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荣安之死(要开始...)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105 荣安之死(要开始...)
字体:      护眼 关灯

105 荣安之死(要开始...)

  章节名:105荣安之死(要开始...)

  北宜国太子选妃之事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附属小国闻讯后,也纷纷打起了自家公主的主意。

  根据可靠消息得知北宜国已经派遣了求亲的使臣前往西陵国,太子正妃的位置非绮苏公主莫属,便只能为自家公主争取侧妃之位。

  一时间,诸国年轻貌美的女子画像纷至沓来,与北宜国各臣献来的画像一起塞满了乐龙殿。

  身穿散花翠色宫装,姿态柔美面容动人的女子正坐在乐正无极的床边,一张一张地给他掀看自己已挑选过的那些环肥燕瘦的妙龄女子。

  见乐正无极对着那些画像不住地点头,吴昭仪轻轻松了口气,虽然北宜国后宫的凤印如今落在了她手中,但是为太子选妃这么大的事情还得由乐正无极敲定。她小心地捧着手中的那些画卷,托乐正锦虞的福,她才能够有机会代替秦贵妃得到乐正无极的重视。

  可目光扫过帝床上苍老的躯干,吴昭仪心底不自觉地流露出厌恶。想到自己正值如花年岁,美眸中便闪过一丝不耐。

  可那丝不耐又很快隐退了下去,她笑盈盈地开口道:“陛下可有中意的?”

  乐正无极盯着画像右下方的闺名后深思了一番,随后用干枯的手掌拂过十几名女子,“就这几个宣进宫来考量考量才德吧!”

  吴昭仪立刻命人将乐正无极选定的女子的画像收好,又命人将其他的画卷通通撤了下去。

  她含笑着起身,“臣妾这就去办。”

  乐正无极无力地摆摆手,“下去吧!”

  “是。”吴昭仪朝他施了一礼后,款款向外走去。

  还未走出宫殿,便与迎面而来的乐正彼邱相遇了。

  “太子殿下。”吴昭仪连忙弯身,余光扫到木色轮椅上被遮盖住的腿,轻轻地撇了撇嘴。

  若不是其他皇子接二连三地身亡,怎么会轮到一介残废登上储君的位置?

  乐正彼邱目光绕过她罩着翠绿色大氅的身体,漠然地转向她身后捧着卷卷画像的宫人。

  吴昭仪迟迟未得到他的应声,便大着胆子抬头。见他凝视自己的身后,随即恍然大悟地笑道:“这些都是皇上为太子殿下挑选的侧妃良娣人选。”

  乐正彼邱收回审视的目光,微微抬了抬手,随身伺候的侍从立刻推着他往前行走。

  轮椅上的背脊隐隐透着讳莫高深的气息,绝世的俊颜孤高不可攀,吴昭仪讪讪地让到一边,方便木色轮椅通过。

  经过吴昭仪的身边时,乐正彼邱忽然将头偏向她,耀眼的星眸璀璨无双,“昭仪娘娘衣裳的颜色十分好看,独立白雪的苍翠欲滴,不禁让本太子想起南诏国的勃然春色。”

  吴昭仪闻言脚下一个踉跄,脚步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半分,站在她身后的宫人一时不察,手中捧着的画像纷纷掉落了一地。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宫人惶恐地跪下,手忙脚乱地去拾滚落在雪地上的画像。

  吴昭仪稳了稳身子,美目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好看的唇线尴尬翘笑,“本宫不懂太子殿下在说什么。”

  乐正彼邱将她眼底的碎芒收入眸中,收回放在她身上的视线,再不发一言。

  滚落的画像铺陈开来,绽放出里面女子的娇美容颜。

  宫人手刚伸到轴边,木色轮椅已经转到了它的面前。宫人下意识地收回了手掌,随即便见到轮椅毫不在意地从其上碾过。

  望着乐正彼邱倚靠在轮椅上挺如松柏的身子,吴昭仪瞳孔缩了缩,大氅下的手指无意识地扭在了一起。

  “娘娘,这可怎么办?”宫人立即捧起已经被碾得面目全非的画像,苦脸问道。

  吴昭仪盯着乐正彼邱离去的身影,头也未低道:“扔了!”

