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圣上毁容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113 圣上毁容
字体:      护眼 关灯

113 圣上毁容

  章节名:113圣上毁容

  乐正锦虞窝在南宫邪怀中,背对着所有人。所以身后的那些人只能看见她低垂着头,云髻下光滑优美的颈线一览无遗,像是对着她们弯成炫耀嘲讽的弧度。

  南宫邪已经完全沉浸在她的投怀送抱中,内心的狂喜通过眼底晶亮的光芒暴露在众人的面前,由内而外的真切笑意让思妃等人心头一咯噔。

  乐正锦虞的手放肆大胆地抚摸着南宫邪的脸庞,从未接受过女人做出如此亲密逾越身份动作的南宫邪似受了她的蛊惑般,并没有挥开她的手掌,连一句斥责也没有地极其享受,终于让身后的那些女人控制不住心间那滔天的妒火。

  “圣上!”薇美人惊叫出声,拔高的音量似乎要将不可侵犯的帝王从乐正锦虞的迷惑中解救出来。

  乐正锦虞仿佛被她的尖叫声吓到一般,放在南宫邪面上的手指极富技巧地一抖。

  “刺”

  下一刻,脸颊上传来的尖锐疼痛果然将南宫邪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猛地抓住了乐正锦虞的手掌,盯着她纤长的指甲上刚刚沾染到的细微血丝怒道:“你想要干什么!”

  “圣上!”与此同时,思妃等人捂嘴惊呼道,虞美人伤了圣上的脸!

  乐正锦虞瞬间睁大眼睛对上他的怒气,无辜地盯着他被自己划出血痕的脸道:“我、我被吓到了”声音低喃沉闷,似乎真的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南宫邪信她才有鬼!能面不改色地对人拔舌灌铜,岂会被薇美人区区的尖叫声吓到?这个女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与日增长!

  但是这些话他只能放在肚中,他忍着怒火松开了她的手掌。

  他从没想到女人的指甲竟这么锋利,居然还能伤人。以往即便是在销魂蚀骨的颠鸾倒凤中,那些女人也不敢将指甲嵌入他的皮肤。方才明显加重的划力足以说明这个女人绝对是故意的!一想到他引以为傲的脸要顶着一道划痕,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在他的吃人目光中,乐正锦虞咬着唇委屈地低下头,然而眼角却是止不住的冷光。

  见她装出这般我见犹怜的模样,南宫邪一把捞起她的胳膊,想要带她离开这里。

  单用手抚摸无法知晓脸上的划痕有多长,他迫切需要铜镜来反映真实的情况。

  乐正锦虞的胳膊被他抓住,只得讷讷地抬头,对着他一边已经肿胀的脸不好意思地又娇笑道:“圣上应该早已知晓锦虞的习惯,你的脸”言罢,又快速低下了头。

  她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南宫邪准确无误地瞥见到她眼中的狡黠,闻言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他没有忘记以前亲自给她的那些毒药,也知道她时不时会将毒药塞在指甲中。

  “乐正锦虞!”南宫邪终于吼叫出声,到头来竟是自己砸了自己的脚!可她的毒药又是从哪里来的?他明明记得命人将她扔在了浴池中,一丝不挂!

  乐正锦虞心下冷笑,那些宫人虽拿走了她的衣裳,却没有取走她的珠饰,她不会武功,自然得动各种保命的心思,藏东西的本领早已不在话下。

  想起方才在那浴殿中差点被他给强了,她就恼恨不已,在倚香给她收拾的时候早已不动声色地在指甲里藏了些作防身用,这不,转眼就派上了用场。

  南宫邪的声音震怒低沉,虽不甚嘹亮却也能让人听清。可是一切变故来得太突然,思妃等人完全没有料到乐正锦虞会将南宫邪的脸划破,只顾着观察南宫邪的脸,并没有注意到他吼出的名字。

  极个别听清的宫人也未作其他想,只当是虞美人惹怒了陛下,皆已经做好了替乐正锦虞收尸的准备,只是想起乐正锦虞的绝色无双,心中又不免惋惜。

  “解药!”面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意让南宫邪无暇再追究其他。

  乐正锦虞摇头,如实道:“没有。”她是被他突然打晕带来了南昭国,除了一向随身藏着的那些毒药,又怎么会带着解药?

  这边的响动声将在后宫巡逻的侍卫给引了过来,蓦然见到一群人围在这条路径上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待见到是南宫邪等人,立刻惶恐地跪下,“圣上万安!”

  不敢抬头去看南宫邪快要肿成猪头的脸。

  乐正锦虞见他的脸越肿越大,便好心地提醒道:“圣上还不快去找国师。”这些药虽然是他交给自己的,可都是出自葵初之手。

  乐正锦虞十分佩服那个谪仙似的男人,炼出的毒药也不遑多让。

  南宫邪恨恨地甩开她的胳膊,墨绿色的长袍划过眼前,一个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乐正锦虞心疼地盯着自己微翘的指甲,不要脸的男人面皮也比别人厚得多,瞧,她的指甲都有些磨损了。

  她欣赏完自己的指甲,再转身看身后这些女人,息事宁人的心境已然大转。

  思妃等人见圣上离开,立刻恢复了宠妃的骄傲,此时不除这个狐狸精更待何时!

