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咄咄逼人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128 咄咄逼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128 咄咄逼人

  章节名:128咄咄逼人

  南宫邪待她咬够了,才冷着一张脸撩开了袖子,待见到被咬的地方一片血肉模糊,嘴角不禁抽搐,连带着瞥望乐正锦虞的目光也更加森寒。

  乐正锦虞刚刚气急才下了重口撕咬,怒意减褪后也冷静了下来。此刻对上南宫邪眸中的盛怒,想起他素来的脾性,一时也摸不清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她立即寻望宽敞的帝撵中有什么能够用来防身的东西,她不后悔咬喝他的血,却也不想因此事把自己的性命搭上。

  他们之间的距离极近,她的心思通过瞟闪的眼神暴露无疑。南宫邪放下衣袖,阴着脸将身子压向她。

  乐正锦虞瞬间退避不得,只得硬着头皮道:“你想做什么?”

  南宫邪将她的身子完全禁锢住,冷笑道:“你说孤王要做什么?”

  乐正锦虞想起他方才说的话,再环顾这遮蔽无暇的帝撵,怒极反笑,“与奴婢计较,圣上就不怕掉了自己的身份?”有本事一刀把她杀了!

  南宫邪孤傲一笑,“孤王计较又如何?!”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认清自己的身份!

  话语间,也不管臂上被咬的伤口有多深,他抬手便扼握住她的脸,“乐正锦虞,你还是学不会乖。”

  乐正锦虞面色微白,扬手就要将他的手掌挥开,南宫邪不给她反抗的机会,使了巧力将她的手脚一并给压制住。

  正当乐正锦虞以为他会趁机对自己如何之际,落在一旁的面纱却覆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南宫邪手指轻转,待将她的面容完完全全地遮盖住,这才轻哼着将她放开。

  乐正锦虞愕然地眨了眨眼睛,茫然地望向他。他的行为与她所猜测的似乎大有出入。

  见她如此反应,南宫邪收敛起心底漾开的笑意,板着脸继续冷哼,“怎么?你以为孤王会对你如何?”

  言罢,他嫌弃似地打量了她的装扮一番,别开脸道:“孤王才不会自掉身份!”

  “别忘了你现在是婢女,好好伺候孤王是你的本分!”南宫邪懒洋洋地倚靠在了软榻上,而后重新拾起放在身侧的扇子,指着撵案上摆放的茶壶道:“现在孤王渴了,快给孤王倒杯茶来!”

  乐正锦虞怀疑地看着他,没想到他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了自己。

  见南宫邪不忙着包扎被自己咬伤的伤口,反而兴致勃勃地要喝茶。她压下心头的疑惑,将身子挪到撵案旁,漫不经心地给他倒了杯茶。

  南宫邪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为自己倒茶的动作,想起半个多月前她伺候自己用早膳的场景,眸子里绽开一抹亮光。

  待乐正锦虞捧着茶杯递到他面前时,他又冷声道:“谁知道你会不会给孤王下毒。”

  乐正锦虞恼怒地瞪了他一眼,蓦地掀开面纱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她再蠢也不会挑现在给他下毒!

  “圣上这下是否放心?”

  南宫邪点头,却是盯着她手中的空杯皱眉道:“可是茶被你喝光了,孤王喝什么?”

  乐正锦虞愤愤地转身又为他倒了一杯,僵硬地递到他的面前,“给。”

  不去管她面纱下的神色,南宫邪冁然而笑,接过茶杯的同时轻佻地摸了把她的手。

  南宫邪慢悠悠地押了口茶,别有所指地赞叹道:“葱莹玉白若无骨,纤纤凝脂一点滑。”

  乐正锦虞懒得看他这副无耻的模样,他的举止与之前相差太多,让她愈发提高了警惕。

  “喏,给孤王再来一杯。”似乎品到世间最美的佳酿上了瘾,南宫邪不厌其烦地使唤道。

  乐正锦虞沉着脸又给他换了一杯,喝死你!视线无意间又对上他手中侧转过来的扇里,她怪异地撇开了眼睛。

  在南宫邪极其享受中,南昭队伍自万圣山脚停驻。

  与此同时,另一辆木色马车以及紫色帝撵也从不同的方向驶来,与南昭队伍驶定在了一起。

  南宫邪压下最后一口茶之后,理了理身上的墨绿色帝袍,目光扫到手臂上沾染的血迹,对着撵外沉声吩咐道:“给孤王重新换一件袍子来。”

  慕容烨天的手方掀开撵帐,闻言下意识地朝南宫邪声音所传来的方向望去。南昭帝撵在阳光照射下,里面两人的身影一清二楚。

  鹰眸划过一丝阴鸷,他将乐正锦虞未死的消息传出去后,没想到乐正彼邱却是无动于衷。北宜国没有拼力调查咄咄要人,天下再多的风言也奈何不了南昭。何况他南宫邪还弄出了那些个妃子来顶替!