  ……

  东楚广袤的土地上,一月的寒风凛冽地拂过每一寸角落,龙泽宫的灯火已经几日昼夜未息。

  天黑地有些快,不知不觉便到了申时末。

  宇文睿捏着从各地传来的折子,先前派去的银两与药材被大雪困在了半路上,押运的队伍停滞不前,而前方早已泛灾一片!

  感染瘟疫的城池已被他下令封锁,里面之人不得出,外面的人也不能进,日益严重的情形让地方官员一筹莫展,染病而死的百姓与日俱增,再这么下去,等待他们的唯一结局便只有焚城。

  宇文睿将手中的折子重重地拍在龙案上,济安城的那些不知从哪里蹿出的流民屡抓不禁,如今竟拿他立后生事,什么叫东楚百年难遇的灾难尽拜乐正锦虞所赐?!

  整个东楚如今都在流传她不知廉耻爬上新帝龙床,虐杀妃嫔,诛害朝臣…有人甚至拿先前那场天火说事,

  诸般种种,明摆着是在妖言惑众,煽动前方的军心!

  殿内的温度已降到了零点,宇文睿阴着脸道:“来人”

  荣安却突然开口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陛下,且听奴才一言。”

  宇文睿骤然看向他,寒声道:“你要说什么?”

  荣安连忙俯身跪下,“陛下,如今我东楚各地灾情蔓延,难保有心之人会制造言论摇动民心,恐怕要的便是陛下的盛怒。若是陛下因此而造成屠戮,这些言辞非但不会停止只怕会更加激烈。陛下何不静观之?”

  这些日子他也瞧出了些端倪,济安城的暴动说不定是对东楚有异心之人搅动出来的。

  宇文睿拧眉沉思,随手将龙案上的奏章扔到了荣安面前,“你看看,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荣安立刻翻开,只见上面字里行间皆是那些匪民的狂妄要求,难怪陛下会如此震怒。竟然竟然上书要求陛下顷刻将皇后娘娘处死!

  奏章中直指皇后娘娘的祸国之行,各城的百姓于水深火热中挣扎,而一国之母竟一味地安图享乐,鼓动陛下华建宫寺,苛待百姓。

  上面激进的言论让荣安一时失语,即便知道是有心人制造出的舆论,可一切却又是不争的事实。可别人不知道,他如何不了解陛下绝对不会应万民要求处死皇后娘娘。

  殿内逐渐沉默,气氛变得更加冷冽,荣安张了张嘴,有黑影不期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带来的消息让荣安如遭雷击。

  “启禀陛下,属下在藩王府邸守了半个多月,却不见有人回来。今日…今日…”黑影顿声道:“今日那些人的家眷也全都莫名失踪了!”

  他也实在想不通,数百双眼睛不分昼夜地盯梢,活生生的人为何会凭空消失了?

  黑影将头深深埋下,坚定出声道:“求陛下责罚!”

  宇文睿的黑眸已经完全看不出情绪,平静地如一滩死水。

  很好!真的非常好!他一手带出来的暗卫竟这般废弱无能!

  这些日子以来,他能感觉到背后有一只手在无人知晓的黑暗之境操控着一切局势,像是暗自筹谋了许久,逐渐编织出了一张大网。而一旦找寻到一个时机,便将整个东楚牢牢地控制在那张网内!

  是一年,是两年,还是…

  他忽然觉得可笑,百年不可撼动的帝国,竟未觉察到如此大的威胁存在!

  南昭么?还是西陵?他往日埋伏在各国的暗卫是否只是查探出表面,说不定那个人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此刻正躲在无人可见的黑暗中,嘲笑着他自以为是的稳操胜券,嘲笑着他自以为是的固若金汤,嘲笑着他自以为是的天真与无知!

