来,便开口问道:“他呢?”

  邪魅的容颜散发着浓浓的戏谑,却是不答她的话,“三年未见,公主的美貌更甚从前,不止是东楚大帝为公主倾倒,连孤王看了都心动不已,再也移不开眼了。”

  乐正锦虞嗤笑,大方自然地回道:“南昭圣上谬赞了,倒是圣上的风采一如既往地顾盼神辉。”这只狐狸她可招惹不起。

  南宫邪束了束身前的一缕碎发,金褐色的瞳孔为俊美的容颜添了一分邪气,他掂了掂手里的沾着血的匕首道“公主的心肠可是越来越硬了,孤王记得当年公主可是青涩纯良的弱美人一枚,许是高位坐久了,自然而然地带着百分威仪。”

  乐正锦虞面色一变,冷笑道:“人总是会变的,锦虞能有今天多亏圣上当年的醍醐灌顶,就是不知圣上是否还是有采宫花的癖好。”

  她可没忘了第一次见他是在北宜国的皇宫里,还是南昭皇子的他便敢肆意潜入他国皇宫,最让她震惊的是居然还动了乐正无极的妃子…

  “孤王倒不知公主如今的口齿也变得伶俐起来,”南宫邪笑了笑,突然贴近她的身体,状若陶醉似地轻轻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美人就是美人,香肌玉骨,妩媚醉人。有公主在,万花都不能入眼,若是公主愿意,孤王倒是想采你这朵天下最美的宫花…”

  乐正锦虞不动声色地退离他尺米远,摸着光滑的指甲浅笑道:“南昭美人天下闻名,特别是圣上的后宫繁花似锦,况且圣上的宫花遍开诸国,锦虞就不凑热闹了,否则平白地给自己添堵。”

  金褐色的眼睛里迸发出狡黠的光芒,南宫邪一个幻步就将她给扣到了自己怀里。

  乐正锦虞大惊失色,挣扎之下却推拒不得。男女的力量之差,她在这一天里已经领略到了三次。

  “圣上这是为何?”美人面色愠怒道。

  南宫邪轻轻抚了抚她红肿的唇瓣,摇头叹息道:“公主这会儿倒忘了孤王方才帮你之事,这等避之不及划分界限的做法真叫孤王伤心呐~”

  乐正锦虞咬了咬唇,“哀家自是记得圣上的恩德,”她环视着正圈着自己身体的臂膀道:“圣上可否放开哀家?”

  乐正锦虞的称呼直接点名了自己如今的身份,南宫邪却是不在意,他的眼里只剩猎艳的兴致。三年前他从北宜的皇宫里看到她,就知道她不会让自己失望,果然,这才三年未见,她就蜕变地如此令人动心,不再仅仅只是娇美楚弱之态,更多了抹让他想征服的桀骜妖娆。

  犹记得当年见到她倒在血泊里的无助与凄然,到现在魅惑楚帝的轻车熟路,一颦一笑中尽是风华。

  他就这样灼灼地看着她,身体也情不自禁地往下倾斜。

  冰凉浓烈的男子气息忽然从唇瓣上传来,乐正锦虞的瞳孔猛然放大。

  他这是疯了么?

  南宫邪却在她的惊愣间放开了她,他不自在地将头瞥向一旁,墨绿色的缎带随着他的动作划出一道零碎的曲线。

  游走花丛这么多年,尝过无数美女滋味的他,方才居然像一个刚接触女子的毛头小子一般,心里竟荡起了层层涟漪…

  该死!

  乐正锦虞不知道他内心的波折,只为他放开自己而松了一口气。

  “公主魅惑男人的本领果然见长,孤王刚才差点也把持不住了。”南宫邪轻笑,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掩饰自己的情绪。“就是不知道孤王前段时间请公主拿的东西,不知道公主有没有拿到手?”

  乐正锦虞大怒,面色上却未表现出来。她没有忘记与南宫邪的交易,只可惜那侍卫统领已经被宇文睿杀了,她好不容易才引他上钩,只等着完事之后能拿到东西,谁知道宇文睿大婚之日却丢下了娇美的皇后来了她的未央宫…

  她看着红宝石镶嵌的匕首在他的手掌间轻旋慢转,摇头道,“哀家还没拿到手,不过哀家会尽快想办法。”

  不知为何,南宫邪对她一口一个哀家感到烦心,“哐锵”一声将匕首给扔到床榻上,金褐色的眼睛闪着明显不满的表情,“莫不是公主真当自己是东楚的太后,甘愿为宇文靖那老皇帝守寡不成?”

  “难道不是么?”乐正锦虞反驳道。“圣上现在不也是金龙之躯?”

  南宫邪淡然一笑,却是不改口,“听闻锦瑟公主进了楚宫,公主可有什么应对之策?”

  北宜国的两名公主皆是高端艳绝,同父异母下的荣誉地位的争斗永远是无休止,他知乐正无极对那个小公主的偏爱程度,好心提醒道:“可别让她坏了事。”

  乐正锦虞嗤笑,“哀家既敢留她,就不怕她有什么威胁,圣上只管放心。”在东楚可由不得她!

  话落,她却陡然看向南宫邪,疑惑地问道:“圣上是何时到了东楚?又怎会出现在明国寺中?”

  南昭前些年的储位之争在天下不是秘密,南宫邪凭一己之力排除了原本所有实力满满的皇子坐上了如今的位置,从一个游离在外默默无闻的皇子到一国的帝王,个中心机与铁血手腕无不让人忌惮。但他也相对应地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来收拾南昭新的朝廷局势,对内安抚,还要防备他国的趁虚而入,林林种种,花费了他巨大的精力。三年中两人暗地里只有书信来往,他可没有提过半字要来东楚的消息。

  南宫邪如实回答,“孤王早在月余前就已经来到东楚,得知公主之前每年都会来这明国寺礼佛,便秘密从城外打通了到这个房间的地道…”他指了指沉香木床榻,佯装感慨道:“凌云峰的山脉甚是曲折,这项秘密工程可是花费了孤王在东楚所埋藏的一半人的精力,孤王这几日可都是睡在这床榻下面的黑漆简陋的地道内翘首以盼公主啊!”

  乐正锦虞刚想说什么,南宫邪却面色一改,低声提醒道:“有人来了…”

  果然,外面却传来沐雨清脆的声音,“太后,奴婢已经备好热水,现在奴婢可否将膳食送进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