  他嘲讽地将视线投转停在咫尺的那辆木色马车,是他高估了这个不中用的残废。他忘了乐正彼邱当初从宇文睿手中也没有逼要到人来着!

  南宫邪的声音轻轻飘入木色马车内,轮椅上的人纹丝未动。

  诸国君臣见到三国队伍的标志之后,立刻围聚上前。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罢!”在一片恭迎声中,慕容烨天缓缓下了帝撵。

  乐正锦虞寒着脸盯着南宫邪自然伸展在她面前的手臂。

  “还不快为孤王更衣!”南宫邪挑眉道。被她伺候的感觉该死地好!

  乐正锦虞忍着怒火帮他将沾血的外袍换下,低头之际,白色里衫的臂弯处已然血红一片。

  南宫邪绝口不提要包扎之类,乐正锦虞便冷冰冰地为他换上新服,在更衣的时候时不时不怀好意地扯碰到他的伤口。

  在她大力的捏碰下,南宫邪“嘶”地抽了口气,跳脚道:“该死的,你给孤王轻点!”死女人,笨手笨脚的!

  乐正锦虞最后一次帮他摆弄衣袍上的褶皱时,恶意地又碰撞上他的手臂,完了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袖子,“好了!”

  她的声音里不难听出幸灾乐祸,南宫邪努力压下想拍死她的心思,相比之前的撕咬,这点疼痛不算什么。

  因她的摆弄,衣袍上也隐隐染上了细微香气,在她低头的时候,一缕墨发滑落在她的肩头,南宫邪情不自禁地伸手帮她撩到了耳后。

  他的动作带着连自己都未察觉到的轻柔,乐正锦虞吓了一跳,抬起头便见到他眸中闪着异样的碎光。

  南宫邪倏地缩回手,面容也重新换戴上了冰冷。

  乐正锦虞眨了眨眼睛,恍然认定方才是自己的错觉。想想也是,他的眼里怎么可能溢出那般的温情。

  南宫邪陡然发觉帝撵内的气氛变得十分怪异,带着想不通的仓皇之意,急切地掀开了撵帐。

  “圣上万安!”南宫邪一露面,黑压压又跪了一地。

  南宫邪正欲下撵时,见乐正锦虞未动,立刻压低声音道:“还不下来!”还要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请”她下来么?他本想将她留在撵内,但这个女人若是不放在视线内,还指不定会弄出什么妖蛾子。他从来都不认为她会乖乖听话。

  乐正锦虞确认面纱完全遮好,这才慢慢地跟他出了帝撵。

  在乐正锦虞出现的一瞬间,木色马车内的气息微动,随后一座木色轮椅也轻慢而出。

  “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人群立刻垂首呼道。

  乐正锦虞不经意地望去,精致的木色轮椅立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轮椅上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扫视地上的人,北宜国的侍卫肃穆地围站在他身边。

  依旧是那如烟的眉目,绝尘雅致的玉容,星眸带着拒人千里的淡漠,不期然地望向她。

  不知为何,在那份寡淡的注视下,她的心跳微不见闻地漏了一拍。那一刻,乐正锦虞只觉得自己的掩扮已然被他看穿。

  然而,乐正彼邱转瞬间便轻描淡写地移开了视线。

  他的目光一撤离,乐正锦虞竟舒了口气。

  南宫邪感觉到她的异常,不着痕迹地侧身用眼神询问她怎么回事。

  乐正锦虞却未对他的询问作任何回应,冷漠地别开了他的目光。

  南宫邪当着众人的面不好发作,只能低声提醒道:“切记要跟紧孤王。”

  须臾间,慕容烨轩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别有深意地打量了乐正锦虞一番后,朗道:“南宫兄风流不减当年啊!”他倒不知什么时候连小小的宫婢也能与帝王共乘一撵了!