  什么东楚大帝?!明明只是一介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蠢货而已!

  九州霸主不可一世的骄傲首次被现实挫败地如此彻底!宇文睿怒极反笑,“朕要如何罚你?”

  黑影感受到陛下笑声中压抑着的怒意,“属下罪该万死!”说着,便头也不抬地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自尽而亡。

  荣安消化着黑影传来的令人心颤的消息,不敢去看宇文睿灰黑的面色。

  毋庸置疑,下一步那些藩王必然会…造反!

  流民再怎么暴动也只是小打小闹的动乱,而一旦藩王造反,朝廷不可避免地要调派军队回京。若到时候,他国趁机大军压境,东楚势必要面临内忧外患的一场硬战。

  表面臣服,实则虎视眈眈的国家只多不少!

  他完全懂了那些对乐正锦虞不利的流言只是为那些人的造反做一个铺垫!帝王无道,宠幸妖妃,私扣藩王,虐杀臣民…无论那一条,都让他们的造反变得有理可循。让臣子寒心而揭竿而起,再无比这更加光明正大的借口了!

  荣安忽地升起后怕之心来,先前的那些想法被悉数推翻,他忽然想到,如果乐正锦虞死了呢?若是陛下真的顺应民意将她杀了又会如何?

  百年江山与一介女人孰轻孰重?不言而喻的答案让他这个阉人也懂得取舍。

  若是乐正锦虞死了,相信整个东楚都会齐心讨伐,那些乱臣贼子再也没有嚣张的自利借口!

  他壮着胆子抬头扫了宇文睿一眼,陛下绝对下不了狠心,那么就让他来做这千古罪人吧!

  思及此,荣安恭敬地将手中的奏章递还到宇文睿的面前,坚声道:“陛下切勿忧心,我东楚昌顺繁荣,无可撼动!”

  宇文睿的心已纠烦不堪,未有精力去探究他眼底涌动的异常,以及言语中奇怪的坚定。

  他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朕要一个人静一静。”

  “奴才遵命。”荣安起身走到一旁的暖炉,为宇文睿添了点安神香,随后便带着殿内的宫人都退了下去。

  外面的风雪呼呼地刮着,

  等出了殿门,荣安对着外面伺候的宫人嘱咐道:“一个个精神点,仔细观察殿内的动静,若是陛下叫人,给咱家好好进去伺候!”

  宫人疑惑地问道:“那公公您呢?”以往都是他亲自伺候陛下的起居,大多时都不假手他人,今儿个是怎么了?

  荣安甩了甩臂弯处的拂尘,面色无常道:“咱家身上的杖伤还未好利索,先回去躺会儿,你们好好伺候陛下便是,记得一会儿进去给陛下添点热茶。”

  他转身,忽然又道:“还有,记得再给暖炉中添点儿炭。”

  “陛下还未用过膳,带回记得给陛下传膳”哪怕再无胃口也要吃点才是。

  他恋恋不舍地回望了龙泽宫一眼,事成之后他自会以死谢罪!

  宫人奇怪地看着他步履蹒跚而去,花白的发须下的身影竟是出奇地苍老佝偻,却又透着不可忽视的坚韧挺直。

  这就是大内总管!陛下身边无可替代的第一侍奉!他们不禁肃然起敬,眼中流露出对高度的无尽渴望与景仰。

  酉时初,未央宫内灯火通明,乐正锦虞心不在焉地坐在宫殿内,询问沐雨道:“陛下还在处理政务么?”

  沐雨正摆弄着御膳房送来的膳食,闻言立刻点头应道:“回娘娘,是的。”

  乐正锦虞盯着桌上一堆菜忽然没了胃口,慢慢起身道:“摆驾龙泽宫,本宫要去看望陛下。”

  宇文睿已经待在龙泽宫好几日未出,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估计是那些城池不断传来的消息让他太过烦心。不知道为什么,几日未见到他,心中竟起了一丝想念。

  她环视了未央宫一圈,宫殿内的布景让她想起从明国寺回来那日,他的淡声温语,他的煞费苦心…

  心头的不安逐渐扩大,若是、若是与他坦白会如何?

