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一波未平_媚后太妖娆
海棠文学 > 媚后太妖娆 > 103 一波未平
字体:      护眼 关灯

103 一波未平

  章节名:103一波未平

  东楚灯火辉煌,喧闹不眠的夜晚,北宜国却是清冷如初,寒雪依飞。

  乐龙殿内,老太监小心翼翼地将乐正锦虞今日封后的消息告知于乐正无极,帝床上原本枯败的苍老面孔闻言变得更加颓黑。

  “那个贱人!咳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不停地响起,瞬间吞没了乐正无极的咬牙切齿。

  少顷,在老太监的轻抚细拍下,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才有所回转。

  乐正无极断断续续道:“邱儿呢?”

  老太监摇头,“奴才不知。”

  末了,又猜测道:“可能在忙着处理朝务。”

  自皇上重病卧床后,朝中一切政务便落在了二殿下身上,二殿下的身子一直不便利,想来处理那些事也吃力地很。

  这几日他未曾看见乐正彼邱的身影,潜意识里认为定是忙得焦头烂额,无暇来乐龙殿照料皇上。

  “皇上放宽心,二殿下若是有空,定会来看您。”

  乐正无极想抬手,却悲哀地发现手臂只能颤巍巍地抖几下,再不能提起。

  曾经不可一世的雄壮被岁月无情地击败,反复试了几次之后,他终是放弃了与渐萎的身体相抗,嗫嚅道:“传、传朕旨意,立邱儿为太子。”

  立太子就意味着决定下一任的储君。早前他一直不承认自己已老,不甘心接受要退位的事实,哪怕只剩下唯一的这个儿子,也将立太子的事情一延再延。

  “另外,秦家之人,贬出宜京,十年之内不得入。”北宜国只剩一位皇子,帝位相争之事自是不会出现,他要防的便只有外戚干政。

  乐正无极闭了闭眼睛,偌大的帝殿内,传来他微微的叹息声,“邱儿早已过娶亲之年,是时候该立太子妃了。”

  老太监连忙点头,“不知皇上属意…”

  黄豆般的眼睛缓缓睁开,幽暗的眼神犀利精明,“朕听说,西陵国的绮苏公主国色天香,正当适龄。与邱儿实乃天作之合…”

  低沉的沧桑回荡在帝床旁,乐正无极扯出一抹极致的算计,两国联姻,对邱儿而言再好不过。

  木色轮椅静静地立于乐龙殿外,错骨分明的手指停在龙形殿门前,再未推开。

  ……。

  那夜的缠绵让未央宫内的人已经沉睡了几日。

  精致的暖炉中添加了宁神的香料,淡淡的龙延香萦绕寝殿中,清风吹拂,腾升的香雾如掌中少女翩翩起舞。成堆的喜色未撤,午后的阳光透过红漆雕花镂窗,洒下一片醉人的碎红。

  淡淡的光辉洒在娇颜上,琉璃眸慵懒地睁开,佳人皮肤细润如温玉,不施粉黛而艳如朝霞映雪,腮边散落的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宇文睿收紧臂弯,幽深的眸子里刹那间涌上暗沉。入眼之人明眸含春,娇媚骤盛,粉腮更是若桃蕊娇艳。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挑开乐正锦虞腮边的那缕发丝,动作轻柔地如同捧着绝世珍宝般。

  某一瞬间,乐正锦虞神情恍惚了一下,玉臂顷刻便环住了他的身子。

  压抑的蓬勃蔓延至她的细腰处,暗哑声在头顶响起,“你在勾引朕。”

  乐正锦虞连忙放开他,可是行动却慢了一步。

  下一刻,灼热的吻带着强势的温度覆在她身体上,席卷走她所有的思绪。

  可未待宇文睿再进一步,便听到有人在殿外求见。

  乐正锦虞立刻面色潮红地推开他,看这光景,估计他已几日未曾上朝了,如今定是有十分火急之事前来通报。

  温香软玉在侧,宇文睿忽然不想放开她的身子,只想将她溺在骨子里。

  感受到他蓄势待发的动作,乐正锦虞抵制住他的胳膊,趁他微征的空档道:“想来定是要紧事,陛下不要听听么?”

  宇文睿压下身体的燥感,惩罚性地在她巧笑嫣然的脸上咬了一口,“朕待会儿再来收拾你!”

  说着,他便穿上了龙袍起身离开了未央宫。

  乐正锦虞低头看着自己遍布吻痕的身体,因宇文睿的离开,心里竟起了一丝空落之感,她猛地将头埋进了锦被中。

  宇文睿回到龙泽宫内,有暗影从空气中悄然而出。

  宇文睿皱了皱眉,冷冽的眸子尽是不耐,“说。”

  “启禀陛下,”暗影顿了一下,深谙看守不力的下场,还是咬牙道:“属下未查,那些藩王竟被人带走了。”

  封后大典上宇文睿将那些私下活动的藩王悉数控制,暗扣于楚京不得出。碍于他们在各城池的势力,想等这段时间过后再一举歼灭,谁料想一夕间竟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给带走了。

  暗影在他震怒下,顷刻间飞撞在龙泽宫的殿门上。

  “已经被禁锢的人,难道长了翅膀不成!”宇文睿面色瞬间变黑。

  如今东楚各地瘟疫盛行,泛滥成灾,若是放虎归山则后患无穷!