  然而她们还没来得及张口,乐正锦虞淡冽的声音已经传来,“来人,将薇美人给本宫拿下!”

  众人立即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若不是薇美人大声尖叫,本宫也不会手抖,若不是本宫手抖,圣上的脸也不会受伤!”乐正锦虞义正言辞地吩咐一旁不明所以的侍卫道:“还不速速将薇美人拿下!”

  薇美人瞠目结舌地盯着眼前这个倒打一耙的狐狸精,她只是叫了一声而已,伤害圣上的可是她乐正锦虞!

  乐正锦虞见侍卫还愣在那里,板着脸冷声道:“怎么?你们身为宫中的侍卫,难不成就放任有心人谋害圣上么!”

  “你你”见乐正锦虞将此事提升到了谋害圣上的高度,薇美人差点被气晕,手直直指着乐正锦虞气得说不出话来,众目睽睽下,她怎能如此颠倒是非!

  侍卫听乐正锦虞如此说,当然要表决对圣上的忠心不二,立即上前将正竖着手指颤抖的薇美人给抓了起来。

  “放开本宫!本宫可是圣上的宠妃!”薇美人挣扎着想要脱离这些不长眼的奴才的掣肘。

  思妃与念嫔的神智也被拉了回来,连忙厉声斥责道:“大胆!还不快快将薇美人放开!”

  见乐正锦虞当着自己的面与前不久完全不同的盛气凌人模样,思妃想将她撕了的心都有。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虞美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圣上一向最宠她,她才是后宫第一人!哪里容得她发号施令?!

  然而乐正锦虞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将思妃与念嫔给本宫一同拿下!”

  听她这么一说,众人惊骇地眼珠子都快要掉了下来。

  侍卫们经思妃的斥责,思绪已经有些徘徊不定。再听乐正锦虞的吩咐,已经更加不知所措。

  乐正锦虞凌然一笑,周身散发的难以企及的高贵将在思妃心中的那份底气踩得片甲不留,“你们难道还看不出来思妃与念嫔同薇美人是一伙的么?!今日敢毁圣上的龙颜,明日就能谋害圣上的性命!如此包藏祸心、图谋不轨,论罪当诛!还不快将她们拿下!”

  在乐正锦虞掷地有声的话语中,众人集体石化。

  倚香惊呆地看着乐正锦虞,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蓝色的衣衫纯净如湖,可气势强烈地让人窒息。

  “满口胡言!”思妃惶恐变色。

  “你大胆!”念嫔怒道。

  乐正锦虞睥睨冷笑,“你放肆!”

  侍卫们咽了咽唾沫,呆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乐正锦虞一记刀眼扫射,“莫不是你们也想跟着她们一起造反么!”

  “造反”这项大罪压下来,侍卫再不敢淡定,毫不迟疑地快步走到思妃与念嫔身边,“娘娘,得罪了!”仔细一想,刚才似乎圣上是站在虞美人的身边,嗯,相信她准没错。

  须臾间,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盛宠无二的思妃等人就这样被侍卫给带了下去。

  直到老远了,众人还听到她们的挣扎,“你们这些瞎了眼的奴才,快放开本宫”

  一路上经过的人莫不睁大眼睛观看这极富戏剧的场面,不知道素来在后宫跋扈的思妃娘娘等人怎么会…

  待三人被侍卫带了下去,乐正锦虞脚底碾过刚才从念嫔手中掉落的紫罗兰,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曳然而去。

  安昭仪波澜不惊地注视着这一切,翩跹衣衫下,温婉的眉宇间闪过一丝欣喜。乐正锦虞没死!

  暖天阁中,葵初正温声教青落碾碎手中的药材,高炉上的蒸腾热气对他毫无影响,纤尘不染的白衫一派从容。

  慕容烨轩皱着眉头坐在药桶中,清朗的面容上隐隐有黑气浮动。

  青落边捣鼓着手中的药材边抬头瞥了慕容烨轩一眼,“呐,师父,他的脸色好像又难看了一分。”

  葵初拈了一页左手里的医书,“捣碎后记得加两勺水。”毒素已经在他身体里积留了几个月,身体会有反应不足为奇。“黄粱一梦”的解药他还没有炼出,只能用药泡压慕容烨轩体内的毒,可这毒最多只能压制一年。

  “哦。”青落垂下小脑袋,继续捣弄手边的药材。

  “葵初!”冷不防,阁门被人风风火火地掀开。

  一个个都给本公子省潇湘币啊!哈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