  怔忪又袭来,乐正锦虞捏了捏手掌,樱唇紧抿,三年相处的点点滴滴盘旋在脑海中,随着宫寺建造的快落尾,她心中潜藏的那份愧疚感愈加浓烈。

  明明至少半年的进程,以为自己期盼着早日住进去,便调派了东楚的一切工力,不惜一切人力物力,不分昼夜地建造…

  可慕容烨轩的模样突然又浮现在脑海中,乐正锦虞的内心不由自主地进行冰火两重的交战,在坦白与继续中相纠结。

  “娘娘…”

  随着沐雨的脆声叫唤,乐正锦虞陡然惊醒。

  似是做了最难的决定,她抓紧袖子里藏着的东西,轻声笑道:“走吧。”心情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应当会谅解自己的吧

  乐正锦虞还未来得及迈出,便见到荣安亲自端着一只食盒满脸堆笑地进了殿内。

  “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罢!”乐正锦虞盯着他堆满褶皱的笑脸,疑惑地问道:“荣公公来本宫这有何事?”

  荣安起身扫了眼殿内桌上摆放的数道膳食,提起食盒笑道:“陛下正在宫中处理政事,实在抽不出空来看望娘娘。可陛下心里又十分挂念娘娘,便吩咐奴才去御膳房给您端了您爱吃的糕点过来。”

  说着,他便将糕点从食盒中端了出来,“娘娘您可莫要辜负陛下的一片心意,赶紧趁热吃吧!”

  乐正锦虞不疑有他,听他说宇文睿正忙着,便打消了去龙泽宫的心思,“既然如此,替本宫谢陛下恩典。”

  荣安催促道:“娘娘您快尝一口,也好让奴才回去复命。”

  乐正锦虞只得又坐回桌前,提起筷子夹起了一块糕点,就要往嘴边送去。

  荣安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动作,眼底隐隐有异样的光泽流动。

  乐正锦虞将糕点夹到嘴边,扑鼻而来的想起却又让她放下了筷子,“陛下用过膳没?”

  荣安没想到她忽然开口问起这来,敛了敛神色后立即回道:“回娘娘,陛下已经用过了。”

  “哦。”乐正锦虞复又将筷子夹到嘴边,可是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要去龙泽宫,再多的美味也变得食难下咽起来。

  她蓦地将糕点放下,恹恹道:“算了,本宫现在没胃口,就先放这儿吧。”

  荣安心猛地一沉,随即摸着手中的拂尘苦笑道:“若是陛下知道奴才并未看着娘娘实用,奴才回去后定会免不了责罚。”

  末了,他期盼道:“要不娘娘就咬一小口,也免了奴才回去受罚。”

  乐正锦虞好笑地看着他,似乎自己不吃一口,宇文睿会要了他的命一般,“陛下怎会为这等小事责罚公公,公公多虑了。”

  沐雨十分疑惑地望着荣安,往日里他从未像今日这般热切。

  乐正锦虞无奈地重新拾起筷子,“本宫吃一口便是。”

  沐雨循着她的筷子望去,却眼尖地看见糕点上面掺杂了细微粉末,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

  眼尖乐正锦虞要将糕点放入嘴中,她面色剧变,想也不想地伸手将乐正锦虞手里的筷子打落,“娘娘,慢着。”

  乐正锦虞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惊,抬头瞥见荣安变得极其难看的面色,再望着滚落在地的糕点,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啪”地一声将手中的筷子扔下,厉声道:“荣安!”没想到他竟然会对自己下手!

  荣安见事情败露,恨恨地瞪了沐雨一眼,叱呵道:“你可知你犯了弥天大祸!我东楚基业若是因此而毁,你能担当何罪!”