  不等南宫邪回答,他不悦地对着乐正锦虞蹙眉道:“你这婢女为何不摘下面纱?”前来参加百花祭的皇室女子众多,皆是妆容得体,落落大方。还没见到一个婢女蒙面。别以为换了这身浅碧色宫装他就不认得她!

  “奴婢参见西陵皇上。”乐正锦虞刻意压换了声音,沉着依礼给他请安,“奴婢相貌丑陋,不敢污浊天颜,是以只能用轻纱敷面”

  “不敢污浊天颜?”慕容烨天笑了笑,“摘下面纱,朕赦你无罪。”

  他这是执意要与自己过不去!乐正锦虞暗咒着却并未依言摘下面纱。

  “慕容兄。”南宫邪爽朗一笑,“孤王这宫婢实在难看地紧,见她一面后就食难下咽。若不是她伺候得心,孤王早就将她撵出宫去了!这不,只能日日让她轻纱遮面。”

  “哦?”慕容烨天挑眉,兴致盎然道:“朕倒是想见见怎么个丑法。”

  南宫邪收起唇边的笑意,“慕容兄何必自污圣眼。”

  众人一时皆愣在原地,不解慕容烨天为何对南昭的无盐宫婢感兴趣。不过扫望乐正锦虞之后,纷纷惋惜不已,这等窈窕风姿居然相貌丑陋到让昭帝食难下咽,真是

  “再说此宫婢是孤王的人,面丑心薄地很,慕容兄又何必自降身份一揭其短。”南宫邪的笑容重新溢回脸上,潇洒地甩了甩手中的扇子道。

  乐正锦虞顺势含着泪垂下头。

  众人颇为同情地看着乐正锦虞,却碍于慕容烨天的身份也不敢说什么。

  慕容烨天面色顿时变得铁青,“朕只不过好奇罢了!既然如此,不强求便是。”他总归能找到机会一睹她所谓的“丑容”。

  南宫邪哈哈大笑,“倚香,还不快谢过慕容皇上!”

  乐正锦虞头未曾抬起,讷声道:“谢皇上。”

  乐正彼邱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待慕容烨天对乐正锦虞的放弃穷追不舍后,他才在侍卫的推动下,缓缓上前,“彼邱见过南宫圣上,见过慕容皇上。”

  “彼邱太子多礼了。”南宫邪摇了摇扇子。此时离午时尚早,葵初还也还未出现。

  “诸位无须拘谨。”南宫邪环顾四周后,畅然道:“千岩竞秀,百花似锦,最是应当及时行乐啊!”

  说着,他先迈开了步伐向最开得繁盛的花簇走去,乐正锦虞亦步亦趋地紧跟。南昭国的人见状纷纷跟上。

  其他人忙不迭地为他们让道。

  不管是东楚存在与否,百花祭向来以南昭国为首,国师祭天后才是真正开始。听南宫邪之言后,方才游览的兴致又涌上了心头。

  乐正彼邱的示意,身后的侍卫立刻推着他上前。

  慕容烨天也一甩衣袍,阴鸷地跟上。

  南宫邪一脸适意地领着众人徜徉花海中,百花祭最惊奇的便是四季繁华皆在其间。不管是春日之桃、夏日之荷、秋日之菊还是冬日之梅,迎风招展,应有尽有。

  “当真是浮岚暖翠,烟波万顷。”安昭仪浅笑着走到了南宫邪的身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一举一动以吸引南宫邪的注意力为衷。

  乐正锦虞直觉的胸口有些闷沉,步伐也渐渐放慢。

  花树本就繁多茂密,她又只着了不惹眼的浅碧色衣裳,一路恍惚着,竟连何时落单也未曾知晓。

  待淹没在花海中,不见南昭国的人身影,她眯了眯眼睛,潜意识地按照四年前的步伐,向东侧种养莲花的湖面走去。

  脚步踏入那片与记忆重叠的地方,微风轻拂,轻纱撩面,放眼望去只寥寥数人徘徊。淡淡的清香沁鼻而入,她缓缓垂首。

  怔忪间,一抹身影倏地飘然而至,带着极致压抑又极致浓烈的色彩,就那般直直地闯入她的余光中。

  一进后台,meimei梅的100颗钻石闪瞎了本人的眼,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打赏。真的受之有愧,感到很不好意思。

  写文不易,看文也不易,支持正版就好,开心了投点不要钱的票,再开心了赏一两颗钻,一二朵花就行,不用这么破费。

  明日万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