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害怕的猪_十日终焉
海棠文学 > 十日终焉 > 第1041章 害怕的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41章 害怕的猪

  韩一墨从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马」,迟疑了一会儿之后递给了文巧云。

  “乖。”文巧云说道,“这个「字」是你获得我信任的敲门砖,想让我们完全获得信任,还需要你的第二个「字」。”

  “好……但还有个问题……”韩一墨说道,“巧云姐……你应该知道这场游戏如果输了,那输的一方就会全员阵亡。”

  “是。”文巧云点点头,“这个无需担心,现在双方队伍都有一名卧底在对方的那里,说不定卧底可以存活。”

  “是吗……?”

  韩一墨听起来似乎并不畏惧死亡,因为他知道每次死亡之后都有崭新的生命在等着他。

  毕竟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与那些年相比,这个轮回实在是活得很长了,甚至隐隐有一种活够的了感觉。

  所以他现在需要的既不是活命也不是死亡,而是一个能够彻底展示自己主角能力的机会。

  “放心。”文巧云说,“刚才我不是说过吗?你们队伍也安插了卧底在我们这里,若是卧底不能存活……双方「主帅」怎么可能同时做出这种策略?”

  韩一墨的脑筋一时转不过来,只能愣愣地点头,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卧底」身份并不是楚天秋的安排,而是赵医生。

  此时的带着野猪面具的人猪回过头来一脸诧异地看向两人,怪声问道:“刚才我就想插话了……你们这就准备结束游戏了?”

  “怎么?”文巧云疑惑地看着野猪,“是哪里还需要和你确认一下吗?”

  “不……不是……我是说……”野猪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样行不行……但我们这里有一套自己的流程啊!”

  文巧云听后又感觉有趣,问道:“那你说说,你又是怎么个流程?”

  “呃这……”野猪明显没想好对方会这么问,迟疑了一会儿之后回答说,“按理来说我这不是一场游戏吗……我是这个游戏的裁判,我还没宣布比赛结束,你们就私下完成了交易……这好像是不对的吧?”

  韩一墨听后感觉眼前的野猪似乎要破坏自己的好事,赶忙说道:“猪大哥,你能不能不要捣乱了,我现在真的很害怕……你赶紧让这场游戏结束赶紧放我走吧。”

  “我去,我也很害怕啊!”野猪大叫道,“全世界就你害怕啊?!”

  “啊?!”韩一墨听后更着急了,“你是这破游戏的裁判,你反派啊……反派害怕什么?”

  “谁他妈是反派啊?!”野猪感觉自己听到了极其荒谬的事情,“我们都因为你们这群人的到来把脑袋挂在了脖子上!到底谁是反派啊?!我心中还一万个不情愿呢,你俩别给我捣乱,让游戏正常结束!”

  文巧云听后微微皱起眉头,如果眼前的裁判真的要在此时让二人之间的交易作废,那她该如何拒绝这个提议?

  毕竟接下来的时间她赢不了,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好在韩一墨看起来一直都不怎么灵光的脑袋此时发挥了作用。

  还不等文巧云说话,他先

  一步开口对野猪说:“正常结束正常结束,我们还正常个屁啊?!我手中连「筹码」都没有,已经交给对方了,现在结束了你让我输什么?输命吗?”

  “这……这……”野猪似乎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可是这样我真的很难办……万一上面怪罪下来……”

  文巧云见到野猪的表现顿感奇怪,她环视了一下此时三人所在的房间,这是她记忆中自己第一次走进游戏场地——

  所以她真的想问问,每一个「生肖」的游戏场地都如此简陋吗?

  这就是一个黑漆漆的房间,四周都是木头墙壁,光线遮挡得很好,中央一个木头桌子,头顶悬着一个刚刚安装上去的灯。

  换句话说……这场游戏所使用的「道具」,仅仅只有「灯」和「硬币」,它们随时都可以带来,也随时都可以带走。

  所以这里真的是游戏场地吗?

  “不对……”

  文巧云低下头又看了看手中仅剩的那张「重抛卡」,这些崭新的卡片同样也是道具之一。

  这场游戏的诡异之处在于,所有的道具都是新的。

  硬币光滑的那一面甚至连划痕都没有,一个天天被拿在手中抛弃的硬币,连一丝划痕都没有……是正常现象吗?

  文巧云又抬头看了看灯,是个亮白色的灯泡,看起来非常干净,没有一丝灰尘。

  看来这场游戏要搞明白的事情很多……不仅仅是那些「字」,还有这些奇怪的裁判。

  “猪先生……”文巧云叫道。

  “人猪。”野猪纠正道。

  “好的,人猪先生。”文巧云说道,“你应该每天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游戏参与者吧……可你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就像是从没见过类似的事情……是由于你刚刚成为「生肖」吗?”

  “你在胡说什么鬼东西……”人猪说道,“今天你们能见到的所有人全都是「资深生肖」,只不过我们的平静生活被你们打乱了!你们才是罪该万死的人啊!”

  “我们……打乱了你们的生活?”文巧云感觉人猪好像有点搞错了,“就算我们不出现,你们依然需要每天都接待「参与者」吧?”

  “放屁!”人猪皱着眉头说道,“我们明明是整个「桃源」最衣食无忧的闲职,可就是因为你们这次的游戏……上面非要调一批人过来充当临时裁判。我们不仅需要临时想游戏,还要把脑袋挂在脖子上随时等死。”

  这下文巧云可算明白人猪的意思了,可她对这里的了解还是太少……只是从字面意思上看来,眼前这个人猪以前并不是游戏裁判……只是在这一场「仓颉棋」当中才临时成为了裁判?

  不是游戏裁判,却是「生肖」?

  “人猪先生,你原来是负责做什么的……?”文巧云问道。

  “我们只是「协助者」啊!!”人猪一脸委屈地说道,“我们每个轮回只需要工作一次……那就是打开门将屋子里的参与者放出来……谁知道现在会摊上这种破事?!”

  “哎……?”韩一墨一愣。

  #每次出现验证,请不要使用无痕模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jcry.com。海棠文学手机版:https://m.ojcry.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