  沐雨不明所以地对上他喷火的眸子,陛下让她保护娘娘的安危,任何人伤害乐正锦虞也不行,难道

  她心下一紧,瞬间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眸子,难道是陛下授意?

  荣安卸下了脸上所有的笑意,对着乐正锦虞阴恻恻道:“既然娘娘发现了,奴才也不再与娘娘兜弯子。”

  他俯身跪地道:“奴才恭请娘娘上路!”

  乐正锦虞怒不可遏地掀了桌上的膳食,“你这阉人也胆敢来本宫这里放肆!”

  地上糕点的碎渣落在她的眼中,瞳孔剧烈地收缩,就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她便无知无觉地丢了性命!

  她从未怀疑过荣安会对她下手!她忽然想起自己在龙泽宫那日所做的那个梦来。

  银光一闪,宇文睿手中的剑准确无误地刺穿了她的心脏,她惊恐地盯着自己的胸前,流淌的鲜血赤色如花…

  心口处忽然痛得难以附加,他如今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他那日说愿倾尽天下换她一世笑靥如花,怎么可以…

  他与当初那人有何两样!

  乐正锦虞唇色煞白,荣安扭曲的面容映入她的眼帘,一如乐正无极的苍然白发。

  戾气刹那间包裹全身,双目变得赤红,她猛地拾起地上盘子的碎片朝荣安冲去。

  “想本宫死是么!那你先去死吧!”趁荣安跪在地上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乐正锦虞毫不犹豫地将碎片扎入他脖间的动脉处。

  灼热的血喷涌而出,洒在她精致的面容上,与身上所着的红色混为一体,乐正锦虞狂肆地大笑!

  想要伤害她的人通通得去死!

  令人作呕的腥气弥漫在整个大殿内,乐正锦虞讽刺着望着殿内的一切,就像三年前在茅庐里,闭眼前扫视过她与那人精心布置的一切,亲手所制的家具,日夜相拥的床榻…

  她怎能又变得那般愚蠢呢?竟开始相信帝王所谓的真心。甚至做好了辜负慕容烨轩的准备…

  沐雨已经完全呆愣住了,乐正锦虞此刻就如一个女鬼般,满脸是血,笑声凄厉。

  陛下

  沐雨闭了闭眼睛,却怎么也不相信荣安这样做是陛下的授意。

  许是应证她心中的猜想般,满脸愕然的宇文睿站立在殿门。

  待见到身着黑色锦袍的宇文睿出现,乐正锦虞的笑声戛然而止。

  她像是从未见过他般地仔细打量着他,似乎他在她的面前很少穿帝袍,总是喜欢一袭黑衣,就像暗夜的使者,散发着凛然的威严。

  “这是怎么回事?”宇文睿目光扫过地上死不瞑目的荣安,皱着眉头问道。

  乐正锦虞抹了抹脸上的鲜血,浓重的腥气竟点燃了她内心的激昂,手心沾染的灼艳让她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舔尝了一口,果然最美味的还是人血。

  见她出现这种反常的变态,宇文睿惊恐地上前将她拥在怀中。

  似要抚平她身上的戾气,安抚她不受控的情绪,宇文睿温声道:“告诉朕,究竟发生了何事?”

  袖中藏着的冰凉的东西触碰到肌肤,乐正锦虞没有推开他,却是突然冷静了下来,“他想杀本宫。”

  所以,本宫便先杀了他

  宇文睿的心猛地一沉,“你都知道了?”

  乐正锦虞扬唇邪魅一笑,果真是他…

  “是的,臣妾都知道了。”她的声音穿过大殿,渐渐飘向远方。

  宇文睿沉声叹息,“朕说过”

  乐正锦虞抬手抚上他棱角分明的轮廓,他的人果然如他的唇一样凉薄,“陛下若是要臣妾死,臣妾愿意…”

  宇文睿倏地制止住了她的话,“朕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

  “是么…”乐正锦虞嘴角微勾,喃喃之语细弱如蚊声。

  安抚好小心脏,接下来,准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