  究竟是谁有如此大的本事将他们给带走了!

  可眼下的情形容不得他再多想,“给朕带人迅速控制住他们的府邸,一旦发现他们的踪迹,立即擒拿回京!若是有人胆敢轻举妄动,格杀勿论!”

  “是。”暗影抹掉嘴角溢出的鲜血,勉强像来时般又消失在空气中。

  殿内的盛怒丝毫未褪,生平第一次,东楚大帝的威严被人挑衅地如此彻底,宇文睿的脸色愈来愈黑。

  荣安拖着前几日受了杖责的身体,一瘸一拐地回到了龙泽宫。

  宇文睿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这几日他不在,那些奴才用起来也不是那么地顺手。

  荣安在殿外已经听到他们的对话,心知宇文睿的怒气不是轻而易举能够消除的,遂给他倒了杯茶,想让他暂且冷静下来。

  宇文睿刚从他的手里接过茶杯,忽又有人来报。

  这一次不再是还算沉着的暗卫,统管地方政事的司政忐忑不安地来报,济安城有流民蹿出,不断干扰地方行政,有甚者更是发起了暴动,无辜受害百姓多达百人。整个济安城如今都变得人心惶惶。

  济安城与边关相隔不到百里,四面环山,易守难攻,是东楚第一大天堑。百年来尽忠职守阻挡各方来犯,可谓牢不可破。

  东楚虽为第一大国,但多年来,前来冒犯的小国不是没有,只是因强大基业下的国富兵强以及有利的攻防地势,才扼杀了一批又一批的敌军来犯。也因为它们的失败,才使得东楚越来越强盛,达到了如今威慑九州的地位。

  “济安城怎么会有流民流窜?”宇文睿压下一杯茶后,心情明显平静了很多。济安城向来安宁无事,百姓安居乐业,从未有过作乱的行为。

  司政擦了擦额间溢出来的冷汗,如实回道:“是,是就近的那些遭受雪灾的地方的百姓,衣不裹食才…才会跑到济安城抢…”

  司政的声音越说越小,荣安听见后也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封后大典前,陛下日以继夜地关注那些雪灾与瘟疫,国库明明拨了好几批银两与药材下去,陛下还颁旨勒令各地方使妥善处理灾情。按理来说,不应当会产生流窜暴动等负面情况。除非…

  一想到那个可能,他就暗暗心惊。

  果然,宇文睿将手中的茶杯扔到了司政身上,“说!到底为何会出现这种场面!”

  茶杯毫无差错地砸在了司政身上,泼出来的茶水淋湿了司政的衣襟,很快便晕染了一大片。

  司政额头的冷汗越冒越多,茶水从他的发前滴落,在宇文睿的威怒下,双腿不停地打颤,最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启禀陛下,送往各处的银两与药材,在路上押送的时候全部不翼而飞了!”

  什么叫不翼而飞!

  宇文睿瞪大了眸子,人或许可以趁机逃脱,银两那些死物怎么可能会不知不觉地自个儿消失了!

  “这么大的事情为何没有早早来报!”宇文睿怒不可遏道。

  地上跪着的人已经完全发抖地说不清楚话来,“臣、臣也是,也是刚刚才得知。”

  匍匐在地的身子已经弯成了一条直线,陛下这些日子日日都留在未央宫中,君王不早朝,让他们这些臣子也变得懒散起来。许是百年无大事,安乐惯了,让他们对前方变得掉以轻心起来。

  若不是今日有地方史上折,济安城的暴民闹得太凶想瞒也瞒不住,恐怕天高皇帝远,济安城的官员会想尽一切法子把此事给压下来。

  毕竟没有谁敢在陛下心心念念封后才几日的喜头上挑事找死。

  闻言,宇文睿的面容已经变得黑不见底。

  才知道!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才知道!这些年朝廷养着的全是一帮废物么!

  “有没有查出是何人所为?”宇文睿冷声问道。

  已经过了几日光阴,最起码应该查到了些蛛丝马迹才是。

  在他视线的压迫下,地上的人恨不得将自己变成透明人。

  “回陛下,未、未曾…”

  多余的话他再也说不出口,那些东西消失地十分诡异,押送重量相等地任谁也瞧不出端倪。

  只是到了目的地后,才发现原本的银子变成了砖块,药材变成了草根…

  荣安漠然地瞥了他一眼,发生这么大的事而未察,他的命算已经活够了。

  果不其然,“如此看来,朕还留你们这群废物干什么!来人!”

  有侍卫立刻进殿将他给带了下去。

  满心的愤怒无从发泄,宇文睿扫了一眼先前被暗影摔破的殿门,抬手便将它给彻底摧毁!

  本想万更的,今日参加婚礼,人在苏州,爪机o(□)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